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牧川这个名字的寓意(牧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牧川这个名字的寓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雨后红尘写的《末世:我实力强大,多几个女神没问题吧?》,主角是牧川。主要讲述了:【末世+储物空间+不圣母+杀伐果断+多女主】 在所有幸存者都不停东躲西藏,每天处在惊惧惶恐里瑟瑟发抖时,拥有系统的牧川却在到处猎杀,不断强化自己,拥有在末世到处横行,打爆一切的力量………

《牧川这个名字的寓意》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七月中旬,盛夏,烈阳无情的烘烤着大地,让人无法忍受的热浪不断的从地面升腾上来。

坐在阴凉处休息,满面疲惫,眼睛里全是血丝的牧川很困。

他已经四天三夜没怎么睡了,现在极为头疼、目眩、恶心、烦躁……

可他完全不敢心大的呼呼大睡,这几天里他只敢闭上眼,睡眠很浅的稍微眯上一会。

而且任何的细微动静都能让精神一直都处于极度紧绷里的他瞬间如同做噩梦一样的突然惊醒过来。

因为他正身处在末世。

准确的来说,他是被病魔带走之后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从天朝来樱花国留学的自己身上。

然而这个并不叫地球,叫蓝星的世界正在发生恐怖可怕的末日。

一颗陨石带着神秘病毒坠落,以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极快速度席卷波及全球,绝大多数人类都发生了突变异变,变得极度疯狂嗜血,只有进食本能。

并且对声音相当敏感,更有视觉,会攻击一切会动的生物。

当然在太阳升起之后,感染者会在不晒到太阳的地方躲避日光,所以每一栋建筑里都可能藏着感染者。

或许还不少,反而更加危险。

甚至只要引起感染者的注意,感染者的进食本能会大于一切,不会再畏惧日光,而且在黑夜里会变得更加的狂暴凶猛。

“系统,查看面板属性。”

牧川示意完也闭上了双眼,脑海里浮现出了很多的信息。

【姓名:牧川】

【年龄:21岁】

【力量(包括瞬间爆发力、肌肉强度等等):13】

【体质(包括括抗击打能力、耐力、免疫力等等):14】

【敏捷(包括反应速度、闪避、奔跑速度等等):17】

【感知(对自身四周动静,风吹草动等等非常敏锐):15】

【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身体健康的成年男性平均值为10左右。】

【现在宿主可用于分配的属性点为零。】

【宿主等级:LV1,升级所需经验:77/100。】

【系统商店:宿主等级达到十级解锁。】

作为穿越者,牧川自然带了个系统,不仅可以强化他的身体,还带了个初始就相当庞大的储物空间。

系统也赠送了他十点属性点。

他把四点加在了敏捷上,然后力量、体质、感知都分别加两点。

他主加敏捷就是他认为在末世必须要跑的快,面对攻击反应也够快,能够闪避,不会被打中……

现在他的身体素质就已经超过正常人不少了。

而且只要他不断猎杀感染者,不断得到经验值,提升等级,用点数强化自己,他会越来越强大厉害。

牧川也害怕自己会直接睡着,于是立马睁开双眼,看了看手表。

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他真需要尽快找个地方呆着,渡过让他感觉每一分钟都极为漫长的夜晚。

老实讲,阳光明媚的白天看不到一个人,像是死寂的世界都已经透着几分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之感,然而晚上才是真正犹如人间炼狱的群魔乱舞,大量感染者会到处猎食,非常活跃。

牧川慢慢的站了起来,拿着撬棍,这是他捡来的‘武器’,用的还挺顺手,上面也沾着一些干涸的血迹。

他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从背包里拿出两瓶矿泉水倒在自己的头上,想让自己昏涨的头脑更为的清醒一些,驱散一些要彻底放倒他的睡意——东京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便利店,他有搜刮过两三家,所以他现在完全不缺物资,用的很大手大脚。

而且虽然他有储物空间,但他还是在背着的双肩包里装了些物资的,不然万一遇到像幸存者营地这样的地方,他凭空摸出来东西肯定让人感觉奇怪。

然后牧川看着不远处的一栋又一栋民居,知道樱花国的一户建住宅大多是木质结构,不是钢筋混凝土,而且门窗几乎也没任何防护效果。

但因为时间和自身状态的原因,他已经不能再继续走了。

他选择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比较完好的民居,先绕着整个房子走了一圈,发现竟然没有任何破损。

