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车窗外。

路灯树荫哗哗地倒退。

风静了,时间停滞了……

裴语的心脏也快炸开了。

他眼前一片空白,所有的感官都汇集到一点,汹涌得厉害。

“秦……”

裴语的声音轻软,弓着脊背嗫喏开口。

可只发出一个单音节就被秦深拿捏住了。

“叫我什么?再说一遍?”秦深勾着唇,黑眸蕴着有意无意的笑。

秦深胸-膛宽阔,身形高大。

他的手臂也长,展开的时候很轻松就把裴语整个搂进怀里。

体形很小只的裴语靠在秦深身上,脸蛋漫开血色,像熟透番茄挤出了水嫩多汁的红色。

秦深修长的手指稍微一动,裴语脊椎就麻透了,又哪里敢做出忤逆、反抗秦深的事情。

“哥、哥哥。”

裴语陷入密密麻麻的慌乱中,又才忆起秦深喜欢这种更显亲近的昵称。

他急切地张口喊着,都不知道把眼睛和手往哪里放,太无措了。

最后,他只能双手握住秦深的手腕,指尖微微收紧。

白皙泛粉的指尖掠过男人的腕表表带。

裴语擒着秦深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快放开我。”声音像是泡在糖水里很久,都酥了。

“宝宝想要我放开你?”秦深声音沙哑低沉,如颗粒般的磨砂音质碾过少年羞红的耳畔。

他的声音里透着一点笑意,就好像裴语在说什么极为天真的事情。

秦深哪里不知道裴语藏在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欲盖弥彰般的拒绝无非只是他用来遮掩害羞的面具。

他轻笑开口:“可是我觉得你这儿好像不是这意思。”

秦深喉结轻滚,垂眸见裴语又羞又恼,喉间发出哑哑的笑,觉得好玩极了。

“对吗?”秦深好整以暇地追问。

裴语都要晕过去了,呼吸心跳全乱了套,整个人被拽入无边际的热意荒唐里,根本找不到离开的出口。

年轻尚小的他哪能应付这种要命的场面。

他捏着秦深的手腕,小声小气地喊别这样。

“真的假的?”秦深语气不紧不慢。

他抬起线条锋利的下颌,趁机又偷偷亲了下少年乱颤的纤长眼睫。

“那就听你的。”秦深不动了,手也没离开,就像是再等裴语下一步的答案。

这一次又轮到裴语极度难耐了。

他只是随便说一说呀,秦深怎么就真的停下……

又被欺负了。

裴语咬唇,一股委屈涌上心头。

“宝宝再说一遍,喜欢吗?”秦深暴露出他性格里的那份恶劣,像逗小朋友似的,逗弄陷入无边热潮的裴语。

“喜欢……”裴语羞耻地夹了下腿。

“喜欢我?”秦深眸中透着浓浓的掌控欲,他舔了下唇,手指又动了。

秦深太喜欢这种感觉了,这样的裴语只有他一个人看见,其他人都窥不到一角。

他浑身的血液都要煮沸了,数千万亿的细胞都充盈着激动又兴奋的情绪,叫人上瘾。

“不、不喜欢你。”裴语紧紧咬唇,始终不肯服输。

“不喜欢我你还能变成这样呢?”

秦深的唇凑近裴语耳廓,戏谑着:“要知道,还是在车上。”

裴语愣了下,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说不了话,也没办法再说出任何一句话。

没有哪个时刻比现在还能清晰地感受到秦深覆着薄茧的指腹和宽厚的手心。

千千万万的神经末梢都一一感知着。

“呜呜。”

裴语脸蛋羞得红通通,他小声地控诉着:“你刚才还说不会取笑我。”

“现在还不是……”

裴语眨眨眼,蓄在眼眶里的泪要落不落,颤颤巍巍地挂在眼睫上。

“在欺负我。”

秦深觉得他好笑,软声哄着:“哪里欺负你了,分明是在哄你,这不是取笑,这是在调-情呢。”

“宝宝体会不到啊……?”秦深轻哂。

裴语想了想,侧头看了眼秦深,男人英俊冷锐的眉眼间漾开柔情。

唇角上扬的幅度明显,秦深眼里的笑确实不是那种辱人的取笑。

“好吧。”

裴语信他,正要再说点什么,所有的话都被咽回喉咙里。

馥郁清浅的玫瑰花香忽地浓郁起来,充盈着狭小封闭的空间里。

……

在没其他人注意到的角落,裴语瘫软地靠在秦深温热的怀抱里。

秦深捻了捻指腹,安静地等待裴语缓过劲。

他注视着放松肩颈倚靠在他身上的少年。

肤若凝脂的脸晕开绯红,柔软的唇瓣在紧张窘迫中被牙齿咬住,留下浅浅的齿印,颈间洇出一点点薄汗,他小口小口呼吸着,像是缺水已久的鱼。

那张清冷精致的脸蛋染上了玫瑰花的艳丽色泽。

秦深爱惨了。

“感觉还好吗?”秦深低下头轻吻少年的柔软漆黑的头发。

裴语不想说话,可又知道躲不过去:“嗯……”

“你把我的西服弄脏了。”秦深淡淡地陈述。

裴语羞得蜷了下指尖:“……”

“那就重新赔你一件。”

秦深笑道:“可是我更喜欢宝宝把自己赔给我。”

裴语耳朵一热,嘟囔着:“你做梦。”

秦深又笑了笑,嗅着浓郁起来的玫瑰花信息素,他懒懒地说:“可惜了这么多信息素,可以给我治病呢。”

裴语瞪大眼睛,臊得要死,扬起布着细密汗珠的脸说:“你说什么呢,变态吧。”

秦深没觉得他哪里说得不对劲:“我说的都是事实。”

秦深慢条斯理地把手放在烟灰色西服上,使劲捻一捻,这件外套估计没办法再穿了。

不过拿回去就那样放着也行。

秦深自己也还难受着,正在想如何正直又大方地提出让裴语也帮帮他。

他在脑中预想着裴语的反应,无非就是红着脸害羞地拒绝,理由是自己不会、没经验。

秦深心想,那他到时候可以说:宝宝,我教你就是了。

一想到裴语的手贴上他……

秦深眼里充满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兴奋和跃跃欲试。

秦深犹豫着,他在思考应该怎么提出来才不会过于失礼。

同一时刻,躺在他怀里的裴语却发现自己更加不对劲了。

他的眼眸里划过一丝错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