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黄泉驿站小说(元开山)黄泉驿站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元开山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苗棋淼写的《我来自黄泉》,主角是元开山。主要讲述了:阴阳界,黄泉口,十三鬼门活人守。 提督狱卒锦衣候,往生驿站看山狗。 门神水仙夫子庙,红灯白幡绕街走。 这首漏掉了一句的鬼谣里,藏着一个惊天之秘。因为,我是我爷从黄泉里偷出来的孩子,所以,我还没出生就被卷进了这段江湖秘辛。为了破开缠在我身上的死局,我一次次出入极凶之地:荒冢问尸,流沙浮棺,九水玄坛,无生鬼门……无数次历经生死,终于血淋淋补全那最后的一句鬼谣。只是,那时我已经没法再回头了。…

《黄泉驿站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老年间儿,大户人家娶媳妇,都讲究个给新媳妇进门立规矩。

别人家规矩,无非就是三从四德;我家的规矩说出来都没人信。

我妈过门的时候,我爷把我爸我妈全都给堵在门口,直截了当的说道:咱家的规矩只有一条,就是不能生孩子。

你同意就把这碗里的东西喝了,再进我元家门儿。不同意,哪儿来哪儿去,我家不拦着。

想要上来说话的媒人,往碗里一看差点没吓昏过去。

那碗里是一条被棺材钉给钉透肚子的马蛇子,那马蛇子还没死,在一碗的血水挣了命的翻腾,两只爪子就像是小孩儿的手一样抓在碗边上,想要往出爬。身子却被棺材钉给挡在碗里怎么也出不来。

媒人气得浑身发抖:“姓元的,你作什么妖?这水喝下去,不得出人命啊?”

这一下,把在场的人全都整蒙了邻居都上来劝,我爷却虎着脸来了一句:“关你们屁事?你们要么坐下喝酒,要么都给我滚蛋。”

媒人,司仪被当面卷了脸,谁还能坐下去?村里人也说我爷那是欺负外地姑娘,一怒之下全都走光了,婚礼上就剩下了三个人。

我爸气得直哆嗦指着我爷:“爹,你给儿媳妇下绝子咒,这是要她半条命啊!我保证,不要孩子行了吧?”

我爷上去一下扣住了我爸手腕子,往身后一剪把人压跪在地上:“你媳妇是怎么来的?你心里应该有数。”

我爷一手压着我爸,一手把碗送到了我妈面前:“你喝不喝?”

我妈面无表情的端起那碗水,仰头喝了下去。没一会儿,就疼得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我妈疼得把手指甲都抓进了土里,硬是没吭一声。

我爸想要上去救人,却被按在地上动弹不了。

我爸连着挣了几次,把自己手腕子都快掰断了,我爷就是不肯松手。

几分钟,我妈吐出一口黑血疼昏了过去,我爷才撒开手,让我爸把人抱进屋里。

我爸,我妈就这么结了婚。

开始几年,他们三个人倒也相安无事,后来因为孩子的事情又差点翻了脸。

那天,我爸妈刚从外面回来,就被我爷黑着脸给拽进了里屋。

我爸一看见被我爷扔在炕上的药锅和已经敞开的柜子,就知道他做的事情让我爷知道了。

我爸跟我妈对视了一眼,干脆什么都不解释,双双跪在了地上:“爹,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瞒了你了。我想要个孩子。”

我爷一扬手把药锅里的东西倒在了地上:“是你想要,还是她想要?用女人棺材木熬药,藏个死人脑瓜骨,拜天灵盖都是谁教你的?”

我爷是在跟我爸说话,眼睛看的却是我妈!

我爸把我妈挡在了身后:“爸,你别管是谁教我的,我也知道,你心疼我,可我想要孩子啊!”

我爷怒极反笑,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妈:“你好大的本事啊!什么道道儿都想得出来。”

我妈跪在我爸身后一声不吭。

“这事儿,跟她没关系,都是我愿意的。”我爸把我妈推了出去,自己又跪在了我爷跟前:“爹,你就成全我吧!只有你出手,才能留住孩子。”

“为了让我出手,你们就用邪术逼我?”我爷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我们元家犯了术士的大忌,三代之后,必绝满门。这事儿谁也改变不了。”

我爸眼珠子也红了:“爹,当年我们元家犯忌,不是为了救人吗?凭什么?”

“闭嘴!元家的忌讳是你能说的吗?”我爷拍着桌子道:“你想要孩子也不能动邪术?”

“那孩子一生下来,母必亡,父必灭,两条命,换他一条命,你觉得值?”

“你媳妇是什么人,她究竟是来报恩的,还是来报仇的?你心里没个数吗?”

我爸仰起头来,眼泪哗哗往下淌:“爹,我不服。我们元家先祖舍生忘死,无愧天地。最后落了这么一个下场。”

“闭嘴!”我爷差点拍碎了桌子。

我爸却惨笑道:“我们元家究竟犯了什么忌,你比谁都清楚,可这罪过,到了你这说都不能说啊!爹,我是短命之人,再过几年我就得死。我走之前,豁上这条命也要跟老天掰掰腕子。”

“天不公,人不公,难道连地府诸神都不公吗?我不信!这个孩子我偷定了。爹,你当年的血性都哪儿去了?”