在这个过程里,他也没感知到屋子里传来什么异样的动静,这才来到门口,扭动门把,无法打开。

他自然不打算破坏门锁,而是立马决定爬到二楼的阳台。

他身手极为敏捷。

来到二楼阳台,玻璃移门被锁死,窗帘也拉的好好的。

他以撬棍轻易的撬开玻璃移门,如果确认这里安全,那之后拿点大型家具来把这里堵上就可以了。

顺利的进了屋子里,牧川发现这里显然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

他迅速走到房间门后打开门,用手里的撬棍敲击着地面,发出‘咚咚咚’的连续声响,在寂静无声的屋子里回荡着。

紧接着牧川迅速退回房间里,握紧手里的撬棍,严阵以待,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只要这房子里有感染者,绝对会循着动静过来。

他心神紧绷,无比凝重。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足足过去十分钟,没有任何危险来临。

没有放松一丝警惕的牧川转过身,搬动一些房间里的家具挡住了玻璃移门,房间里一下子暗了下来。

他动作迅速的从背包里拿出强光手电筒打开,一下子骤亮,连在空气里翻滚的灰尘都能看的非常清楚。

“呼……”

睡意不断席卷而来,精神又处于紧绷状态的牧川越发的疲累了。

可他还是既不能睡也不能停下。

他还要彻底检查整个屋子,确定这个屋子里没有任何危险,那他才能稍微放心的在二楼眯上一会。

他不可能住一楼。

毕竟在二楼万一听到动静,知道有危险来临,他还有些反应时间,而且这种一户建的住宅楼梯都比较狭窄,他在二楼也算占据易守难攻的高处了。

而且如果搞不定危险,他还能跳楼离开,有个退路,不至于被彻底堵在屋子里,陷入走投无路的局面。

现在的他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拿着撬棍,万分谨慎,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间里。

2.

……

牧川在二楼仔细的检查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的危险,下楼来到楼梯转角平台这里,发现通往一楼的这一段台阶上堆放着几个餐椅,堵住了去路。

他把手电筒放下,慢慢的搬动,清除了障碍,下到一楼,转过头看向玄关,发现入户门后有不少家具抵着。

他眼睛一眯,立马意识到这里有幸存者的可能性不算小。

不过牧川心里有数,在末世,人心或许像太阳一样不能直视,遇到人很可能真不如遇到感染者。

他心里更为的警惕,当真如履薄冰的慢慢前行,来到了和开放式厨房连接在一起的客厅里。

客厅里能被堵的地方也全部被堵上了,密不透风也不透光。

现在非常的安静且闷热,又一动不动的牧川也立马听到从厨房柜台后面传出来的急促而又轻微的呼吸声。

这肯定是一个处于黑暗里,完全吓破胆,陷入极度恐惧里的幸存者——如果是感染者,早就现身扑上来了。

牧川脑海里一瞬间就有了个想法。

他最多睡眠很浅的眯上一会,漫长的夜晚不知道要极为频繁的醒来又睡多少次,很影响他的各方面状态。

但如果有人替他守夜,察觉到任何值得关注在意的动静就立马喊醒他,他可以精神不那么紧绷,稍微放心的睡一段时间,尽可能的充分有效的休息。

而且较为现实的来说,他的确需要一个能守夜的工具人,不然身处在危险随时都可能突然会来处境里的他怎么敢睡?!

当然他得看看是男是女。

他心里希望是女人,越柔弱反而越好,这样子才越依赖他,越需要他,才越不可能危害他!

他脑子转的飞快,立马用着低沉的嗓音说:“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在这里借住一晚,如果今晚无事发生,我也能活到明天,我会直接离开,如果你愿意露面的话,我或许可以给你一点点食物和水。”

最后一句话是为了把对方引出来。

如果对方在他眼里看来能当守夜工具人,对他真的有点用,他可以给一点食物和水,如果不能,对他没用,那就算他不缺物资,但他不是圣母,根本不会滥发善心。

说完这话的牧川看到从厨房的柜台那里,慢慢的探出了一张看起来比已经四天三夜没怎么好好睡觉的他还要憔悴许多的脸庞。

但还是能够看的出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美艳的女人,绝对的女神级别。

她似乎也很久没见到光了,有些无法适应强光,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然后整个人慢慢的彻底站了起来。

身高大概有一米七八左右,显得极为高挑,那双相当修长的美腿套着浅蓝色的牛仔裤,上围相当傲人,她低下头肯定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也让牧川光是看着都只感双眼像遭受了不小的震撼冲击。

现在她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手却在不停的抖着,像随时会掉落一样,这让牧川感觉既搞笑又滑稽。

“别、别过来!”

