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盛汐颜穿越小说最新热门小说_盛汐颜穿越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九重落墨写的《我,炮灰女配,摆烂怎么了!》,主角是盛汐。主要讲述了:菜是原罪。 这是她穿越后的第一反应。 她一个卷王,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升职加薪,结果扭头就穿成了修仙文中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唯一的使命就是成为女主的垫脚石,为女主踏平修仙之路。 眼看着万人迷女主的鱼塘日益壮大,前途坦荡,她自己却只能坐吃等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虽然打不过女主,但她可以掀了女主鱼塘啊! 于是,画风突转,舔狗师兄们转到她的阵营。 万人迷女主:“……” 说好的万人迷人设呢!…

《盛汐颜穿越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菜是原罪。

这是盛汐穿越后的第一反应。

她一个卷王,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升职加薪,结果扭头就穿成了修仙文中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原主因为不愿意交出内含上古剑诀《青苍诀》的玉佩,被名义上的师父明修仙君一掌打死。

此刻,刚穿越过来的盛汐正跪在落枫宗正殿之外,手中紧紧捏着一枚玉佩,距离死亡只剩下一句话的时间。

明修仙君强大的威压压在身上,盛汐吐出一口鲜血,被迫弯下背脊。

鲜血滴落在玉佩上,盛汐握着玉佩的指尖一阵酥麻,无数知识瞬间灌入她脑海中。

——是玉佩中的《青苍诀》!

这东西为什么要往她脑子里跑?

明修仙君的威压继续加重,打断了盛汐的思绪。她顾不上细想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知识,面对地狱开局,盛汐果断认怂:“弟子愿将玉佩献上。”

压在她身上的化神期威压顿时轻了不少,盛汐擦掉嘴角的血,双手奉上玉佩,“请师尊笑纳。”

“嗯,你是个懂事的。”明修仙君故作矜持地点了点头,好似不收玉佩就对不起盛汐似的。

他一抬手,沾了血的玉佩就送盛汐手中飞起,落在他掌心。

大殿周围站满了人,刚刚都在帮腔让盛汐交出玉佩,如今话锋一转,纷纷夸盛汐懂事、知恩。

盛汐环视一圈,勾起嘴角。

在这儿跟她玩虚伪是吧?

盛汐义正言辞地说:“师尊对我恩重如山,我报恩是应该的。这玉佩贵重,师尊肯定不会让我吃亏,一定会好好补偿我,师兄们不必为我惋惜。”

原本还在夸她懂事的众人一下有些懵,纷纷看向站在最上首的明修仙君。

明修仙君的神色略微僵硬,化神期修为的他,看中一个练气二层小童的东西,愿意跟她说一声,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盛汐居然还敢跟他提条件?

但当着这么多亲传弟子的面,不能显得太小气,明修仙君端着架子道:“你说的不错,为师自然不会白拿你的东西。这你拿着。”

他一挥手,一枚灵石袋落到盛汐面前。

明修仙君离去,殿内的气氛轻松起来。

一名蓝衣弟子走过来笑盈盈地说:“等如月师妹修炼有成,作为她亲妹妹的你也就有了依靠。”

盛汐迅速在原主的记忆中搜寻一圈,猜到这人的身份——李岩睿。

原著女主名为盛如月,是盛汐的亲姐姐。李岩睿虽然与原主青梅竹马,却是女主盛如月的第一舔狗。

盛如月天生体寒,需要修炼阳性心法。原主玉佩内的上古剑诀便属于阳性,李岩睿为了讨好盛如月,特地将这一消息泄露给明修仙君,才有了今日这一幕。

盛汐不咸不淡地说:“盛如月是我亲姐姐,又独占了我的剑诀,照顾我是理所应当。你高兴什么?以为她能看上你吗?还是你想吃她的软饭?”

李岩睿脸上的笑意一下僵住,周围还没走开的师兄弟听见,纷纷笑出了声。

盛汐懒得理会舔狗,捡起灵石袋,发现里面足足有一百上品灵石,顿时觉得身上的伤都没那么疼了。

这世道只要不修仙,一块上品灵石就能供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生活一辈子。

盛汐上一世卷了一辈子,得到的福报是猝死。这一世身为炮灰女配,她决定躺平。

落枫宗是七大宗门之首,每年都有业绩考核,如果宗门贡献度不足,就会被赶出落枫宗。

这不是养老的好地方,盛汐决定去找个凡人村镇咸鱼躺。反正有一百上品灵石,她在凡间能过上皇帝的日子。

离开正殿,盛汐迫不及待地前往问缘堂,希望解除与落枫宗的弟子关系。

问缘堂长老匪夷所思地望着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要与落枫宗脱离关系?”

