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林檀樱(小二儿积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林檀樱全章节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姚小二儿写的《香蜜之我的养老生活》,主角是林檀樱。主要讲述了:第一部(吾乡)应龙+青龙=祖龙、金龙、应龙、小公主 第二部(偏爱)应龙+龙鱼=应龙 第三部(天降)应龙+孔雀=龙凤呈祥 第四部(时光)应龙+极光=…

《小二儿积食》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林檀樱准备献祭的时候,就知道这回是必死无疑了,但她一点也不害怕,毕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再死一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错,林檀樱死过一回。在现代的时候,林檀樱顺风顺水的活到30岁,然后啪叽一声摔死在大马路上。夭寿,林檀樱自认也没有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怎么就一下子横尸街头了呢,还是平地摔,这要笑掉多少大牙呀。

然后,林檀樱就重生在了这个叫做平渊界的地方。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能够修仙,她这副身躯的爹娘就是修仙者,是一个叫做仙剑宗的大门派的元婴长老,而林檀樱也是一个修仙者,一个仙二代。

林檀樱是胎穿,没有喝过传说中的孟婆汤,就带着前世的记忆到了娘胎里。

在三岁之前,林檀樱还不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身体,为了避免尴尬,就不断的回忆前世的生活。她记得那天是父母的忌日,她带着刚买的花从花店出来,还没有走过街角就摔死了。那条路,林檀樱走过千百回,笔直平坦,怎么就不明不白的摔死了呢,这令人着实想不通。

三岁以后,林檀樱就不再沉溺于过去。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再说她又有了新的父母。这里父母在结缡近百年才有了她,他们很疼林檀樱,即使林檀樱一直沉湎于过去而显得呆呆傻傻,他们也还是没有嫌弃林檀樱,一直精心呵护照顾着她。

想通后的林檀樱总算恢复了精气神,决定开开心心的再做一次小孩,然后皮出了天际,招猫逗狗、上树下河,天天鸡飞狗跳,愁煞了旁人,却让她的爹娘惊喜不已,毕竟没有哪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傻子,活泼一点总是好事情。

有时候林檀樱也会幻想一下,她可能是一个穿越龙傲天女主,吊炸天的那种。她也的确有这样幻想的资格。七岁那年,林檀樱就在父母的陪伴下测出了单木天灵根。在平渊界这个地界,天灵根绝不超过五个,而现知的天灵根者,只要一开始活了下来,没有半途夭折,都成为了平渊界的大佬。而林檀樱作为一个穿越者,天灵根的资质,父母作为一派长老的资源供给,她相信自己绝对能成为下一个强者,然后呼风唤雨、笑傲江湖,坐收天下美男,享不尽的快意人生。

但林檀樱的美梦很快就破碎了。

在她十岁那年练气期大圆满准备筑基的时候,她的父母决定和她一起外出,去给她找炼器材料炼制一把命剑的时候,他们在仙剑宗不远处遭到了魔兽的攻击。如果不是她父母的师傅林檀樱的师尊,洪练尊者来的快,林檀樱的这辈子也要结束了。

林檀樱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场景,父母的血染红了她的衣裙。那是出门的时候,娘亲新给她做的云雾宝彩仙裙,仙气飘飘,穿在她的身上,更显得她娇俏可爱,惹得爹爹连连夸赞她是仙童转世。但粘上血的云雾宝彩仙裙却刺痛了她的眼,为了保护娘亲和自己,爹爹自爆了元婴,娘亲也为了保护好她,被魔兽围攻致死。

林檀樱从那时开始就再也不喜欢那些漂亮的小仙裙了,她的眼里只有她的梓归剑,那把用父母给她找来的陨星灵金炼成的命剑。跟随着她的师尊洪练真君修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有丝毫懈怠。

十岁筑基,三十金丹,百岁元婴,五百化神,千岁炼虚,又千年到了合体,不到四千岁就到了大乘期,离飞升只剩一步之遥。但林檀樱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飞升成仙了,在她刚到元婴期时,她的师尊就告诉过她,平渊界的灵气已然溃散,天梯崩塌,天道法则破碎,那些魔兽就是从破碎的天道法则外而来。

