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我又没在夸你。”裴语对不要脸的秦总指指点点。

吻了那么久,裴语腿还有点软。

脸颊漫开如夏日成熟桃子般粉,很诱人。他的后腰、脊背被秦深大手抵住过的地方都还酥酥-麻麻。

这几天裴语没什么压力,吃得好睡得香,脸上多了点软乎乎的腮肉。

看上去很软、很好捏。

秦深垂眸,不动声色地捻了捻指腹。

想捏。

不过没有正直的理由去接触,裴语一定会炸毛。

漆黑深邃的瞳仁装着裴语一人。

灼灼的目光看向少年脑袋上翘起来的呆毛,白里透红的脸颊,被他亲成水红色的唇,线条干净雪白的颈肩,以及被他手臂清晰搂过的腰。

仅仅是这样对视着,不动、不接触,秦深喉间却渴,像有火在烧。

明明他以前在这方面的欲念极低,蒋一柏不止一次说他是性冷淡。

在遇到裴语之前,秦深对蒋一柏给他的标签深信不疑。

尽管alpha骨子里就拥有比常人更加满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欲念。可在最年轻气盛的岁月里,秦深的生活被学业和事业填满,很少自己弄。

前几年出车祸后,一个月里仅有的兴致也基本从他的生活里剔除。有时候清晨起床自发性的反应,秦深会选择等或者洗冷水澡。

不知道是不是克制得太久,所以在裴语面前,他总会显得有点凶,有点流氓。

幸好裴语对这样的他并没有讨厌或者厌恶。

仅仅是害羞、害臊、又羞又恼。

就好像每次他厚着脸皮再近一点,裴语不会推开他,只会一边让他得逞,一边红着脸骂他。

就真的很好欺负。

秦深这么一想,外套盖住之下不消,反正愈演愈烈,他抬手扯了下西装裤面。

“你还不下去抽血吗?”过了差不多两分钟,裴语觉得站着腿软,干脆直接坐在秦深床上。

男人的床单和上次进来时不一样,由浅灰色变成墨绿色,看着就很性冷淡。

性冷淡……?

裴语轻眨眼睫,才深吻后的眼睛水光盈盈,灵动又鲜活。

他摇摇头,心想这词和秦深根本不搭。

“……”

拥有强大心脏,活了二十几无所畏惧的秦深忽地有些难以启齿。

对上裴语那双干净纯洁的浅棕色瞳仁,秦深声音很哑。

“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先出去一下。”

听到这话,裴语先是愣了下,怒气腾地一下上来了。

他嘟着唇,抄起秦深的枕头就砸了过去。

“你是渣a吧。”

“我才辛辛苦苦地帮你治疗,坐你床上休息一会儿都不可以呀?”

裴语一生气,脸颊上的红更加生动,连带着锁骨、胸膛也跟着一起一伏。

“抱歉。”

秦深把稳稳接住的枕头重新扔回床上,“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他张了张薄唇,哑声道:“你坐在我床上,我……”

秦深看着裴语,又觉得对纯洁如一张白纸的裴语说这种话,太过分了。

“坐你床上怎么了?”

裴语蹙着眉问,声音凶巴巴,像被逗弄得狠了点的猫咪。

“难道你还有洁癖?那我更要坐了。”说完,裴语还很得意地扭腰,动了动屁-股。

因重量深陷进墨绿色被套里的圆润弧度很惹眼。

秦深呼吸一顿,强制性在心里命令自己挪开眼,他拿出手机,假装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尽量不去看裴语。

空气中还飘着清甜的玫瑰香,是裴语的味道。

听见裴语又追问一遍为什么要让他离开。

秦深抬眸。

声音如含着沙一样喑哑:“你坐我床上,我很难受。”

裴语还没理解这话的意思,秦深又说了一句,“教训”着不知者无畏的少年。

“你不走,再等十分钟可能也不管用。”

裴语:“……”