盛汐点头:“搞快点。”

落枫宗占了一大片山脉,各个峰之间距离很远,走路要走很久。筑基后,修士可以自己御剑或借助飞行法器穿梭,但炼气期灵力不够,不想走路的话,只能坐宗门提供的接引仙鹤。

接引仙鹤白天免费,晚上收费。

原主这些年为了宗门殚精竭虑,结果剑诀说被抢就被抢。盛汐现在不想再给落枫宗花半块灵石,着急去坐免费的仙鹤。

旁边问缘堂的弟子看到她的身份牌所属明修仙君座下,嗤笑道:“原来你就是盛汐啊。听闻你有个姐姐是极品木灵根,已经被明修仙君收为亲传弟子。你在宗门好几年无所建树,是自觉没脸继续呆在宗门,才想走的吧?”

“是啊是啊,能帮我办快点吗?”免费的接引仙鹤还有半柱香的时间就要没了,盛汐很急。

嘲讽她的弟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受到了来自盛汐的嘲讽。

“不思进取!”长老狠狠剜了她一眼,在弟子名簿上勾掉盛汐的名字,收回她的身份牌等物,嫌弃赶人。

盛汐就跟出笼的小鸟似的,撒欢跑向接引口,赶在仙鹤下班前坐上最后一只免费的仙鹤,朝山门飞去。

落枫宗有钱,但对这些免费仙鹤的照顾很一般,导致仙鹤羽毛暗淡,身形瘦削。

盛汐第一次坐仙鹤,抱着仙鹤脖子,忍不住跟仙鹤贴贴:“仙鹤呀,每天这么飞来飞去累不累?宗门给的口粮也不合胃口吧?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宗门,找个好地方咸鱼?”

仙鹤有一定灵智,闻言侧头看她。

盛汐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条小鱼干,喂给仙鹤:“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啊。卷什么?你每天运送这么多宗门弟子,宗门给你发灵石吗?给你改善口粮吗?”

盛汐想起自己的前世,痛心疾首,“宗门晚上让你们分批休息,是真的为你们好吗?不是,他们是怕你们累死了,重新再养一批仙鹤成本太高。”

“你们晚上加班收到的灵石,宗门给过你们一块吗?他们甚至连一句‘辛苦了’都懒得给你,还觉得让你在这儿当差是你的福报。”

“这工作,不干也罢!”

仙鹤引颈高歌,清脆的叫声引来周围一群仙鹤。

高亢清脆的鹤鸣声此起彼伏,像是激烈的交流。

越过层层高山,很快到了落枫宗的山门。然而载有盛汐的仙鹤却没有在预定的接引渡口停下,而是直接带着盛汐和身后的一大群仙鹤浩浩荡荡飞出了山门。

盛汐:“?”

哦豁,她不仅自己脱离了落枫宗,还拐走了落枫宗的一群仙鹤?

2.

落枫宗山脚下就有城镇,隶属于落枫宗管理,城中修士与凡人混和居住,非常繁华。

这不是盛汐的首选,她拐走了那么多仙鹤,怕落枫宗寻仇,自然得离落枫宗越远越好。

将所有的仙鹤都装进灵兽袋后,盛汐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朝灵气稀薄的西北方走去。

一路上风景如画,偶尔仙鹤出来放风就会载着她飞一段距离,好不惬意。

直到一道剑势迎面而来,差点将盛汐和仙鹤劈成两半。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直接攻向盛汐。

盛汐本能抽剑反击,接下蒙面人的一击,没想到竟然使出了《青苍诀》第一式。

盛汐震惊,上古剑诀这么牛掰吗,她都没学就能用?

蒙面人也为盛汐的反击感到诧异,但很快看清盛汐只有练气期修为,料想刚刚不过是巧合。他又大胆起来,再次挥刀朝盛汐冲去:“不想死就把身上储物袋和灵兽都交出来!”

打劫的?

我可真倒霉!

盛汐被对方的大刀震得虎口发麻,正要让他尝尝什么叫上古剑诀,旁边忽然飞来一道金黄色的身影,一脚就将蒙面人踹翻在地。

蒙面人试图反击,然而修为差距太大,黄衣少年只一抬手就直接将他击毙。

盛汐人都傻了,抱着仙鹤瑟瑟发抖。

——这逼太厉害,她有挂也打不过。

然而黄衣少年并未对她下手,而是露出明朗的笑:“道友厉害啊,竟然能在修为相差一个境界的情况下从此人手下逃生。你怎么做到的?”