这些天外魔兽,性嗜血肉,毫无神志可言,庞大而又丑陋,它们的皮甲连金丹期的修炼者都不能突破,更遑论没有修真的凡人。魔兽所过之处,无一不是人间炼狱。但整个平渊界,又有多少能对抗这些天外魔兽的修真者,不过是疲于奔命,勉力支撑而已。随着近万年天道法则破碎的愈发严重,源源不断的魔兽涌入平渊界,平渊界将面临灭顶之灾。

而这是林檀樱不想看到的,她爱着这个世界,这里有她相依为命的师尊,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师姐,有出生入死的朋友,这里更是承载着她近四千年记忆的地方,是她第二世的故乡。

洪练尊者看着站在大阵中的女孩,道:“檀樱,你还是出来吧。让师尊来,师尊活的已经够久的了,不想活了,你还年轻,你还有机会”

檀樱是他看着出生的,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小姑娘。那么小小一点的女孩,已经这么快的成长成了这片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强者,他是骄傲的,又是那么的心疼。檀樱的天资心性是那么出色,只可惜命苦了些,小小年纪就没有了父母,只能随着他修炼,人刚比剑高的时候就随着他斩妖除魔,无一日停歇。

林檀樱十指翻飞,不断演算着,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周天星辰大阵,容不得一点差错,也绝对不能有,这是平渊界最后的希望了,成败在此一举。

“师尊,你知道不能的,你已经兵解成散仙了”林檀樱拒绝了她的师尊,她知道她的老头舍不得她,她也舍不得师尊,虽然他经常给她添麻烦,但她知道师尊是真的疼爱她。

“师尊,现在平渊界只有我一人达到大乘期大圆满。只有我在渡劫的时候献祭,利用周天星辰大阵,才能重塑天梯,仙界才能降下仙灵之气,涤荡魔气,修补此界的天道法则,阻止天外魔兽进入”而师尊也有机会重新飞升,不用经历每千年的散仙天劫,这是檀樱没有说出口的。

周天星辰大阵,以周天星辰为阵,可接引仙界无量混沌灵光,再以林檀樱为阵眼献祭,即可重塑天梯。

像这样宏大的阵法绝非一人可控,故平渊界所有的顶尖人物都齐聚于此。三个道修,两个佛修,两个妖修,两个魔修。此时此刻也不在区分什么正道魔道,能不能成功,能不能活下来,才是众人唯一关心的事。

风停了下来,林檀樱坐于阵眼,不断运行着功法,天地间的灵气向她一人汇聚而来,九位尊者也开启法阵助她吸纳灵气。不断的引入、压缩、炼化,轰的一声,最后的屏障突破了。

平渊界的天梯已然崩塌,故引不来九天神雷,此时引紫极天雷塑体,可兵解成散仙,但这不是林檀樱想做的。

林檀樱划破四肢及周身血脉,引自身精血入阵,道:“吾以吾身,献与诸天,承天以道,祈将仙灵”阵法不断地运转着,源源不断地抽取她身体里的血液及灵力。

九十九万颗极品灵石逐次耗尽破开成了砂砾,林檀樱只能不断地运转着她的功法,先天生灵诀及九品御龙诀。这是她的师尊洪炼尊者为她寻来的功法,可说是整个平渊界的至高功法,也是最合适她的功法,据说能够修炼到成神。

梓归剑上已积蓄着所有的力量,林檀樱握着梓归剑挥出这最后一剑,剑光直通云霄,一时间风起云涌,星辰破碎,日月无光。

“成了嘛?”一位妖修呢喃到。

“成了”林檀樱说道,她已经感觉到天雷的逼近了,只要过了这九天神雷,天梯就能重塑了,只是献祭就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及灵力,不可能在对抗雷劫了,希望师尊他们能用周天星辰大阵对抗天雷。

