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那你哥知道你好奇这件事情吗?”裴语掏出手机。

秦毅阳见他正在打字:“???”

裴语眨眨眼,泰然自若:“我问问你哥,你哥要是不介意,我就简单说两句。”

秦毅阳惊呆了:“!”

他看着隐隐透着一点腹黑的裴语,连忙告辞。

“拜拜,我完全不感兴趣,我就不打扰你吃东西了。”

秦毅阳快步走后,裴语笑着关上门。

他不太喜欢在卧室里吃味道比较重的食物,想了下,下楼去客厅吃。

没想到会看到秦深,秦深坐在餐厅里,笔记本电脑放在餐桌上。

尽管有很方便的电梯,可老宅很大,走上走下还是会浪费时间。因此家里随处可见笔记本电脑,每台笔记本都会自动备份。

秦深也没想到裴语会下来吃东西。

裴语脚步一顿,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秦深朝他招了下手。

裴语没办法,现在转身就走的话,也太尴尬了。

反正刚才硬的又不是他。

“这么晚还要工作啊。”裴语拉开椅凳,把烧烤放在餐桌上,顺势坐在秦深旁边。

“有点急事要处理。”秦深说。

电脑莹白浅蓝的光芒照在男人的脸上,秦深的外套还搭在腿上,袖口挽到一半,敲打薄膜键盘的手指超级好看。

像冷玉一样透,白,骨节分明,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

手背骨节凸起,每一次弯曲的时候,隐隐带着一点粉。

不像是敲键盘,像在是做什么艺术性很好的事情,在弹钢琴一样。

裴语一边解开烧烤袋,一边看秦深的电脑页面,看不懂。

于是又把目光放在秦深的手腕上,腕表换了一支,表盘是金色棕榈树,低调不失奢华,看上去就很贵。

裴语问秦深要不要吃点,秦深摇头:“我晚上不吃东西。”

想起秦深每天都要锻炼上肢、腰腹、臀腿,裴语心中暗暗感叹。

果然是健身人的修养。

他一串串慢吞吞地吃着,渐渐放松下来,秦深认真工作的画面很养眼,男人的眼睫从侧面看很长,乖乖地垂着,鼻梁高挺。

吃了两串,裴语就有点受不住辣,正要起身去厨房倒水,秦深把电脑旁边的水杯推了过来。

“可以喝我的。”秦深停顿了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看着水量一半,明显被喝过的水杯,裴语眨了眨眼。

犹豫中……

“介意的话,我去给你倒吧,你手上沾了东西,不方便。”

秦爷爷不喜欢家里有太多陌生人,老宅的佣人只有几位,够用就行。

佣人也有上班时间和轮休,这个时间点,佣人们已经回到副楼休息。

眼见着秦深将手放在轮椅扶手上转向,裴语用干净的掌心按住男人手背。

“不用麻烦了。”裴语缓慢地说,“反正……都亲过了。”

后面这句话,裴语说得特别小声,不过秦深还是听到了。

“好,听你的。”秦深重新坐好。

裴语握住杯把,张唇含着杯沿喝了两口水解辣,唇色被辣得有点红,水流进柔软的唇间,带上了点莹润的光泽。

小巧的喉结一滚一滚,秦深侧目看着。

莫名地,喉间发痒。

裴语放下水杯后,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和剩下的烤串奋战,还一边欣赏秦深的手。

腕骨线条凛冽,黑痣随着动作轻微晃动。

裴语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成为手控的倾向,秦深那双手真的很漂亮,像玉扇的纤长扇骨。

他又拿出一串纯手打牛肉丸烤串,丸子表面烤得金黄焦脆,洒了些白芝麻,香气扑面。

“你要不要尝一点,这家店真的很好吃。”裴语总觉得在另一个人面前吃独食有点不好。

秦深停下手,薄白的眼皮微微掀起。

看着裴语举到他面前的牛肉丸,一根签上有三个,圆溜溜的。

秦深:“嗯。”

就着裴语喂他的姿势,秦深张唇,轻轻咬了一点丸子,他吃东西的速度很慢,斯文又矜贵。

嚼了数十下后,秦深品味着这种极具特色的重口味食物,点评道:“还不错。”

裴语看着铁签上第一颗,还剩了2/3的牛肉丸。

有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会有人吃丸子会咬一点。

难道不应该直接咬整整一颗吗?

“还不错吧。”裴语心不在焉地回,脑子却疯狂地喊:怎么办,怎么办?!

直接把第一颗丢了,好像表现得有点太过于嫌弃秦深。

直接放下这一串吃其他的,好像又太过明显。

“你不吃吗?”秦深淡淡地问。

“!”