大概是因为《青苍诀》已经是本成熟的剑诀,会在危急关头自动运行叭。

而且,盛汐发现她得到的《青苍诀》是一整套剑诀,并非原书中盛如月得到的残篇。

这倒是与原著有差别了。

原著中,盛如月费了很大功夫才打开玉佩,取得的剑诀也只是残篇。后来她各处奔走,就是为了找到完整的《青苍诀》。

不过,这些都跟盛汐没关系。

现在的她只是一条平平无奇的咸鱼。

面对少年的询问,盛汐笑着说:“运气好而已。”

少年没多问,动作熟稔地拿走蒙面人的储物袋,丢给盛汐一个:“运气好也是实力的一种。我就是运气不好,每次都错过,花了半个月才找到这贼人。”

这是寻仇,还是追捕?

“他干了什么?”盛汐指了指地上的尸体问。

“他呀,专门埋伏在路边截杀散修。前面有个凡人的村子,里面有一筑基修士隐居。这家伙为了杀人夺宝,与同伴一同截杀了那名修士不算,因为担心被认出来,甚至将整个村子的凡人都杀光了。”少年说到气愤处,狠狠踹了地上的人一脚。

盛汐倒吸一口凉气,发现在这个刀光剑影的世界中,想躺平也没那么容易。

反倒是她先前落脚的红枫城,因为有落枫宗管辖,严禁城中修士动手,反而安全些。

但盛汐不能呆在红枫城。

落枫宗的弟子下山首选就是红枫城,盛汐很容易跟他们遇上。被嘲笑几句无所谓,要是发现走失的仙鹤都在盛汐这儿,那盛汐就完了。

盛汐果断决定换个宗门苟。

看少年年纪轻轻便修为不俗,盛汐料想他对修真界的情况应该很了解:“道友知道最近有哪些宗门在招收弟子吗?”

“七大宗门都收,道友要不要来我们问心宗?”提起这个,少年精神抖擞,“我们问心宗难得收人,今年师父都亲自过来了呢。”

七大宗门以落枫宗为首,问心宗是其中之一,只是常年排行末位,存在感极低,看过原著的盛汐甚至不记得有这个门派。

但既然能进七大宗门,说明问心宗有点实力,应该不会轻易被灭门。

盛汐问出最在意的问题:“问心宗会有绩效考核吗?”

少年爽朗挥手:“没有。整个问心宗算上师父和长老,一共也就七个人,整那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干嘛?”

妙啊!

人际关系简单、不用KPI考核,还是个大宗门,不用担心随时被灭门,简直是咸鱼的首选。

“走,去报名!”

两人一拍即合,当下决定去问心宗。

仙鹤因为受到惊吓,躲进灵兽袋中。其余仙鹤心有余悸,不敢出来,没法带盛汐飞去报名点。

少年召唤出背上长剑,闪烁着寒光的长剑飞到两人脚边。

少年正要告诉盛汐进问心宗还得看天赋和灵根,盛汐已经先一步踏上长剑,随后像个炮弹似的飞了出去。

少年惊呆了。

通常都要筑基后才能御剑飞行,才练气二层的盛汐竟恐怖如斯?

正在空中龙飞凤舞的盛汐:“救命啊啊啊啊……”

她只是好奇想试试踩在剑上是什么感觉,谁知道剑就飞了出去!

盛汐的御剑飞行像是没有规律可循的蚊子,踩着剑在空中三百六十度的转,飞行轨迹比蚊香还弯。

少年避开一次次差点刺中他面门上的飞剑,总算追上盛汐,伴飞在她身侧:“道友,厉害啊!”

盛汐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滚筒洗衣机中的衣服,被脚下的剑转得脑子都快成浆糊了:“快让你的剑停下来!”

少年微微一笑:“不,是你的剑。”

盛汐:“……”

她强烈怀疑这小子在骂人。

少年一脸纯真地问:“道友,你这是什么御剑之术?怎么如此画风清奇?”

盛汐感受到了嘲讽:“我不会御剑,你快让它停下!”

她一个练气二层,光是让自己不从剑上掉下去就得调用起全身灵力,哪还有多余的灵力去控制飞剑?

少年赞赏地望着她:“道友真是谦虚了。七大宗门的联合修真大会就在那里,我带你去,保证让你亮瞎全场!”

能不能亮瞎全场,盛汐不知道,但她知道这小子肯定是瞎的:“你回来!”

少年飞在前面扭头看她,笑得贱兮兮的:“来追我呀!”

脚下的剑与少年心有灵犀,立刻追上去,速度比刚刚更快。飞行带起的风吹得盛汐睁不开眼,只剩下她愤怒又害怕的尖叫:“啊啊啊……”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读完这本书,我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也可以像小说里那么有悬念。

    书友79
  2. 作者的描绘手法细腻入微,让人仿佛身临其境。

    书友78
  3.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令人意犹未尽。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刻画出人物的内心世界,令人感同身受。推荐给喜欢情节复杂、人物性格鲜明的读者。

    书友77
  4. 小说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令人陶醉。

    书友7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