九天神雷不愧是渡劫神雷,威力非一般天雷可比,还未降下,其威势已然压得在场的众人不敢动弹。

第一道劫雷降下,林檀樱却连手指都动弹不得,估计这回要被雷劈死了。不知道死后是身死道消一无所觉呢,还是去转世投胎,还不知道下辈子能不能投个好胎,能不能修仙,有没有好的资质。或是回现代也是好的,虽然寿命短了,但是生活却更繁复多彩,也想念现代的各种美食和娱乐产品。

林檀樱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天雷灭顶的巨痛,却什么都未感觉到。睁眼,原来是一位佛修尊者为林檀樱抵挡了这第一道天雷。这位佛修尊者,林檀樱并不熟悉,只在师尊的介绍中听过。这位迦叶尊者是一位嫉恶如仇的佛修,并不常出现在人前,据说修为已满,快要成佛了。

“小友能为天下众生,舍生成仁,老衲何该助小友一臂之力。”吐出一口血,迦叶尊者对林檀樱道。

林檀樱看出这位尊者是真心希望她能活下去的,于是重新开始运转功法,开始修补破碎的身躯及干涸的丹田。

“我等也来助你”其他七人均飞身而上,为林檀樱抵挡其他七道劫雷。

洪炼尊者来到林檀樱身后,将雄厚的灵力灌注到她的身上“檀樱,你一定要渡过劫雷,师尊就剩下你一个徒孙了”自从唯一的徒弟死后,他与檀樱相依为命,再也经不起下一次伤痛。

林檀樱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死。

“檀樱,这最后一道雷劫必须你自己渡,师尊希望你能飞升成仙,好好活下去”洪炼尊者停下运功,飞身出了法阵,背对着林檀樱,实在不忍看着天雷对着林檀樱劈下。

林檀樱运起御龙诀,将半身转化成龙形,又手执着梓归剑,将先天生灵诀运转到最大。

最后一道天雷劈下,林檀樱看着梓归剑裂开,身上的法阵法袍一一裂开,天雷入体,经脉寸寸断绝,神魂也传来剧痛,真的要死了。

“汝可悔”似有声音传来,虽稚嫩却威严庄重,让人不禁生蔚。

死都要死了,有什么可后悔的。“生虽死,尤不悔”林檀樱道。

“好,汝既不悔,吾酬汝新生,入------世界------”

林檀樱还没有听清这个声音说的什么,光芒一闪,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2.

天帝登位已有千年,不说政通人和,但也称得上是位明君。天帝润玉乃是先天帝的庶长子,在嫡母的压迫及嫡子的光辉下,这位夜神大殿毫不起眼,任谁也想不到,最后是这位殿下登上了天帝之位。弑父篡位,囚禁嫡母,设计死胞弟,种种手段,不禁令天界众生胆寒。

可就是这么一位韬光伟略的天帝至尊,在情之一字上却吃足了苦头,这估计就是仙生艰难吧。

天帝陛下在还是夜神大殿的时候就有一位未婚妻,为水神长女。苦等四千余年,好不容易未婚妻出现了,又很快琵琶别抱,转投了二殿下的怀抱。

这位水神长女,乃先花神所出,名唤锦觅。锦觅仙子虽灵力低微,但姿容艳丽,娇俏可爱,本性纯良,与风光霁月的大殿下倒也相配。只可惜锦觅仙子心有所属,未婚失贞于二殿下,虽天界崇尚天性自然,礼法松散,但总归是大殿下的面子不好看。

大殿下不计前嫌,遵婚约举行婚礼,但终是被一场叛乱搅乱了婚礼。等陛下登基后,有心重新举行婚礼,结果新娘逃婚去了魔界,成了二殿下的魔后。进而引发了一场近万年都没有过的惊天天魔大战,那叫一个天崩地裂,天昏地暗。

七政殿里静悄悄的,唯有捧着书册奏章的仙侍仙婢往来,却也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像是怕扰了案上之人的清净。自天魔大战以后,这位天帝至尊的性情愈发清冷,无一丝人间烟火之气。

邝露望着璇玑宫的宫门有些出神了,自从被陛下册封为上元仙子授予清修府邸后,她就知道自己的情爱怕是这辈子都不能如愿了。她的陛下始终爱着锦觅仙子,即使现在锦觅仙子已经嫁给二殿下旭凤近千年,他们的孩儿都已五百岁了。她的陛下,爱的深沉,爱的绝望,这份情怎能不让她动心,只是陛下的眼里始终没有她。

“陛下,喝杯茶歇一歇吧”邝露放下手中的托盘,这是她唯一敢说出口的话,也是陛下所能给予的最大放肆。

润玉放下手中的玉笔道:“邝露,你不必如此。我既已封你为上元仙子,你就不必在做此等伺候人的活计”到底还是拿起茶盏喝了一口。“邝露,可是有事禀报?”

