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秦毅阳发现了点不对劲。

他坐在餐桌上,看着裴语和表哥吃饭时的互动,觉得两人比之前还要般配。

要说哪里不一样的话,他表哥还好,一直对裴语都是喜欢有加,冷峻的眉眼每每看向裴语时,都很柔和。

而裴语嘛~

傻笑的次数和之前相比呈指数型上涨,就像真的掉进恋爱的粉色泡泡里。

他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戴上耳机,实际上呢,在悄悄听两人的对话。

“昨晚没睡好,你眼睛

男人眼下的冷白皮肤拓上浅浅阴翳,一看就知道没休息好。

秦毅阳抬头看车内后视镜,发现表哥的精神有点萎靡不振。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傻眼。

镜中,明晃晃地反射着秦深将裴语拉到自己腿边,垂头和裴语说悄悄话。

还很宠溺暧昧地亲了下少年的耳朵,而裴语则是弯起眼睛,唇边漾开甜甜的笑容,脸上泛开红,紧跟着又重重地拍了下秦深的腿。

以手段果决征服商场的秦深不怒反笑,又低声说话,像是在哄人。

“……”

“……”

他就不应该一大清早起来受虐。

秦毅阳抓狂,特别想扭头打破那对狗情侣周身遍布的粉色泡泡,并且大声吼一句:“裴哥,你系好安全带啊啊啊!”

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啊啊啊!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思考许久才终于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要说之前,感觉是他表哥的感情更为外放,裴语会收敛许多。在这份感情里,本来就是秦深的攻势更加强烈点。

可看如今的样子,裴语倒像是往前迈进一大步,颇有点双向奔赴的模样。

所以……他表哥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车辆稳健地停顿,裴语下车后转身撑着车门,微笑说:“那拜拜啦,我去上学了,今天的复健训练加油。”

金灿的日光照亮少年没一点瑕疵的脸,白净透亮,气质温柔又恬静。

路过的学生许多人都认识裴语,他们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瞥见裴语的神仙颜值,他们眼神微微一滞。

秦深唇角上扬,他松开安全带,移过去揉揉裴语的脑袋,眼神中带着不舍。

“嗯,好好学习。要是遇到什么事情,给我发消息就好。”

“我在学校里能遇到什么事情啊,身边都是同学和老师。”裴语说,“而且还有秦毅阳跟我一起。”

“……”秦毅阳麻木地看着两人秀恩爱。

他机智地接过话茬:“就是表哥,你放心,我肯定把你老婆看得好好的,任何一个alpha都不能近他的身!!”

秦深:“……”

裴语:“……”

裴语脸蛋蹭地一下红了,小声嘟囔:“你说什么呢。”

秦毅阳眨眨眼睛,本来就是啊,他又没说错什么,再过几天就要订婚了,可不就是老婆。

想一想就气,他也好想找一个老婆哦。

听到这样的称呼,秦深心里泛开一阵涟漪,他自然开心。不过还要照顾到裴语的害羞,不然把小朋友惹生气了,晚上又不让他亲,就麻烦了。

秦深微微蹙眉,嗓音低沉凌厉:“不要这么喊,又还没有订婚。”

“哦,那订婚之后再这么喊就可以了吧。”秦毅阳开玩笑。

裴语咬咬唇,低声威胁:“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成绩提高得很快,以后都不需要我帮忙了?”

秦毅阳:“?”

裴语笑:“再说不给你抄作业了。”

“……”可恶。

秦毅阳顿时认怂,也不再敢开玩笑了:“裴哥,我错了。”

早自习的第一道预备铃打响,秦深看了眼时间,还没来得及叫两个小朋友快点去上课。

秦毅阳和裴语就慌慌张张地跑没影了。

裴语清瘦的身形消失后,秦深才让司机启动车辆。

“先不回去,去医学研究所那边。”秦深说。

这两天他心情时而烦闷且躁动不安,对裴语信息素的需求也越来越高。

连刚才也隐隐不想放走裴语,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他的易感期快来了。

而上一次易感期还在八月。

往年他的易感期虽然比健康的alpha频繁,可间隔基本都在三个月以上。

很少会这么快再来。

要是易感期真的来了,以裴语心软的性格,肯定会帮他。

到时候和裴语共处一室的情况下,他真的能忍住不伤害裴语吗?

秦深以前一直认为,他可以和基因所决定的易感期抗衡,再难受再疼,咬牙忍受熬过去就好。

可有了裴语在他身边,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不再那么自信,坚信自己不会伤害到裴语。

只要一步走错,上床或是完全标记,对裴语身体上、心理上来说,都是极大的转折点。

他要问清楚自己的情况,做好更加万全的准备,来应对这次的易感期。

教室里,老师还没有来,还没有正式上早课。三班学生有的在吃早饭,有的在写作业,还有的在聊天。

秦毅阳挤出一丝笑,想问问裴语和他表哥关系是不是真的突飞猛进了一大步。

“裴哥……”秦毅阳笑问。

裴语:“……”

“你不要笑得这么猥琐好吗?”

秦毅阳捂着受伤的小心脏:“哥,你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我哪里猥琐了,我长得这么帅!”