她虚弱的声音似乎因为深深的惊恐害怕而颤抖至极着,她当然害怕担心牧川会对她胡来。

如果他真那样的话,她要么不反抗的认命,要么第一时间用手里的水果刀自杀。

牧川则是打量着她,略微思忖会,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一袋真空包装的面包放在餐桌上,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来到了二楼的楼梯口坐着,关掉了手电筒。

没过多久,从寂静的黑暗里传来了那个女人的声音,“那个,您、您好,请、请问手电筒可、可以借、借我一下吗?我、我看不、不见……”

她敢来是因为在没有法律道德等等的约束下,这个男人并没有强行对她做什么,就已经能算是个有底线的人了。

而听到这话的牧川打开了手电筒,看到她拿着食物和矿泉水走了上来,坐在他旁边不远处。

她没和牧川交流,坐在那里细嚼慢咽的吃完,发现牧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牧川当然是装睡的。

他不可能直接信任这女人,至少得看看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她会不会做什么,必须得小心谨慎的测试一番。

这女人犹豫了下,起身走过去,把手电筒关了,然后她规规矩矩的缩到一旁。

时间不断流逝,黑夜似乎彻底取代了白天,外面时不时传来各种各样的动静,好像大量的感染者在肆无忌惮的到处游荡。

那不断响起了各种凄厉的吼叫声,让人听着心脏都会‘砰’‘砰’重重的加速狂跳着。

并且不能睡觉,精神还得时刻紧绷,时间流逝真的很缓慢,又身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真的任何突然的微小动静都能无限放大心中的那份恐惧和压抑。

就这样一直撑到翌日天亮,牧川打开手电筒的一瞬间,也看到眼睛睁的很大的那个女人受不了突然出现的亮光,迅速闭上了双眼。

然而又一夜没睡的牧川感觉头脑更加的昏涨,像他已经快到极限了,他快连动都不想动了,他更有点担心他会不会突然眼前一黑,就这么猝死了。

“我叫牧川,天朝人,你叫什么名字?”

“牧川君,您、您好,我、我叫羽濑川晴、晴香。”

樱花人称呼别人,一般都是姓或名后面加君、酱、桑之类的字眼。

“如果有任何值得注意的细小动静就立马喊醒我,如果你能做的不错,我可以给你食物和水。”

“好、好的,对了,您、您明天应该会离开这里吧?”

她一直使用的都是尊称,主动把自己的位置放的很低。

“怎么了?”

牧川不会表露出任何要带她走的意思,他要让她明白是她需要他,而不是他需要她做守夜工具人。

“我、我想和您一起走!”

羽濑川晴香就如掉入了河里,想要拼命的抓住可以看到的那根浮木,情绪仿若失控的拼命展现着自己的价值,“我是医学生,如果您、您受伤了什么的,我、我想我应、应该有点用……我还有驾照,我会开车,我还会……”

早已经对救援不抱任何希望的她心里明白,她呆在这里就是坐以待毙,哪怕不被恐怖可怕的感染者发现吃掉,她也会活活饿死渴死。

而听到她是医学生的牧川第一个想法就是他可以从她这里学习下很多简单的医疗各种技术,自己掌握住,也算多个本事了。

反正现在医疗设备、检测工具之类的肯定都用不上了,他不用学太过高深的。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故事场景变换多姿,宛如一抹缤纷的鲜花。

    书友190
  2. 小说流畅而又感人,如同一阵微风,轻抚着人的心灵。

    书友189
  3. 这是一本寓意深刻的小说。故事表达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价值观和道德准则。

    书友188
  4.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如同壮阔的乐曲,引人陶醉。

    书友187
  5. 这部小说,看完之后我感觉自己也变成了主人公的朋友圈。

    书友18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