自从陛下放下心中情爱,化万物见众生太上忘情后,她与陛下之间也不在能像从年那样可以闲聊,只剩下公事禀报。至于是否真的太上忘情,只看案上的昙花就已知晓,不过是不能说出口,不过是不愿与她人牵扯罢了。

邝露束手回禀道:“陛下,花界自锦觅仙子之后,再无一人能修成掌百花之能,且锦觅仙子自复生以来,一直是凡人之躯,再也不能掌百花。花界的牡丹芳主等修为将将上仙,司花尚可,掌万物生长,却有所欠妥。”

提及花界及锦觅,润玉总是有所顾虑,道:“长芳主虽无掌万物生长之能,但千年来也算劳苦功高,无所错漏,并有百花令和时间花廊相助,花界之事无须担忧。”

花界自锦觅复生以后,已回归天界,只是到底不同。花界众人灵力低微,能够修成人形的仍是少数,且天性善良,无争斗之心,故无须多虑。何况锦觅与旭凤常居花界,派任何人司掌花界,都不能获得承认,何必大费周章呢。

润玉放下茶盏,准备继续批阅奏章,突然感到一阵异样袭来,是九霄云殿。润玉立刻飞身而出,直奔九霄云殿。

九霄云殿是天界最高的宫殿,乃是帝后与众仙上朝议事的场所,结界森严,非凡俗可破。九霄云殿的结界的动荡,亦引起了仙界众仙的注目。天魔大战虽过去了千载,但曾经的峥嵘岁月亦深深刻在了众仙的心理。

润玉刚到九霄云殿前不过半刻,仙界灵力出众修为高深的人物已来了泰半。

太上老君拱手道:“见过陛下,不知陛下可知结界动荡的缘由”

不等润玉回答,九霄云殿上方的结界已然破开,灵气动荡,天幕上似有一个破洞,天雷就从破洞中劈出。

“是九天神雷”上巳仙人惊呼道:“这九天神雷不过是凡人渡劫的天雷,怎么会出现在九霄云殿,怎么还能劈开结界,怎么还能------”

话音未落,又有一物从天幕破洞中落下,重重砸在了润玉的脚边,是一位女子。

此女子浑身血污浸染,衣发散乱,手中执着一把剑,剑身破碎,下半身却是龙形,龙尾上的鳞片均已斑驳脱落,显然受伤深重。

润玉从女子身上感觉到了血脉上的亲近,自父帝死后,天下唯他一人是龙。虽四海龙王也是龙形,但不过是水蛇水蛟修炼而成,血脉低微,与他并不能称作同族。但此女子身上的血脉之气,却叫他生出亲近之意,显然是一位同族。

天幕上的破洞还未收敛,又有金光降下,降在女子的身上。

“功德金光,是功德金光”如此浓厚的金光降下,连太上老君都不禁惊呼出声。

自鸿蒙初开,圣人得道后,万万年都没有功德金光降下,更逞论如此浓厚,此女子怕是不凡。

“舍身无悔,汝成吾道,吾心不忍,送汝异世,安兮悦兮”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可”

虽是一个字,但在场的众人都无法忽视。成仙久了,对天道的感悟越发浓厚,那声可字是此方天道的回答,看来这个女子确是异世来客,得天道承认,又有道德金光加身,想来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众仙的心悄悄放下一点。

润玉自登位天帝以后,与天道更为亲近,从那与此方天道对话的声音判断出,那道稚嫩的声音也是一方天道。天道的生成历久弥长,声音不该如此稚嫩,观女子历的天劫,想来天道应以成熟才是,怕是有所变故。