裴语看他几秒钟。

好吧,确实是挺帅的。

不得不说,不管是秦深或者是秦毅阳,长得都极为帅气。

可能父母基因都比较优秀吧。就像秦爷爷,虽然年纪大,可精神矍铄,细看能看出他年轻时的俊美外貌。

他也在茶室里看过秦爷爷和奶奶的照片,奶奶长相英气五官立体,眼眸是深邃的极黑,秦深的眉眼和她很像。

和秦深的凛冽气质相比,秦毅阳更加符合大众对alpha英俊面容的印象。

五官立挺,线条锋利硬朗,喜欢打篮球的缘故,身材同样好,更加偏向阳光开朗的帅气。

“是还挺帅气的……”裴语认可。

秦毅阳得意,唇角还没来得及翘起,耳畔落下:“就是有点傻。”

秦毅阳:“……”

“裴哥,我会好好学习的,别再骂了,呜呜呜。”

裴语见他这样呜呜咽咽,一时间一言难尽。

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秦毅阳一个残酷的真相,成绩就算提高了,他的性格和处事行为也很傻啊。

“不过裴哥,你和我哥是不是……”

秦毅阳眨眨眼,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词语,“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我哥了啊?”

裴语心口一跳,脸颊有点热,他小声地问:“你怎么这样问,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还真是。”

秦毅阳意料之中,“不过我哥也太不要脸了吧。”

他瞥了眼裴语颈间的创口贴。

雪白肌肤的锁骨处贴着一张草莓卡通创口贴,隐隐从校服领口露出来。

“他简直太禽兽了!!!”

裴语发现秦毅阳的目光,脸色一瞬间涨红。

他就知道,贴了创口贴不就是不打自招吗?!

他摸出手机,发了一串小猫咪骂骂咧咧发脾气的表情包。

收到消息的秦深看着刷屏的表情包,默默地发过去一个问号。

裴语看见孤零零的问号,更气了。

他关上手机揣兜里,让秦深再体会一次喜欢的人不回他消息是什么感受!

“我说……这是蚊子咬的你信吗?”裴语迟疑地说。

秦毅阳顿了下,连忙点头:“信啊,我哥确实不是人。”

裴语蓦地被逗笑。

教室里渐渐响起朗读语文的声音。

周悦踩着最后一道铃声走进教室,奔向座位时一眼就看见美得不行的裴语。

心中暗想:真的是太爽了,每天早上多看看美人,心情都变好了。

“这个给你们俩分。”周悦掏出两块棉花糖,秦毅阳起身让她进去。

裴语:“谢谢。”一大清早不想吃糖,于是放在了兜里。

“咦,你的脖子怎么回事?受伤了?”周悦眨眨眼睛。

秦毅阳想笑,又在裴语冷冷眼神的威慑下闭上嘴巴。

“不小心被咬的。”裴语笑着说。

单纯的周悦完全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只是“哦”了声。

瞥见走廊外班主任来了,她连忙把书拿出来假装上早自习。

上午三四节课是孙海的物理课,上物理课之前,他带着一个新同学进来。

“那个,全班都安静下,今天给大家说一件事,我们班又迎来一位新同学。”

“苏衍——”

裴语和同学们一起鼓掌欢迎,他看着讲台上的男生,微微睁大眼睛。

苏衍?

不正是之前他分化时住院,隔壁床那个被抛弃后割腕抢救回来的病友吗?

“苏衍,来,你给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吧。”孙海和善地说。

被叫做苏衍的男生身形清瘦,s号的校服他穿着松松垮垮,他的唇色苍白,身上还带着点病气,好像风一吹就要晕倒,他的手臂瘦得不行,细细一条垂在腿边。

秦毅阳都觉得自己能把那条手臂掰断似的。

过道那边的学生窃窃私语:

“诶,我以前有在荣誉榜上见过他,他不是上一届的吗?怎么没去上大学。”

“我听说他和男朋友闹矛盾,那什么……”有一人说得很小声,“心理出了点毛病,高考好像考砸了,只过了一本线。”

“什么叫只???”

“可他原来能上重本啊。”

“所以他这是重新读高三吗?”

孙海抬眸,指着教室最后排的位置:“你坐在裴语身边吧,刚好还有一个空位。”

苏衍轻声点头:“好,谢谢老师。”

孙海打开电脑:“那我们接着上课,继续复习万有引力与航天这块……”

苏衍走到自己的座位,看着裴语,觉得他眼熟。

“医院。”裴语提醒他。

苏衍惊讶道:“是你,我想起来了。”

裴语笑笑,把自己的课本拿到中间:“我看你还没有教材,就先一起看吧。”

苏衍轻声道:“好,谢谢。”

……

作为新同学的裴语,他又一次亲眼看到和自己转学过来时差不多的景象。

第三节课下课铃声一打响,苏衍课桌前围满人,都在问新同学的兴趣爱好。

和裴语当初有问必答不同。

苏衍性子显然更加内敛,磕磕巴巴回答几个问题后,便找理由说要去卫生间,借机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同学们嘀咕:“我们是不是惹到他不高兴了啊。”

“或许苏衍的性格本来就比较内向吧。”

“也有可能是心理问题还没治好,不擅长和人打交道。”

“那个,我听说他好像割过腕诶,看到他手腕上的那个腕带了吗?”

“啊,割腕?!不是吧。”

裴语微微蹙眉,小声说道:“要上课了,大家先回去吧。”

前排,周悦和秦毅阳听到小道消息,小声地聊了两句苏衍。

苏衍洗完脸回来,已经是上课时间,他重新坐回位置。

裴语瞥了两眼他手腕上用来遮掩疤痕的运动腕带,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中午放学,裴语并没有回去睡午觉,秦毅阳问他要去干什么时,他模模糊糊地解释想要去商城买点东西。

秦毅阳上车:“那让老杨先送你过去啊。”

裴语扫了一眼车后座,秦深不在,工作的原因,秦深中午很少过来接送他们,只有每天晚上才会过来。

“好吧。”裴语坐上车后排,系好安全带。

“麻烦杨叔叔了。”他说。

老杨启动车辆,淡淡地说:“不麻烦,都是我应该做的。”

另一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