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这之后,裴语的作业基本也没写几个字。

他的全部被秦深一个人占据。

有过好几次经历,裴语也慢慢懂得了其中的窍门,不再像之前那样慌乱羞耻,害羞到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准确点来说,稍稍观察下……也不是不行。

秦深微微蹙眉的神情落进他的眼睛里,冷峻的表情和平时完全不同。

反差感极其强烈。

裴语心底升起微妙的满足感和奇妙感。

他并不讨厌这样的秦深。

没什么温度的漆黑眼眸充盈着另一种世俗的渴望。

裴语动了动指尖,空闲的另一只手撑在轮椅扶手上,手背蹭过秦深松垮的衣摆。

倾低身子后,他凑过去亲了一下秦深纤长的眼睫。

刻意放轻声音诱哄着秦深:“哥哥……”

下一秒,线条薄削的唇霸道且强势地落在他雪白的颈间。

粗粝滚烫的舌轻轻地舔舐裴语颈侧的细密汗珠,只为了尝到更多的小玫瑰甜味。

完完全全属于秦深一个人的小玫瑰。

裴语被他亲得呼吸渐沉,一时间忘记动作,还是秦深握住他的手腕,唇移到裴语泛红的耳根,低哑嗓音带着蛊惑:“别停下来,继续。”

许久后,秦深身上雪松薄荷信息素忽地浓郁起来,清冽冷淡。

信息素极为强势地沁染少年整个手心。

裴语的手指骨节分明,白净透亮。

被台灯光线一照,边缘的软肉都像是能透过光,覆着薄茧的指腹不知不觉间,被热意撩拨得泛红。

夜深人静,书桌上的作业早就被裴语忘得一干二净。

秦深也不是只顾着自己的alpha。

他有多么喜欢裴语呢。

大-抵就是将裴语全身亲了个遍也会觉得不够。

心底甚至期待着,小玫瑰能在他精心的伺候下,盛放得更加美丽迷人。

两人重新躺回被面,墨绿色的床被将裴语的皮肤衬得如初雪白。

秦深埋在他的颈间索吻。

温热濡-湿的唇很快就在裴语的颈间种下一颗浅粉色的草莓印。

裴语被亲得脸都红了。

恍惚间才想起明早的订婚宴要见许多宾客,要是没法遮住吻痕的话,整件事情都被秦深搞得太令人羞耻了。

“别、别留下太明显的痕迹。”裴语捏了捏秦深的耳廓,见秦深并没有离开,于是扣住秦深的脑袋,把自己的唇迎上去。

嘴巴的话……就算肿了,睡一晚也大概能消下去。

“和我亲也能走神呢……”秦深觉得好笑,捏住裴语的下颌,让裴语直视自己。

低沉声线里裹着似有似无的侵略性,眸底掠过危险的信号。

裴语顿感觉不妙,连忙攥紧秦深的衬衣,乖巧主动地吻他。

“没走神,你感觉错了。”裴语抬起的脚踝蹭过秦深的小腿。

秦深微微顿了下,也没戳破,再次俯身深吻,舌尖反复碾磨追逐。

结束后,裴语双眸失神片刻,他缓慢地呼吸,手指都泛开蚀骨的麻意。

不管秦深吻了他多少次,还是会被亲得有感觉,害羞不已。

他的脸颊都烫红了。

掀起薄被盖在身上,佯装镇定道:“你是不是应该要去洗澡了。”

“嗯。”秦深坐在那儿,却没有动。

裴语倒也没再在意秦深,淡定自若地想着尽快恢复冷静。

不然要是被秦深发现,秦深肯定会笑他。

毕竟他才笑过秦深没出息,轮到他,仅仅是一个唇齿亲密勾缠的吻,还不是变得没有出息。

心如擂鼓,脸颊烫红。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裴语躺着,仰视光影重重的天花板,灯光倾泻,亮得有点刺眼。

裴语抬起手臂,遮挡住眼皮,让自己好受一点。

忽地,身上的被子被掀开,裴语还没反应过来,秦深又凑了过来,男人宽阔的脊背挡住灼灼光线。

裴语眼前一暗。

旋即,微微睁大眼睛,秦深咬住了他,舌尖还很放肆。

“……”

