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虞挽《虞挽歌是圣女重生的小说》最新章节阅读_(虞挽)热门小说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王甜甜写的《错抱魔修大腿后我逃了》,主角是虞挽。主要讲述了:虞挽是话本中资质低劣的三师姐,剧情不仅安排她遭同门欺辱嘲讽,还要被男主挖灵根剔仙骨,死无全尸。 为了能活到最后一集,她得卷起来,拒绝摆烂,不做恋爱脑。 日日夜夜想倒追的大师兄也不香了,和小师妹的日常争宠戏码也不玩了。 体修,符道,灵宝法器,灵根筑基,虞挽卷得花样百出。 自此,宗门众人奔走相告:废材三师姐的头痒了,好像要长出脑子了! 虞挽:…… —— 豁,眼前这高岭之花少年,不就是开局就甩了她三十戒鞭的正道好天骄男配——掌殿师兄裴翎吗? 这大腿虽狠但粗啊,有利她的飞升进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裴翎:三师妹,我们仙魔灵修可好? 虞挽:??? 入错穴,还被虎子馋上了。 头没痒,但疼。 后来,宗门众人又奔走相告:长脑的三师姐惹不得,灭道宠妻的魔修师兄更说不得。…

《虞挽歌是圣女重生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虞挽,你可认罪?”

清元宗执法殿内,莲雾仙尊清婉的嗓音响起,一张美艳的面庞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虞挽跪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此时的她不仅忽略了施加在身上的威压,就连方才的问话也忽略掉了。

面对审讯本该气氛紧张,虞挽却陷入狂喜之中。

因为就在刚刚,虞挽惊喜的发现,束缚她的剧情之力突然消失,她终于能掌控自己的身体了!

自幼时起,虞挽便知道她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一个爱上男主江御白,对他爱得死去活来并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狗血虐文女主。

自那一刻起,她便一次次尝试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但在剧情之力的束缚下,她无法掌握自己的身体,只能如傀儡一般按照书中的剧情行事。

就在她拜入清元宗遇见男主江御白的第一眼,她就不受控制的喜欢上了他。

如书上所说,正是那桃花树下的惊鸿一瞥,让她对仙姿俊逸的江御白一见钟情。

江御白是莲雾仙尊的大弟子,也是玉雪峰的大师兄。

他以剑入道,又是天生剑骨,手持三尺青锋剑惩恶扬善,除魔卫道,在仙门十九洲颇具盛名。

当时的她看着江御白那双如皎月般清亮的眸子,也曾怀疑过她知晓的那些剧情究竟会不会发生。

直到江御白青梅竹马的白月光苏棠拜入莲雾仙尊门下,成为他们的小师妹,一切果真照着书中所写的剧情发展。

苏棠出现后不久,宗门所有人都喜欢这位容貌出众笑容甜美的小师妹,苏棠成了宗门团宠,而她是万人嫌。

甚至所有人都觉得她在欺负苏棠,说她阴险恶毒,对她冷嘲热讽。

她也开始被各种虐身虐心。

就在前不久,她还因为江御白的几句话,几分从未给过她的好脸色取了心头血做药引,为他的白月光小师妹解毒。

妥妥狗血虐文的经典剧情!

而接下来的剧情中,她不仅要被取血还要被挖灵根。

最后连她修出的仙骨都要被剔除,换给这位白月光小师妹苏棠。

直到她神魂俱灭,死无全尸,男主江御白才幡然醒悟,发现她才是他深爱之人。

你以为狗血剧情到这就完了?

不!还没完!

千万不要低估一个虐文女主的生命力,她比任何人都要顽强!

不仅吐血一缸不会咽气,就算被虐身虐心三千章魂飞魄散,也能被复活!

只因复活女主之人是书中的隐藏反派大佬,男主便怀疑两人早有私情,再虐女主八百章!最后欢天喜地在一起。

这剧情简直把觉醒意识后的虞挽给震惊了,凭什么以后的她要在被虐死去活来后还能和江御白相爱。

脑子没病吧!

