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裴语这个年龄段的oga要多单纯有多单纯,要多心软有多心软。

他哪里经得起满肚子坏水的秦深的诱哄。

只要秦深露出微微可怜且渴慕的表情,裴语就不自觉就松了口,跟只被大灰狼哄骗的小白兔,露出柔软且任人揉捏的小腹。

装修简约清冷的卧室被绵绵情意烘得极热。

十几分钟转瞬即逝。

裴语晃动微微酸胀的手腕,他热着眼睛小声告诉秦深,不用在他面前维持面子。

对他来说,真的不需要。

他已经很清楚地知道秦深最真实的一面。

身上都还穿着秦深尺码大小的衣物,版型宽松许多,这样足以证明。

没有谁比裴语还要清楚秦深。

“没有维持面子……”

秦深抬起下颌,亲了亲裴语羞红的脸颊,顺着往上,吻住少年纤长卷翘的眼睫。

他的嗓音又低又哑:“本来就是这样。”

裴语:“……”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

凭什么秦深比他凶还比他更有耐力。

裴语只能用大部分alpha体格都要强一些来安慰自己。

裴语垂眸看着秦深,男人微仰起头,下颌紧紧地绷起。

他的呼吸声每每入耳,都将裴语的耳尖烫得通红。

再这样下去,他都要被alpha信息素影响了。

鼻翼翕动间。

清冽的雪松裹挟着alpha浓烈的荷尔蒙充盈鼻腔,让人面红耳赤。

100的匹配度可不是说说而已。

秦深身上因偏高体温扩散开的雪松薄荷香味会切切实实地影响他。

他和秦深不一样,秦深是秦氏集团的总裁,四舍五入也算是自由职业。

明早起来想睡懒觉就可以睡懒觉,熬夜对他来说根本没影响。

秦深单身多年,一朝谈起恋爱,面对喜欢的人,心情怎么可能像裴语那样松弛,压根控制不住自己。

他还是需求比大多数beta大的alpha。

易感期临近,白天分开那么久,晚上又和心心念念的oga共处一室。

试问哪个alpha能受得住。

裴语甚至穿着他的衬衫,只是看一眼,心底就升起他将裴语牢牢锁住的错觉。

“谁让你不穿我的西装裤……”

秦深咬住裴语的耳垂,修长的手指摩挲裴语的膝盖,“还说不是故意的。”

“宝宝故意这样啊?”秦深眸底掠过一丝笑意。

“秦深!”

裴语羞愤欲死,愤愤道,“我没有故意不穿,是你的裤子太长,我穿着不合适。”

话音刚落,裴语心里泛起一阵忧愁,到底吃什么才能再长高一点。

又过了一会儿,裴语脸蛋微微发热:“再给你五分钟,我都困了。”

“……”秦深哑然。

线条薄削的唇角溢出一声轻笑,秦深刻意放慢语速一字一句道:“这件事主要还是看你。”

裴语懂秦深这句话里埋得最深的意思。

毕竟他没有秦深会。

“我能有什么办法。”裴语红着脸蛋低声呢喃。

光是不经意一瞥,他就眼皮发热,大脑晕乎乎。

“那宝宝就想想该怎么办啊?”

秦深用手指轻轻捏住少年耳朵软骨,他的嗓音低沉轻缓,带着若有若无的打趣。

骨节分明的手指往下往后,指尖掠过裴语的颈侧,带起一片折磨人的痒意。

alpha再一次觊-觎着释放玫瑰香气的后颈oga腺体。

“比如我轻轻摁你的后颈,你眼睫就会颤一颤。”秦深声音低沉沙哑,到了点上,喉间被烧得干涩。

“那是因为你这儿的皮肤很敏-感。”

“稍微一碰,身体就会有很强的反应。”

秦深掀起薄白的眼皮,轻而缓慢地吐字,“我这样说,宝宝听明白了吗?”

漆黑眼眸沉沉幽深。

秦深像一个很有耐心的引导者,亲自教裴语。

正好印证之前在车上,秦深说不会没关系,他可以教他。

裴语眼神微怔,慢慢地理解秦深的意思。

忽略手心的滚烫。

他抬起戴着粉色玉石手串的左手,想效仿着去捏秦深的后颈。

都还没碰到,手指就被秦深握住揉了揉。

秦深唇角蕴着笑意:“宝宝,我是alpha,后颈的腺体更多的作用是释放信息素,没oga的腺-体那么敏-感。”

“你碰我这里,我又不怕。”

“噢……”

裴语咬着唇,想起他和秦深分化后性别的不同,“也是。”

思考几秒后,裴语再一次领悟。

他学会举一反三,无非就是找到秦深反应很强烈的位置。

于是,裴语缓慢地撩开秦深的衣摆,他扫了眼秦深锻炼得极好的,排列整齐的腹肌。

线条流畅明晰,每一块鼓起的腹肌都蕴着极强的爆发力和alpha的荷尔蒙。

天生就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也吸引没有明显腹肌的裴语。

裴语钦羡地看着秦深的好身材,“哇,你好厉害,我也好想有你这样的腹肌哦。”

戴着粉色玉石珠串的左手凑近,绵软温热的掌心贴上沟壑明显的腹肌,玉石又带起一片凉意。

秦深顿了好几秒,缓慢地吐出一口气:“很喜欢吗?”

干燥温热的掌心按住裴语的手背:“那就随便你玩。”

“……”

裴语眼睫乱颤:“谁要玩你的腹肌,我这是有正事要做。”

说着他捏了捏,感知着腹肌蕴藏着的活力。

同一时刻,他扬起白皙精致的脸蛋。

在秦深略显诧异的眼神中,裴语吻住男人微凸性-感的喉结。

柔软黑发扫过秦深的下颌,少年身上的玫瑰香气扑面,清甜馥郁,撩拨人心。

alpha受伤最容易致死的颈间被轻轻含住。

裴语指尖轻颤,用唇瓣感受着秦深喉结上下滚动的微动作。

秦深似乎……很紧张。

是怕他伤害到他吗?

还是喉结附近太过敏-感。

应该是从来没有人离他这么近吧。

胡思乱想间,裴语张开齿关轻轻地咬,耳边传来秦深的闷哼。

咬得太使劲了?

裴语立马心虚,像舔-舐伤口一样,安抚他给秦深留下的齿印。

秦深呼吸渐沉,第一次有被控制的感觉。

不仅仅被裴语握住,还被咬住颈侧的血管。

密密的痒意顺着脊背往上,浑身都像过了电。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应该没咬破皮吧。”裴语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对着秦深。

鲜活的气息掠过,秦深喉结轻滚。

裴语正要后退离开,秦深烧得通红的大脑清醒了短短了一瞬,反手扣住少年的脑后。

“不是……要给我种草莓吗,没种好怎么就离开了?”

后颈的推力使裴语向前。

又一次吻住秦深的喉结,裴语先是一动不动。

薄薄的后颈被秦深轻轻地摩挲,像无声的催促。

耳畔是秦深不稳的呼吸声,裴语心口一紧,浑身血液都要沸了。

几秒钟后,裴语热着脸,细微地动了动唇。

“继续。”秦深半眯起眼眸。

裴语顿了下,回忆秦深种吻痕的过程,像小猫似的,又是咬又是轻-吮。

颈间温热,秦深身体一瞬紧绷。

深邃漆黑眼眸愈加黑沉,蕴着晦涩不明的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