精致昳丽的脸瞬间爆红,他算是明白秦深的意思了。

那句“我很难受”直接将裴语的脸烫熟,也不敢去想他到底是哪里难受。

裴语跟兔子一样,蹭地蹦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秦深的床,离开秦深的视线范围。

转身离开的少年耳朵尖尖完全红了,藏在毛茸茸蓬松的头发里,很可爱。

秦深的视线一直跟着,裴语也越走越快,终于消失在男人的视野里。

“嘭”的一声,走廊传来房门关上的声音。

秦深很缓慢地呼了口气,冷静地等待着躁-动的血液平缓。

回到自己卧室的裴语气哄哄地走向自己的床,利落地跃身,扑了上去。

在无比混乱的脑子的带动下,他像活泼好动的猫咪,滚来滚去,头发凌乱,衣摆也往上掀开,白皙平坦的腰腹都泛着薄薄的粉。

裴语掀开被子,将自己团了进去。

嘴里还在小声地叭叭,仔细听的话,是“秦深”、“变态”、“大变态”。

几分钟后,裴语突然安静下来,他屏气凝神,听到走廊传进来的滚轮声。

……秦深下去抽血了。

裴语在床上翻滚了一会儿,冲进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

剔透的水珠沾湿他的五官,额发,细嫩的脸蛋像剥开壳的荔枝水灵。

裴语注意到自己的唇。

很红,比平时都还要红,隐隐还有点肿,忆起舌尖被轻轻试探舔-弄的羞耻体验,才冷静下来的头脑又有发热发胀的迹象。

“不许想。”裴语告诫自己,回到课桌前打开书包,拿新物理试卷看起来。

物理,总是让人冷静。

楼下,秦深在医护人员的安排下抽完最后一管血。

血液被完整地保存到医用冰箱里,具体的检测要回到研究室里做。

领头的医护人员恭敬地说:“大概两天后会得到结果,之后我们会把检查报告发给李助理。”

秦深收起被扎了几个针眼的手腕,沉声道:“麻烦你们了。”

医护人员想起秦总在外面释放信息素和其他alpha进行一对一信息素对抗的事情。

不由地有些担心:“秦先生,之前你在外面释放信息素,可能会影响下一次易感期的时间或者暴躁程度。”

“可以的话,尽可能地和裴少爷多待在一起。”

“他的信息素、味道会无意间让你心情愉快。”

秦深点点头:“知道了,研究方面的事情辛苦你们了。有什么在资金方面的要求,写好申请发给李助理审核就好。”

医护人员欣慰一笑,他们能够自愿待在秦氏集团下属的私人研究院里,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秦深在科研这块的鼎力支持。

“好的,我相信我们团队一定会尽快研究出能有效改善信息素紊乱症的药物。”

秦深摸了下腕表,颔首道:“嗯。”

“到时候也能帮助裴小少爷减轻点治疗病情的压力。”

医护人员话音刚落,就感觉到……有点冷。

气质凛然的秦总眸光沉沉,就好像他们说错了什么话一样。

良久,秦深才说:“知道了。”

……

医护人员刚离开没多久,和朋友撸完烧烤的秦毅阳从外面回来。

他手里还拿着一盒用保温袋完美包装起来的烧烤。

今晚去的这家烧烤店味道一绝,秦毅阳决定带回来让裴语尝尝味道,至于他表哥,并不喜欢吃这种“垃圾食品”。

看见一大波医护人员离开老宅,秦毅阳好奇地问周姨他们来干什么。

周姨简单地说了下是来抽血测量信息素数据。

秦毅阳点点头,正准备进客厅给秦深打声招呼,又听见周姨像捂着嘴巴笑着说:“阿深和裴少爷还亲了呢。”

“他这多么年都是一个人,如今有个伴,老爷这下肯定放心了。”

“?!”秦毅阳瞪大眼睛,又连忙追问接吻的事。

得知并不是简单的吻,而是足足深吻十分钟,秦毅阳惊得下巴都合不上。

他情不自禁地感叹:“我靠,没想到我哥看上去清心寡欲,如今一鸣惊人啊!”

客厅。

秦深嘱咐完李霜这两天记得留意检查报告的事。刚抬头,就对上秦毅阳贱兮兮的表情。

“哥,你和裴哥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很厉害嘛~”秦毅阳打趣。

秦深绷着一张脸,嗓音清冷:“以后不想要看中的球鞋了?”

一招制敌。

秦毅阳尴尬地笑了两声,做了个拉上嘴巴拉链的动作。

秦深看见他手里的东西,简单问了句。

秦毅阳:“给裴哥带的,让他尝尝鲜。”

秦深下意识蹙眉,认为这种东西对才分化没多久的omega并没有营养,而且大晚上吃这些东西伤胃。

正准备让秦毅阳不要带给裴语吃,话到嘴边,秦深顿了顿。

想到裴语也才十八,正是比较嘴馋的年龄,他说:“嗯,记得叫他少吃一点。”

“ok。”秦毅阳说,“那我先上楼了,免得东西冷了。”

秦毅阳敲响裴语的房门,裴语以为是秦深,磨叽了好一会儿才去开门,等开门看到是秦毅阳,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嗅到麻辣孜然的味道,裴语垂眸问:“是给我带的吗?”

“对,烧烤,尝点?”秦毅阳把东西递过去。

裴语收下,笑了笑:“谢谢。”

然后他就发现秦毅阳在他的脸,准确点来说,视线还要再往下一点。

“听说你和我哥……”秦毅阳挤眉弄眼。

裴语脸色微微泛红,心里默念着一定要冷静:“是啊,主要是为了检测信息素的数据。”

秦毅阳自然也不会再深入地问,这点分寸感他还是有的。

只是好奇。

“你很好奇么?”裴语嗓音如常。

秦毅阳挠挠头:“有一点。”毕竟他和他周围的兄弟一直单身。

“主要是我想不到我哥那啥的画面。”

他是真的想象不出来,老干部一样严肃高冷的表哥亲吻是什么样子。

反差感太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