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在休息室里待了许久,裴语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看了看,发现嘴巴红得没那么明显,才敢和秦深去会场那边。

经过磨磨蹭蹭,两人身上的衣服都略显褶皱,不过不仔细看,也看不太出来。

“嫂子好啊!”蒋一柏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身后跟着助理李霜。

“作为阿深的好朋友,这杯酒我敬你们,订婚快乐呀。”

听闻,裴语有点不好意思,他端起侍者递过来的红酒,轻轻地与蒋一柏碰了下酒杯。

“谢谢……”

裴语小声说着,仰脸正准备轻抿一口红酒,却发现蒋一柏正在看……他的唇。

他就知道!!!

毫不客气地掐了下秦深肩膀,秦深不气反笑,轻咳两声,给蒋一柏使了个眼色。

蒋一柏哪里不知道秦深的意思,连忙收回视线,简单地喝了两口酒。

庄园本来就承接了许多休闲娱乐项目,大多数宾客都想着留下来玩半天,在侍者的指引下,各自找寻自己感兴趣的玩乐设施。

告别江鹤和林氏夫妻后,裴语跟着秦毅阳他们一起去葡萄园玩。

亲手摘了许多葡萄,闲着无聊,裴语剥给秦深吃。

“这个给你。”裴语将剥了一半葡萄皮的葡萄递过去。

秦深垂眸,葡萄果肉晶莹剔透,甜腻的汁水湿润少年的指腹。

咬上去时,唇不经意和裴语手指接触。

裴语顿了下,不动声色地蜷了下手指,收回手时正想着拿什么擦一下。

秦深掏出一块斜纹丝绸手帕,牵起裴语的手,慢条斯理地给他擦拭着。

“谢谢。”裴语浅浅地笑了下。

“要是老婆以后在谢谢后面加上老公,我会更开心。”秦深勾唇。

裴语:“……”

阳光穿过疏疏密密的葡萄藤叶,照得人暖洋洋的。

“我靠,这也太像我的味道了。”

秦毅阳吃到一枚特别像他信息素的提子,跑过去问园区的负责人青提是什么品种。

“周悦,你不是一直好奇我信息素味道吗?”秦毅阳递给她两颗。

“咦?”周悦抱着好奇的心思尝了下,“原来你信息素是这个味道,还行吧。”

秦毅阳瘪嘴:“什么叫还行,酸酸甜甜的多好吃啊。”

“你说是吧,苏衍?”

被忽地问及的苏衍顿住,细细地感受着舌尖清甜不腻的果香,客观地评价:“确实挺好吃。”

“嘿嘿,还是oga懂信息素点。”秦毅阳笑着说。

等太阳没那么晒后,秦深带他们去看他以前养的马。

在养马这方面,秦深并不会刻意去追求马的血统,一切都凭眼缘。

很长一段时间没过来见那些马,秦深以为它们估计早都忘了他。

可等他和裴语一过去,几匹马就发出热闹的嘶鸣声,热情地对秦深摇头晃脑。

“它们都很想念秦先生呢。”照顾它们的马夫笑着说。

秦深心里微微一动,摸了摸马儿的脑袋。

裴语好奇地看着这几匹整齐排列的马。

它们颜色各不相同,最吸引他的还是秦深抚摸着的那匹纯黑色马。

被养得极好,毛发油光水亮,高大俊美且气场强大。

他站在秦深旁边,离马儿有点近。忽地,纯黑温血马不打招呼地低头蹭裴语的头发。

裴语被吓得差点直接大叫:“秦、秦深,它在蹭我!”

秦深拍了拍黑马,黑马很快规规矩矩地站好。

“不怕,它很温顺。”

裴语还是有点怕,于是离得远了点,站在秦深的身后。

“估计是你身上有我的信息素。”秦深笑着解释。

裴语哼了哼:“所以……这件事怪你。”

秦深觉得裴语哼唧哼唧怪他的模样也太可爱了点,捏住他的手背:“嗯,怪我。”

“下次我会注意点,不抱你那么久,免得你身上都是我的味道。”

裴语:“……”他没想到秦深会说得这么直接。

他悄悄看了眼不远处正在喂马吃草的马夫。

很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专业。

马场传来高低不一的叫声和轰轰烈烈的马蹄声。

秦毅阳早换上衣服,得意洋洋地在同学面前秀技术。

渐渐下落的夕阳发出橙黄色的暖光,秦毅阳攥着马绳,驰骋在草地上,意气风发。

紧随他其后面的,便是在专业人员带领下,慢悠悠骑马的周悦和苏衍。

风吹起他们的发梢,阳光洒落,青春又活力。

秦深远远眺望他们,眸底掠过一丝微不可查的钦羡。

恰好被裴语注意到,裴语舔了下唇,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你要不要也去玩一会儿?”秦深抬眸问他。

裴语摇摇头:“不用啦,我陪着你看看就好。”

秦深好奇:“是恐高吗?会有人带你,骑得很慢。”

裴语笑笑:“不是啦,看着他们玩挺好的,不然等以后你身体好了,再骑着小黑带我吧。”

秦深神情微怔,旋即哑然失笑。

“它不叫小黑。”

裴语:“那叫什么?”

秦深:“叫大黑。”

裴语:“……”

“秦深,没人说过你很无聊吗?”

秦深喉间发出低低的笑:“等我以后好起来,就带你过来骑马。”

裴语:“好啊,那你争取快点好,不然再过几年,小黑说不定就跑不动了。”

秦深很想纠正裴语随意乱起的名字,以及养得好的话,马的寿命其实很长。

不过他倒是没那么不解风情。

牵起裴语的手,他的声音略低:“行啊,那我争取好得快一点。”

夜色渐晚,当日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们吃完晚饭,陆陆续续地离开。

想着在庄园多玩两天,他们决定在这边直接住下。

“那一会儿叫杨司机回去一趟,帮我把作业拿过来吧。”裴语提起。

秦深点点头:“好,顺便也把秦毅阳的作业带过来。”

秦毅阳吐血:“裴哥,你不觉得你真的有点太拼了吗?”

裴语眨眨无辜的双眼:“有吗?”

周悦和苏衍也决定在这边多玩两天,不过今晚还是要回去一趟,给家里人说一声,顺便也把作业带过来。

打车的话,虽然路程很远,倒也没那么麻烦。

和爷爷晚安告别后,裴语跟着秦深一起回房间。

他们居住的房间在城堡的三楼,类似于套房,有好几个单独的功能房,面积很大。

裴语还发现室内竟然有一处温泉,方形水池,咕噜咕噜冒着泡泡,白雾蒸腾。

他走到客厅,推开刻意做旧的窗户。

清风徐来,风景独好,人工湖幽静,倒映着一轮浅黄色的弯月。

往后延绵的草坪是高尔夫球场的一部分,往左眺望,是下午去过的葡萄园区。

庄园绿化极好,空气带着大自然的草木香。

裴语张开手臂,做了几个深呼吸,浑身舒畅。

他抬起手时,西服外套往上提,背对着秦深露出一截被掐得极细的腰线。

“这边风景也太好了点。”裴语说,“在这里住一晚估计要不少钱吧。”

“还好,庄园酒店房间价格也就几千过万吧,这个价格其实偏贵,所以居住期间庄园的一切游玩项目都免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