话本中的她温柔沉静,无论是受了委屈被误会,还是被男主厌弃斥责虐身虐心都只会默默承受,从不多做解释。

而知晓自己以后将经历什么时,虞挽觉得她没有道心破碎,生出心魔就已经是好的了。

现在的她可没什么好性子,唯有一腔怒火,甚至忍不住想要骂几句。

如此狗血离谱的剧情,没个八百年脑瘫还真写不出来,虞挽就没看过这么难看的话本子!

她没有受虐倾向,麻木等待着被虐的无助与绝望她再也不想经历,为了一个男人死去活来,她觉得一丝都不值。

一句话,这虐文女主狗都不当!

好在刚才她终于摆脱剧情之力的束缚,虽欣喜不已,但眼下的情形却不太妙。

“虞挽,为师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可认罪———?”

再一次问话,莲雾仙尊的眼底划过一抹不耐烦。

虞挽抬头,看向大殿上首端坐着的三人。

正中间鹤发童颜的老者是执法殿的执法长老,左侧长眉若柳的美艳女子正是她的师尊——玉雪峰峰主蓝莲,被人尊称为莲雾仙尊。

坐在右侧面容肃穆的玄袍男子,是清元宗最年轻的内门长老,负责管理内门之事。

而寻常弟子犯错只需来此领罚,弟子间发生争执也无需长老出面决断,皆是由执法殿的掌殿负责判罚的。

想到这位不在场的掌殿……虞挽有片刻的怔神,却很快收起了心思。

她蹙了下眉心,眼前的阵仗提醒着她,当下她怕是不好脱身。

她握紧手指想要起身,却被执法弟子按住了肩膀,只能跪在地上回答:“弟子不认罪,也未将小师妹推下暗渊。”

虞挽的声音不卑不亢,语气带着十足的坚定,这种态度一点不像是在撒谎。

而聚在殿外好奇看热闹的内门弟子在听见“暗渊”二字后,皆变了脸色。

暗渊位于修仙界北域边缘与凡人界交界处,是修仙界四大危险禁地之一。

暗渊之下不见天日煞气横生,无法窥探全貌,修者进入其中,很难活着出来。

气氛凝滞片刻后,执法长老浑厚严厉的声音响彻大殿:“虞挽,你说不认罪,但你被同门师兄指控,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又该作何解释。”

话落,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了苏棠和江御白身上。

两个人,一个是受害人,一个是证人。

此时的苏棠,虽面色惨白却愈发楚楚动人。

正如无骨的菟丝花一般虚弱的靠在江御白身上,又似受惊的小鹿眼中带泪可怜的望着江御白,像是在无声的求助。

江御白心下一软,转眸看向虞挽厉声指证:“虞挽,在师尊和长老面前,你休要狡辩。”

“我亲眼所见是你将小师妹推下暗渊,当时小师妹还撕掉了你衣袍的一角,你还敢说不是你!”

一旁站着的二师兄顾恪也跟着附和:“三师妹,小师妹她心地善良,你身为师姐却一次次害她。”

“若非师尊察觉小师妹魂灯微弱,及时赶来将小师妹救出暗渊,小师妹已经被你害死了。”

“如今小师妹的灵根被暗渊下的煞气蚕食受损,就连师尊也因此受伤。”

“当年是师尊看你可怜将天资平庸的你带回宗门收做亲传弟子,师尊受伤,你对得起她吗?”

2.

虞挽扯动唇角,就是这么被扣了一顶大帽子。

她淡淡的看了顾恪一眼,只觉得她这温润端方的二师兄实在配不上他的名字。

“二师兄取名为恪,意在谨慎恪守,可二师兄现在言辞凿凿,真的有看清楚是我将人推下去的吗?”

“当时二师兄和大师兄只看得到我的背影,怎么就认定是我动手推的人?”

“再说,我一个未筑基的炼气期,又是如何将一个结丹后期推下去的?”

顾恪一怔,一时间竟接不上话。

他看着虞挽,往日的三师妹总是像跟屁虫一样跟着大师兄,与自己少有交流,他还是第一次听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可若真不是她将小师妹推下去的,小师妹还能自己跳下去不成?!

