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42章 第 42 章

第42章 第 42 章

因为被叫宝宝,裴语遭到秦毅阳无情的嘲笑。

从大门到停在院外车辆的这段路程里,秦毅阳并排和裴语走,喉间却发出很奇怪的噫声。

这种调侃声很像高中班级里谁和谁早恋被其他同学发现了。

同学们就跟着起哄。

“没想到你和我哥玩得还挺花啊……”秦毅阳捂嘴偷笑。

秦深就走在前面,他可不敢笑得太放肆。

裴语可是被秦深叫做宝宝的人!!!

天知道,他听到这个昵称时,秦深在他心里的人设顷刻崩塌。

“宝宝”这个词语,太不符合秦深冷峻的外形。

“你有本事当着秦深的面笑我。”裴语咬牙切齿,“有那么好笑吗?”

“我可不敢当着我哥的面欺负你。”秦毅阳乐呵呵地说,“我又不傻。”

“你可是他的宝宝。”

“……”裴语羞得脸色涨红。

太嚣张了,秦毅阳也太嚣张了!

不就是情侣间的一个称呼吗,至于这么夸张?!

裴语垂眸看着走在前面几米远的秦深。

男人一袭挺括的深蓝色西装,即使坐在轮椅上也脊背挺直,气质卓绝。

后颈露出一抹白,这件白衬衫昨晚都还穿在自己的身上。

裴语有一种冲动。

想直接跑几步走到秦深面前告状,让秦深听听秦毅阳取笑他的恶劣行径。

可告状……非君子所为。

裴语舔了下干涩的唇,瞅了瞅秦毅阳脸上洋洋得意的笑容。

“哎——”裴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秦毅阳耳朵动了动。

怎么突然唉声叹气,难道开玩笑开得过头了?

这可不是他的本意。

要让秦深知道他开裴语的玩笑,还有命活下去么。

“呃。”

秦毅阳顿了下,“其实……”我就随便说说。

想说的话却被裴语打断。

“我理解你,毕竟你单身这么多年,天天嚷嚷想找oga谈恋爱却找不到。”

“如果你这样能够好受一点,就笑吧,我接受。”

“毕竟没谈过恋爱的人肯定觉得这种称呼太过肉麻。”

说罢,裴语还用饱含“我理解你”的眼神看秦毅阳。

旋即摇了摇头,加快步伐追上秦深。

前方两人说说笑笑,秦毅阳顿在原地,怔愣地看着他们。

呜呜,不想活了。

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车后座。

秦毅阳瘫软着身体,表情生无可恋。

秦深发现精神满满的秦毅阳忽地萎靡不振。

于是好奇地问:“他这是怎么了?”

裴语忍住笑,意味深长道:“可能在思考人生吧。”

秦深轻挑眉梢。

他牵起裴语的手腕暧-昧地揉了揉,“刚才那件事是不小心,一不留神就松了口。”

“宝宝,别怪我。”

坐在前排的秦毅阳隐约听到,当场又被暴击。

“没怪你,下次注意点就好。”裴语耳根渐红,“别当着那么多人乱喊。”

“好。”秦深轻轻点头。

到达阳深后,裴语解开安全带,他拎起书包本想直接跳下车,想了想又转过头,凑过去“吧唧”一下亲秦深的脸颊。

少年精致的眉眼弯起:“那我进去啦,今天的工作加油。”

秦深喉间微痒,声音低沉:“好,我会加油赚更多钱。”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裴语正想解释,瞥见秦深唇角的笑。

好吧……又上当了。

裴语悻悻地摸了下鼻子,转身下车:“拜拜。”

平时走到校门口这段路,裴语都是直接进去,今天他忽地想回头看看秦深走了没。

一扭头,发现车辆还停在路边,并没有走。

距离有点远,并不能看清坐在车后座的秦深。

可莫名感觉,秦深在看他。

黑色豪车渐渐成了一个小黑点。

终于……车辆缓慢地启动,小黑点慢慢地消失不见。

温暖的阳光倾泻在校园里,微风吹过,裴语唇角小幅度地上扬。

做完课间操,裴语和秦毅阳准备去小卖部买点东西。

裴语想起电影的事情:“你给我发的什么电影,我问你要爱情片呢!”

“是爱情片啊。”

秦毅阳大大咧咧地回,“你和我哥我喜欢那部吗?我还有其他更好看的。”

“……”裴语小声嘟囔,“不是,我以为是正经的电影。”

“哪知道你给我那种不正经的电影!”

秦毅阳恍然大悟,哈哈哈地笑了好几声。

“这事怪我,我还以为你和我哥想看片呢。”

裴语脸颊微微泛红:“要看也不问你要啊。”

秦毅阳:“也是,我一时间没想明白,片子的话我哥那里肯定有。”

两人一起走进校园小卖部买东西。

裴语拿了一瓶草莓味酸奶,微微愣了下。

“你说秦深有?”