天幕在金光散去后合拢,九霄云殿的结界也在众仙的合力布施下恢复。

“陛下,此女子该如何处置”太上老君道。

润玉看着女子裙下露出的龙尾,微微合了一下眼,道:“此女子来历非凡,不可随意处置,不若先行安置,等她醒后再做处置。”

“邝露,带她去瑶光殿,招岐黄医官为她诊治”润玉吩咐完邝露,一挥衣袖,灵力落到女子身上,龙尾灵光一闪变作了双腿。

“是”邝露不敢耽误,急急将女子带到了瑶光殿,招来岐黄医官为她诊治,她伤的实在太重了。身上的血不停的流出,好似要流尽一般,气息紊乱,刚刚连真身都控制不住,露出来龙身。

岐黄医官是邝露最熟悉的医官,陛下多次受伤,都是岐黄医官诊治的,医术非同一般,整个天界中,只在老君之下。而此刻岐黄医官眉头紧锁,怕是此女子的伤势不容乐观。

岐黄医官喂女子吃下一味丹药后,道:“上元仙子,下官已稳定了这位仙子的伤势,只是这位仙子的伤势严重,全身精血消耗泰半,经脉尽断,且经脉中残存着天雷之力,还需太上老君的八宝金丹调养。况且看这位仙子四肢及经脉上的伤势,这是行的献祭之举,望上元仙子告知陛下。”

邝露点了一下头道:“我这就去禀报陛下”

邝露走出瑶光殿,到七政殿回禀润玉。“陛下,岐黄医官已为仙子诊治完毕,仙子的伤势严重,还需老君的丹药调养。”

“可,你自去老君处取丹药”润玉估计着女子的伤势,恐怕还需不少时日才能苏醒。

“岐黄医官可说此女子何时能醒”润玉问道。

“没有”邝露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告知:“岐黄医官说仙子四肢及经脉上的伤势是献祭造成的”

润玉一愣,道:“知道了,你且去吧。随后好好照顾那位仙子”

邝露注意到了陛下称呼上的变化,知道陛下这是上心了。毕竟那位仙子可能是陛下的同族,有一位能让陛下关心的同族,也是好的。

邝露从老君处取了丹药,让仙子服下后就出去了。瑶光殿地处整个天界的北边,早已荒废,故此处没有服侍的仙侍仙婢。那位仙子的身上满是血污,需要好好清理一下。

邝露端着水进殿的时候,那位仙子还是没有醒。邝露已经问过太上老君了,服下丹药后,最快也需七天才能醒来。

邝露为仙子脱去身上的血衣,一一擦去身上的血污,又穿上了干净的里衣。拂开凌乱的发丝,擦去脸上的血污,露出的容颜,不禁令邝露动容。

这个仙子可真漂亮,连邝露都不住动心。如果说锦觅是春华绽放,天真烂漫,那这位仙子就是秋华无边,温婉动人。这样的相貌,该是被人呵护在掌心里,如锦觅般不经世事,怎会经历献祭如此残忍的事。看手脚上的伤势,该是自己划得才对。

将所有的伤势都处理好,盖上被子,邝露轻声出了瑶光殿。

陛下命她好好照顾这位仙子,现这位仙子居于瑶光殿,何该找人来好好打扫整理。仙子有伤,她一人照顾难免疏漏,还需更多的人服侍才好。私心里,邝露也是希望这位仙子能早日苏醒好起来的。

七政殿里,润玉也在想着这么仙子。虽献祭造成的伤势颇为严重,但得道德金光护体,又得一方天道的感谢祝福和此方天道的承认,这位仙子来的地方怕是发生了重大变故。不得不说,润玉的心思缜密如斯,不过片刻,就将这位仙子的来历猜了个十之八九。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这部小说的情节让我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书友136
  2. 作者的文字非常流畅,场景描写十分细腻生动,让读者仿佛身临其境般沉浸其中。

    书友135
  3. 书中的人物鲜明,让人感觉跟他们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书友1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