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沈鸢《四福晋重生嫁太子的小说》最新章节阅读_(四福晋重生嫁太子的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沈小鸢写的《离婚后,她摊牌不装了》,主角是沈鸢。主要讲述了:结婚五年,她为厉斯爵倾尽了一切,变成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家庭主妇,换来的却是他一句,“她回来了,你搬出去住吧。” 沈鸢解释过、挽留过,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跟白月光甜蜜美好。 一夜间,她彻底醒悟,离婚、创业,在自己的舞台上光彩夺目。 看着前夫眼中的痛悔,沈鸢自信一笑,“厉先生请靠边站,不要碍眼。”…

《四福晋重生嫁太子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京城的冬季,气温骤降至零下。

沈鸢表情木讷的坐在沙发上,听着婆婆李慧兰的谩骂。

“沈鸢,你作为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就算了,为什么连煮饭都不会啊!现在几点了,饭呢?你是不是想饿死我跟小安吗?”

她跟厉斯爵结婚五年,厉家上下都嘲讽她不会生孩子。

可他们根本不知道,厉斯爵从来没碰过她。

“快过来帮我把东西整理好,我一会儿还要去学校!”少年嚣张的大叫着。

厉瑾安是厉斯爵的弟弟,从小被惯着,是个小恶霸,平日里没少折腾沈鸢。

在他眼里,她这个嫂子根本没有任何地位,还比不上家里的佣人。

沈鸢去到楼下,进厨房煮饭、帮小叔子整理扔了一房间的书。

“妈,饭已经做好了。”

李慧兰看见沈鸢这副表情就来气,指着饭桌上的菜就开始骂,“沈鸢,你真是没有良心啊,就给我吃这些东西?你每天住我儿子的,花我儿子的,就在家里煮煮饭也这么敷衍!你不想煮,那就赶紧滚蛋,赶紧离婚!”

沈鸢拿着餐盘的手抖了抖,寒意席卷全身,她僵硬的扯起笑容,“妈,我没有这么想,今天厨房里只有这些菜。”

李慧兰根本不相信,“你真是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就算老夫人的确很喜欢你,但在向思薇面前,你根本什么都不是!”

冷不丁的听见这个名字,沈鸢的脸色越发惨白。

厉瑾安在旁边笑嘻嘻的听着,像是看出了什么,故意凑过去,“你还不知道吧?思薇姐姐准备回来了,我哥打算把她接回来,跟我们一起住。”

沈鸢脑袋“嗡”的一片空白,手里的东西几乎拿不稳。

李慧兰最不喜欢她这副受委屈的模样,嘴上骂骂咧咧的,“赶紧走!别在我面前碍眼,真是的,看着你,连饭都吃不下了。”

沈鸢也不想留在这里,放下东西赶紧走了。

夜幕降临,六点左右,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停在门口。

沈鸢听见声音,赶紧跑到阳台上查看。

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穿着高定西装的男人从车里下来,他长相俊美,气质清冷,举手投足间皆带着贵气,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耀眼。

似乎发现了有人在看着自己,男人抬头,看向了沈鸢。

仅仅一眼,他收回视线。

冷漠,不屑多看。

沈鸢已经习惯了他的态度,眨了眨眼睛,酸涩难受。

厉斯爵很快回到房间里,沈鸢跟平时一样,早就帮他把洗澡的水都准备好,“老公,奶奶今早给我打电话,说她准备要回来了,还说要在回来的时候帮你祈福……”

“沈鸢。”厉斯爵突然开口,“我有事要跟你说。”

沈鸢回头看来。

厉斯爵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眼神冷漠疏远,没有半点温度。

他菲薄的唇张启,道出了低沉的话音,“思薇明天要回来,你搬出去住吧。”

沈鸢的心顿时沉下。

厉瑾安果然没有跟她撒谎。

“我不想搬走。”她低声说着,声音轻得随时都会听不见。

厉斯爵皱紧眉。

眼前这个女人一向没有主见,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还是她第一次反抗。

他声音冷下,“不要忘了,你当年是怎么嫁给我的。”

沈鸢怎么可能会忘记?