裴语心口一惊,“吃、吃啊……怎么不吃。”

在秦深的注目下,裴语垂头,柔软的唇瓣咬住被秦深咬过的地方。

一点点地,热着脸将整个丸子慢吞吞吃完。

少年的耳朵完全红透,裴语甚至能感觉到,极少的清冽干净的alpha的信息素。

秦深见状,唇角微不可查地勾了下。

小朋友真的很好欺负呢。

牵手、拥抱、深吻、间接接吻全都发生同一天,对裴语刺激得有点过头。

晚上,裴语泡完澡舒舒服服躺在床上,随着大脑意识模糊和混沌,做了个梦。

梦里,场景是秦深的卧室,男人的房间装修风格冷淡,可他和秦深一点也不冷淡,相反还很热。

他岔开腿坐在秦深的腿上。

不是侧坐,是面对面的那种。

秦深将手搭在他的小腿上,男人艺术品一样精雕细刻的手轻轻揉着他的小腿。

紧紧贴合在一起的手和小腿都很白。

不过秦深肤色是很矜贵冷淡的冷白。他的白是牛奶的白,是羊脂白玉般更净透的白。

秦深的动作很慢,修长指节肆意玩着少年小腿的软肉,手背青筋明显。

奶白溢出指节,没两分钟,裴语的皮肤就被覆着薄茧的指腹弄红。

淡淡的粉红点缀在雪白上,颜色和裴语的粉色珠串一样漂亮。

裴语面红耳赤地坐在男人腿上,整张脸都晕开嫣红。

“别揉了。”裴语被弄得痒,他握住秦深的手腕,小声拒绝。

秦深挑眉问:“不舒服?”

“可你不是很喜欢我的手吗?你看了很久,一直都没挪开眼。”

裴语羞红了脸,抿唇不言。

他的眼睛喜欢,不代表身体喜欢啊……

裴语微微翘着唇,眼里写满了不想让秦深揉小腿。

“好,听你的。”秦深放开手。

裴语刚松了一口气,那双手就掐住他的腰,裴语眼皮一跳,头皮发麻。

“那亲一下?”秦深掐着他的腰,慢慢往前压。

裴语垂眸看着男人颜色淡淡的薄唇,羞着脸往前凑。

唇齿勾缠搅动。

裴语的舌尖又麻又烫,好像比治疗时候的深吻还要激烈。

……

卧室里,空气中的野玫香气倏地变得浓郁,似乎还带着一点涩味。

裴语猛地睁眼,一张脸像被水沁过,湿漉漉的额发贴在额头,鼻尖都还透着一点粉,

他很热。

在黑暗中摸索到手机,裴语打开一看,深夜四点半。

空调的冷气定时关闭了,他又完全裹在薄被里,所以才会觉得太热吧。

裴语起身,准备重新开空调。

他动了一下腿,忽地,感觉到什么,浑身立刻紧绷僵硬。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呆呆地坐了很久。几分钟后他才起身去衣帽间拿回一条干燥的贴身衣服。

认命地走进卫生间。

不多时,裴语红着脸出来,手中多了条湿润的布料,他又去翻找衣架,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晾衣架,更没有衣架杆。

没了办法,只能去秦家一楼的洗衣房晾晒。

裴语捏着自己的贴身衣物开门,门一开,另外一道开门声跟着响起。

秦深穿着深蓝色的睡袍,冷峻的脸上还带着点困倦。

“我刚才闻到很浓的玫瑰香,你这个月的第二次发热期是不是来了……”

秦深忽地抿唇,闭上嘴。

他垂眸看着裴语手里拿着的内-裤。

裴语也跟着看了眼手里的东西,脸色瞬间爆红,红得能滴血。

连忙把它藏到身后。

两人对视着,谁也没说话。

半晌后,裴语才红着脸说话,都要哭了:“你们alpha都是狗鼻子吗?”

并不是所有的alpha都像秦深这样。

信息素存在人类的体-液中,秦深正好是s级的alpha,五感尤为敏锐,又正好和裴语有着100的高匹配度,所以才能可以很轻易地捕捉到,空气里浓度变化的玫瑰香。

秦深紧绷着下颌角,看着红了眼睛快哭出来的裴语。

“不是。”

“我对你的信息素比较敏-感。”

秦深喉结滚了滚,“不用太在意,我在你这个年龄偶尔也会释放一下压力。”

裴语脸更红了,连忙否认:“我又没有干那种事!”

“呃。”秦深少见地语塞,也想明白了裴语这样的原因,估计是做梦了。

他轻咳两声,转身准备回房间:“没事,你就当没看见我。”

房门再次被关上。

深夜里,裴语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做成年人的社死。

幸好……

秦深不知道他是梦见他才这样。onclick="hu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