秦毅阳在货架上随手拿起脉动和纯牛奶:“肯定啊,我哥那么大年纪了,应该有吧,他可是alpha诶。”

“是么?”裴语有点想象不出秦深一个人看片的画面。

在他的印象里,秦深打开电脑时可都是在工作。

“一起结了吧。”秦毅阳指了指裴语手里的草莓味酸奶,收银人员快速地扫码结账。

大课间有半小时,课间操做得快的话,剩下十几分钟是自由活动时间。

这会儿教室里没多少人。

秋天的气温已经没盛夏那么热,可教室里还是全天开着空调。

冷的话,学生们会带上秋天的校服外套披上。

苏衍课间胃有点不舒服,没有去操场,而是趴在周悦的座位上睡觉。

教室后排有立式空调,苏衍和裴语的位置都正好对着风口。

于是他和周悦商量了下,趁着周悦还没回来眯一会儿。

为了减少噪音,他脑袋上盖了一件秋季校服外套。

细细的胳膊撑在课桌上,身形清瘦,纤薄的肩胛骨撑起夏季校服,线条轮廓隐隐可见。

乍一眼会让人以为是周悦。

裴语推开教室门,扫了眼座位,和秦毅阳结伴走过去。

有几个学生围在不远处小声地聊天。

“苏衍高考考那么差,就是因为他男朋友劈腿啊”

“竟然还割腕自-杀。”

“不是吧,分手而已。”

“太夸张了点,要是没发挥失误,苏衍肯定能考上重本。”

“他前男友好像是个巨有钱的富二代。”

“也太渣了吧,在高三劈腿,但凡有点良心的alpha也做不出这种事。”

“其实也不怪那个alpha,听说苏衍和他匹配度就二十多,而他劈腿的oga和他的匹配度超过了70………”

“我靠,这么高的匹配度?!那还挺正常的。”

“基因决定的,易感期和发热期一撞,分分钟出事。”

“保险起见,我以后也要找个高匹配度的对象……”

他们侃侃而谈,没发现周悦座位上的人很小幅度动了动。

苏衍在有同学说话讨论时,其实已经醒了。

他正准备坐起来,忽地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没动。

因为信息素、高匹配度劈腿就……正常吗?

恍惚间,他又听到前男友狡辩的哭腔:

“苏衍,你原谅我好不好……”

“这件事也不全是我的错啊,是那个oga勾引我!”

“你知道他和我匹配度多高吗?!”

“你明明知道我易感期就在那几天,还非要去燕市自考!”

“他怀孕了,我父母逼着我娶他……我没办法。”

他和前男友认识很久。

他一开始不喜欢他,可上了高中后对方的追求攻势愈来愈猛烈,苏衍也慢慢地对他有了感情。

他摸了摸手腕,那天他其实没准备结束生命,可等反应过来,满眼的红。

他感觉不到有多疼,可还是意识到这样做是错误的,于是又艰难地拨通急救电话。

后来听到他自-杀,叔叔婶婶骂了他好久,又抱着他哭个不停,吵得他脑子疼。

他心理上出了点毛病。

医生很耐心温柔地开导他,医生一开始以为苏衍抑郁是因为男朋友劈腿。

苏衍却很清楚,并不是因为男朋友。

他很冷静地交待自己的经历:“我父母匹配度很低,我父亲追求母亲时立下各种誓,可婚后还是出轨了,我母亲发现后就把他杀了,又抱着我点燃一盆煤炭。”

“邻居发现后报警,我被抢救回来,我妈也死了。”

“明明做不到,alpha为什么还要招惹低匹配度的oga?”

“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厉害,能战胜克制天性吗?”

……

后来医生是怎么回答的,苏衍记不大清楚了。

他和前男友在一起,除了有点好感,也是想看看说喜欢他一辈子,绝对不会因为匹配度低分手的alpha究竟能不能做到。

还是让他失望了。

前男友还把一切错误推他身上,说是因为他不在,自己才会在易感期上了别人。

前男友发着脾气狡辩,苏衍突然就觉得这个世界挺没意思的。

都说分化成alpha和oga有多么好。

还不如当一个beta。

至少beta不受信息素影响,beta要是出轨、劈腿,也不会把匹配度当做借口。

……

苏衍动了动手指,正想要掀开盖在头上的校服。

一道爽朗干净的男声在头顶落下。

“笑死,正常个毛线……”

“alpha劈腿出轨就推给匹配度、信息素,真当自己是动物啊?”

“反正控制不住

“再说了,历史上赵钱恒、周沈光、林因含、梁高笙……”秦毅阳一连说了几个人:“他们易感期和发热期可是直接拿刀扎腿让自己清醒,不还是控制住了。”

“劈腿怪匹配度和信息素,贱不贱啊,听着怪恶心的。”

秦毅阳一屁股坐到位置上:“再说了,真怕惹出事,那就提前把自己关起来不就好了。”

“照你们这样说,那每遇到一个高匹配度的,就随随便便出轨?”

“实在不行,还可以摘腺体变为beta啊。”

“裴哥,你说是吧?”

秦毅阳把纯牛奶往周悦桌上一搁,“周悦,你要的牛奶。”

“嗯,你说得对。”

裴语拧开酸奶的瓶盖,慢吞吞地喝起来,“自己劈腿、出轨还找理由……”

不知道是不是秦毅阳说得有理有据。

几个alpha哑口无言。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能附和两句“对对对”后,立马散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秦毅阳瞥见周悦动了动:“醒了?纯牛奶三块五啊,记得转我。”

苏衍顿了顿,掀开衣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