“我还能活几年啊?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元家绝后吗?”

“哎——”我爷被我爸说的愣在当场,眼睛里泪光闪动,好几次动了动嘴,可终究是没说出一句话。过了半天才长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步履蹒跚着回了自己屋,再没去管我爸妈的事儿。

从那之后,我爸我妈也就不再瞒着我爷了。

我妈天天用死人棺材木熬药,我爸也把藏在柜子里的那颗死人脑瓜骨拿了出来。

我爸先是在墙上镶上了一道上锁的铁门,又在门前摆上了一个供桌,把脑瓜骨摆在了桌子上,一天三炷香的拜那颗死人脑袋。

那之后,没多久我妈就怀孕了,他们两口子高兴坏了,我爸走路都哼小曲儿。

我爷也对他们的事情不闻不问,脸色却是一天比一天难看。

到了我妈临盆那天,我爸把家里的门全都给锁了个严实,我爷却一脚踹开了大门,守在炕沿边上,等着我妈临盆。

我爸想拦着我爷,可他还得给死人骨头磕头。想了半天只能跪下给我爷磕了一个头:“爹,看在父子情分上,你出手救救你孙子,他能不能活命就看你了。”

我爷看都没看他一眼,就那么背着手站在屋里。

我妈在炕上一声一声的惨叫,我爸一个劲儿的磕头,谁都没去看我爷。

谁也不知道,那时候我爷究竟是干了什么?

只知道,他当时一声都没出,就像是人没在屋里一样。

三个人一直折腾了几个小时,我妈忽然没了动静。

我爸的脑袋都磕出血了,还不见死人骨头后面的铁门上有动静。

“求你了,你出来吧!”我爸像是疯了一样哭着往给地方磕头,铁门那边忽然传来咔嚓一声巨响,门上的铁锁崩成了几节。

两扇铁门忽然崩开,猛烈阴风从门中暴卷而出,摆在桌案上的骷髅,在阴风推动之下向前划出了半尺,七窍之中鲜直流。

“成了!”我爸一下站了起来:“我有儿子啦!”

我爸转身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从布帘子后面伸出来了一只人手,对方一下子扣住了我爷的手腕,发黑的五指全都抓进了我爷的肉里。

那只手像是要拽着我爷,不让他动弹。

我爷猛然一下往出探出去半个身子,伸手抓起了桌子上那颗带血的骷髅,回身钻进布帘子跳到了炕上。

帘子掀起来的那瞬间,我爸正好看见一个穿着血红色长袍,手里抱着一个婴儿的女人,坐在我妈的肚子上。

“滚!”我爷二话没说,抡起死人脑袋就往那女人的身上砸,硬生生把那女人逼到了一边,我爷趁机一把抢过婴儿扔在炕上,掐着那个女人脖子,撞碎了窗户跟她一起落进了院子里。

我爸小心翼翼的抱着新生的婴儿,坐在我妈身边:“媳妇,我们有儿子了。你快起来看看,他眼睛长得多像你……”

我妈睁开眼睛看向婴儿时候,我爸却盯着我妈的脸愣住了。

我爸忽然惨叫一声,放下手里的孩子发疯似的跑了出去。那天晚上,很多人都看见我爸疯了,光着一只脚跑出了村子再没回来。

村里人以为我家出了什么事儿,就都往我家这边赶,等他们到了,我爷已经抱着我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妈难产死了,当时帮着抬棺材的人,都说那棺材轻的像是纸一样,里面不像是有人。

从那以后,我爷带着我,靠给十里八乡做白事、扎纸人生活,绝口不提当年发生的事情,也没带我妈坟上烧过纸……

2.

从我记事儿起,我就觉得我爷做事奇怪。

我爷总是深更半夜背着一个麻袋偷摸儿往山里跑,我爷装好的麻袋,得有一人来高,虽然麻袋里面被装的鼓鼓囊囊,往起一拎着却只有那么一点分量。

我一直好奇我爷麻袋里装的什么?却怎么也解不开他捆麻袋的绳子。

我有心拿刀往麻袋上划个口子看看,可我爷看麻袋看得太紧,我总是找不着机会。

我问了他几次,我爷才告诉我:那是给一个朋友烧的纸钱。

我爷从来不去给我妈烧纸,还能去给别人烧纸?而且,他每次回来身上都看不见纸灰儿,倒是满身的土腥味儿。

我爷这是上山刨土去了?

后来村长领着警-察找到我爷,我才知道,我爷究竟干什么去了。

村长说:有人看见我爷悄悄往我妈坟里埋麻袋,以为那里面藏了什么好东西,就把坟给盗了。

结果,盗墓的三个人当场死了两个,还有一个吓疯了,一个劲儿喊:“有鬼啊!红衣服女鬼。”

我爷被气得脸色发青:“那仨人死了活该,找我问什么?”