当初向思薇出了意外,紧急需要输血,因为血型特殊,当时能救向思薇的只有她。

她壮着胆子跟厉斯爵说,除非跟她结婚,不然她拒绝输血。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厉斯爵的时候,就决定好的事。

2.

当初因为医生说,要是再不输血,向思薇的命就保不住了,厉斯爵才答应的。

可是婚后,厉斯爵完全当她不存在。

沈鸢抬头迎上他带着厌恶的眼神,不想再退缩,“我跟你是法律认可的夫妻,为什么向思薇回来了,我就要搬出去?”

厉斯爵猛地看过来,眼中卷起了滔天的怒意,“为什么?当初要不是你,思薇怎么可能受这么重的伤!?”

沈鸢被他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随后,凄然一笑,“我说,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你相信吗?”

厉斯爵步步逼近,高大的身躯携着压迫性的气场,“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些话?”

男人深邃冰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她。

里面全是对她的厌恶和嫌弃!

“像你这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我恨不得思薇受过的苦,全都百倍报应到你身上!”他眼里的寒意到达了极致。

沈鸢被他眼底的恨意吓到了。

五年了,他从没一刻相信过她吗,

“我真的没有做过!”沈鸢用力攥着手。

厉斯爵眼中闪过鄙夷,对她的话,没有半点动容,“我希望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办。”

说完,他转身就走。

沈鸢跌坐在椅子上,镜子里的她,脸色惨白,双眼泛红。

这个人还是她吗?

曾经的她多自信啊,竟然在五年里变成了这副模样。

真是太好笑了。

她抹掉眼泪,笑着跟自己说道,“或者,真的要放弃了……”

……

翌日一早,厉斯爵就带着向思薇去医院复诊。

沈鸢站在镜子前,脱掉了在厉家穿了整整五年的围裙,换上了吊带长裙,再穿上一件小外套,拉着行李箱下楼。

厉瑾安还在沙发上看电视,瞧见她下楼,张口就说道,“你要去哪,不煮饭了吗?”

沈鸢看也不看一眼,径直走向大门。

厉瑾安立刻察觉到情况不对劲,快步冲过去攥着她的行李箱,怒目道,“你干什么啊?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吗?你一大早去哪里,我房间还没收拾,中午的饭你还没煮呢!”

十来岁的少年,对着自己的长辈毫无教养,不是大呼小叫,就是指指点点,真是让人厌恶!

沈鸢推开他的手,冷声道,“听好了,厉瑾安,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们就没有关系了,那些事你找别人做!”

明明她根本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厉瑾安却像是遭受了什么对待似的,大声叫道,“妈,你快过来,这个女人欺负我!”

“怎么了啊,小安。”

李慧兰急匆匆的从二楼下来,看见大厅里的拉扯后,她脸色发黑,立刻跑过来打沈鸢,“你干什么!你这个贱人想死是不是,竟然敢打小安?看我不打死你!”

这个女人以前也不是没有打过她。

为了厉斯爵,她每一回都忍了。

但现在——

沈鸢直接攥着她的手,漂亮的脸上全是寒意,“你再敢打我一下试试?”

李慧兰毫无防备的被她吓到了。

很快,她反应过来,脸气得都要扭曲了,“好啊,沈鸢你要造反是吧?我现在就让斯爵跟你离婚!”

她之前很怕这句话,现在早就无所谓了。

她冷漠开口,“随便你。”

不管身后的人还在谩骂着什么,沈鸢拉着行李,头也不回的走了。

外面早就停着一辆酷炫的红色跑车,车上的男人帅气的冲她招手,“宝贝,赶紧上车!”

沈鸢笑了笑,快步上车,两人很快离开。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读完这本书,我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深的思考。

    书友51
  2. 小说的主题很深刻,很值得我们去思考。

    书友5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