太荒唐了。

裴语整个人被秦深这一出搞得无比慌张,心跳都快暂停跳动。

他抬手想推开秦深,手心擦过男人的黑发时,却又舍不得真的地将秦深推开。

高高在上,气质凛然的秦深竟然会为他做到这种地步。

可……

这样的行为确实也像是秦深能干出来的事。

秦深好像真的真的很喜欢他。

喜欢到完全不嫌弃他。

“你,其实不用这样。”裴语的指尖掠过秦深的颈侧,鼻梁泛起阵阵酸楚。

秦深的嗓音低哑又沉,含着东西声音含含糊糊:“这有什么……”

顺其自然的事情而已。

裴语还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倏地化成甜腻的呜声。

他扬起脸,攥紧秦深的头发,眼尾圆痣染上层层嫣红。

……

裴语一点准备都没有。

也没想到秦深和他之间会推进得这么快。

眼前一片白时,裴语用力地蜷趾头,柔软的被面被攥起一点,腿肚都在发抖。

许久后,秦深才支起身简单地收拾。

弄完一切后,他覆在裴语的上空,垂眸看着双颊泛红的少年,哑声问:“我去浴室洗澡了,你自己先休息一会儿?”

“……”

裴语咽了咽口水,还没从汹涌的浪-潮里停靠在岸。

秦深起身离开,裴语下意识握住男人的手腕,将他拉回来。

一双浅棕色的眼眸灼灼地看着秦深,秦深轻眨眼眸的一瞬,裴语抬起头想要吻他。

“别……”秦深反应极快地躲开了。嘴里还有味。

裴语轻拧起眉间,有点不满地抱住秦深的脖子,强势地将他的脸掰了过来,很主动地吻住他的唇。

两人的吻和之前完全不同。

以前每一次的吻,裴语都能尝到秦深唇齿里的清冽薄荷味。

这一次,不管是他还是秦深,唇齿间都蕴着浓浓的oga信息素。

小玫瑰馥郁芳香,幽幽的香味弥散在空气里。

裴语盯着秦深的薄唇,脸蛋微微发烫。

心脏怦怦怦地加速跳动,一想到秦深才给他……才鼓起的巨大勇气倏地消弭。

他热着脸松开秦深,紧咬住唇没说话,脸颊连着锁骨红了一片,明晃晃在羞赧。

“不是你要亲的吗?”秦深慵懒散漫地笑了笑。

裴语眼睫轻颤,躲避着回答:“已经亲了啊……”

“这么简单的亲啊?刚才你拉我那么用力,我还以为你至少要来个热吻。”

裴语被闹得更加不好意思。

许久才嗫喏:“本来是准备狠狠地亲,可……”

“宝宝,怎么你还嫌弃上自己了?”秦深搂住他,轻轻地咬住裴语的唇,强行地把口腔中的小玫瑰渡了过去。

舌尖和舌尖相抵的刹那,裴语心跳如密集的鼓点,脊背像过了电,酥酥麻麻。

耳朵像是被一层薄薄的膜罩住,他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他在秦深的嘴里尝到自己的味道,清甜的玫瑰花香。

男人搭在他身上的手腕加了些力道,耳畔漾开低低的笑。

“宝宝,是不是很甜。”

“……”

裴语被索吻得愈加深,他被迫扬起纤细的颈,薄汗滑落到精致锁骨的凹线里。

“有吗?”裴语声音有点发抖,这种问题太让人羞耻了点。

也不知道秦深是怀着怎样的心态,若无其事地接受他的东西。

差点直接咽了下去。

“有。”

最后,秦深亲昵地含住裴语柔软的下唇,笑道:“很甜。”

秦深已经离开很久了,他去浴室漱口洗澡。

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裴语将脑袋放空,发了很久的呆,刚才的他也是第一回那样,好几次都让秦深不舒服。

反而是秦深时时刻刻包容他。

仔细回想,他和秦深虽然始于一场交易,秦深也支付了许多报酬。

按理来说,他要伺候秦深,让秦深舒服愉悦。

可不管是先前的每一次亲密接触,都是秦深先帮他,车后座的那一次和刚才。

光是想了想,裴语又忍不住害羞起来。

他翻了个身,也没管敞开的裤链,起床去衣帽间找了件秦深的衬衫套上。

两条细白的腿笔直修长,皮肤细腻又光滑。

再次回到卧室里,裴语完全提不起要做作业的心思。

他掀起被子睡觉,后知后觉想到明天一整天都要穿礼服,秦深也没机会穿他穿过的衣服啊。

也就是说,今晚可以穿自己的棉质睡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