村长说:“你家坟里咋埋了那么多红衣服纸人?纸人身上绑着铁链子不说,眼睛里还钉着钉子。”

“你没事儿把自己儿媳妇的坟刨开,就是为了往里埋纸人啊?你不能是又玩啥邪道儿吧?”

我爷是一点面子没给村长:“我乐意,你管着了?埋纸人犯法不?”

“你这么爱管事儿,回去给剩下那人准备套寿衣,他今晚就得死。”

村长被我爷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从我爷这儿也问不出来什么?只能就这么算了。

他们一走,我爷就扎了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纸人,扔在炕上了。

我睡到半夜一睁眼睛,就看见身边躺着个纸人,马上就吓精神了。

我跟我爷说:“你能不能把纸人扔别的地方去?”

我爷却拿鬼吓唬我,说是:“半夜有鬼抓小孩,我把纸人放你边上,小鬼儿来了就抓他不抓你了。”

我还真让我爷给吓着了,乖乖躺在纸人边上睡觉。

就在我爷放纸人的第三天晚上,我睡到半夜忽然听见一阵像是有人用手指甲挠炕席的动静。

我吓醒了之后都没敢睁眼睛,生怕像我爷说的那样,看着小鬼儿来抓人。

我憋着气等到动静没了,才悄悄睁开眼睛。

我看见,我爷扎的那纸人,像是从炕上爬出去半截,两只手撑着地面,双脚勾着炕沿,悬在了半空里。

我吓得从被窝里钻出来,才发现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炕上,一只脚压着纸人的后腰,把纸人中间都给压扁了。

我还没说话,我爷就一瞪眼睛:“你睡觉咋这不老实,把纸人都踢地下去了,赶紧睡觉。”

我被我爷吓得不敢出声,乖乖躺回了被窝里,却听见我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行,得换别的招儿。”

第二天一早,我爷就上山鼓捣树去了,一连折腾了小半个月,才在我家房前种了六棵白杨,屋后种了六棵垂柳。

外面人都说我爷老糊涂了,谁不知道,房前不栽杨,屋后不种柳,这闹得是哪一出?

我爷不仅没听人劝,还杀鸡倒酒的迎了那十二棵树,说以后跟十二棵树就是一家人了。

那天,我爷还定了一条规矩:以后找他出白事儿,别的纸活儿你随便买,童男必须用我爷带过去的纸人,要不然,白事儿爱找谁办,找谁办,他肯定不伸手。

为了这事儿,我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敢抬头看人,太丢人了,跟十来棵树做亲戚,还硬抢了人家一个纸人生意。这办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我没想到,那几棵树就像气吹的一样,几年的工夫就长大了好几圈,把我家前后墙都给挡上了,到了夏天,树上的知了吵得人脑壳子都疼。

我总埋怨我爷,没事儿种那么多树干嘛?挡光不说,还有知了叫唤。

我爷看我不高兴,就哄着我说带我出去吃席,我本来还挺高兴,结果,去了才知道他是带着我去给人办白事儿啊!

我一脸不情愿的跟着我爷到了东家门口,东家把我爷拽到了一边,小声说道:“我知道您老的规矩,只要出白事儿,就必须用你带来的纸人。”

“咱家已经定了纸活儿了,童男童女都全……你看,你就带来了一个童男,这不还少一个?这纸人能不能不用了。纸活儿钱我们照给。”

我爷脸色一沉:“我的纸人从来就不要钱,你家要是不用我的纸人,我转身就走。你家白事儿随便找谁出都行。”

东家陪着笑脸道:“一个纸人也不值钱,而且,您老还不收钱。为了这点事儿,还得罪了卖纸活儿的同行,这也不合适啊?”

我爷沉着脸道:“十里八乡哪个卖纸活儿的敢跟我叫板?老子,站他家门口咳嗽一声,他家纸活儿就能把他抬出来,把他嘴给抽歪歪!”

“你去告诉那卖纸活儿,就说你家白事儿是我办的,你看他怎么说?”

东家没办法只能去找了那卖纸活儿,结果那家卖纸活儿的人当场就跟东家翻了脸“你找元老爷子办白事儿,怎么不早说!”麻溜的抱着他扎的童男走了。

我还问我爷:“那家怎么走了?”

我爷笑呵呵告诉我:“咱家纸人做的好,他比不过咱家,不好意思了呗!”

我爷说话的时候,只当是在糊弄小孩,自己都没往心里去,我却留上心了。

我悄悄瞄了我爷几次,才发现我爷扎的纸人,比那家的“童女”高了一大截,也胖出来好几圈。

那家纸人瞪着一双空眼珠子,没点眼睛。我爷却给纸人镶上了玩具眼珠子。他扎的纸人要是往那儿一放,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真人。

我回去之后就在琢磨,我爷这纸人怎么跟别家不一样呢?

琢磨好几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趁着我爷不在家,把纸人给搬了出来。

我掀开纸人衣服一看,就更傻眼了。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我想睡觉,但是又想看完这本书,我果断选择看完。

    书友244
  2. 作者用心之笔,为读者勾勒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书友243
  3. 真实的情感出现在小说里,让人感觉到作者非常用心。

    书友24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