虞挽没再理会顾恪,看向上首方向:“不管师尊和长老信不信,苏棠不是我推下暗渊的,而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此话一出,整个执法殿炸开了锅。

一众弟子小声议论,言语间皆是对虞挽的嘲讽指责。

暗渊是什么地方,又有哪个傻子会自己跳下去还因此伤了灵根,险些葬送性命。

无疑,所有人都认为虞挽在撒谎。

江御白眸色沉沉,他没想到虞挽连这样的鬼话都说的出来。

他与苏棠青梅竹马,最是了解苏棠的性子。

她柔弱胆小,幼时与自己一起掉下山崖受了惊吓,也因此时常陷入魇中,又怎会自己跳下去。

少年怒极反笑,语气多半是厌弃:“虞挽,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来陷害你,你就不怕师尊和长老对你搜魂吗——”

搜魂术能查探修士的记忆,还原事情原委,只是此术极为伤害灵识,被搜魂的修士几乎都成了傻子。

没成为傻子的,是因为被搜魂后死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有人使用搜魂术查看修士记忆。

除此之外,唯一能证明是不是谎言的天道誓言,只有元婴境以上的修士才能立誓。

虞挽连筑基期都不是,根本无法自证。

这时,听到“搜魂”的苏棠,眼底划过一丝慌乱。

抢先虞挽一步开口虚弱的说:“大师兄,被搜魂之人性命难保,我已经伤了灵根,不能再让师姐丢了性命。”

“而且,师姐她并非是故意的,师姐只是不喜欢我,我也不怪师姐。”

这番话愈发显得苏棠单纯善良,温软无害,虞挽更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恶人。

“苏师妹人美心善,被害成这样居然还在帮虞师姐说话,真是人善被人欺啊!”

“早就听说玉雪峰的三师姐心思歹毒,欺辱同门小师妹,如此恶毒之人不配为亲传弟子。”

“据说她是孤克六亲的命,还害族人被灭,若非莲雾仙尊,就她那拙劣的四灵根资质,顶多做个外门弟子!”

“残害同门依照门规戒律可是要废修为毁灵府,逐出师门的!”

“别忘了咱们宗有一种秘术,可用同属性灵根修补另一个人的灵根!”

“苏师妹是单系水灵根,虞师姐的四灵根就包括水灵根,这岂不正好?若不修补灵根,修为可就再难精进了!”

……

虞挽感受着众人的敌意,澄澈的眸子暗了暗。

她虽然知晓了剧情,但还被苏棠这一番言语给恶心到了。

还有这些指责嘲讽她的人,不仅没长脑子,心肠也够坏,都巴不得她被挖灵根。

但归根结底,若不是江御白作证一口咬定是她将人推下去的,也不会有现在这一出。

唯一能证明她清白的搜魂术确实会重伤灵识,她也的确有所犹豫,而且师尊蓝莲是不会对她用搜魂术的。

世人称颂莲雾仙尊为活菩萨,若她对自己的徒弟搜魂,传出去岂不败坏名声。

而话本中的剧情正是她无法自证,只能被定罪挖去灵根。

毕竟修真界弱肉强食,拜高踩低,以实力为尊。

苏棠又是天资极佳的单系水灵根,她一个拙劣四灵根自是比不了。

宗门也不会看着一个有望成为天骄的弟子无法继续修炼。

虞挽知道被挖灵根后并不会死,只是没了灵根只能被迫修体,因为只有体修无需灵根也能修炼。

话本中她也确实成了一名体修,整日炼体锻骨骼,后来还修出了仙骨,才有了剔骨的剧情。

虞挽不愿失去灵根,毕竟苏棠是自己跳下去的。

她知晓剧情,知道苏棠宁愿伤了灵根也要跳下暗渊,不是笃定她会被挖灵根,而是知道在一方秘境中,有一朵稀世罕见的灵植——圣灵花。

圣灵花可修复修士受损的灵根,正是有了宗门和圣灵花的双重保障,苏棠才敢冒险设计陷害。

此时,莲雾仙尊已经与两位长老心神交流了一番,并给虞挽定了罪。

在修真界,强者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给一个弟子定罪其实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想定便能定。

凡人界怨死的人更多。

……

莲雾仙尊目光落在虞挽的身上。

“虞挽,你残害同门不知悔改,罪不可赦,依门规戒律当废修为毁灵府,再逐出师门。”

“但你毕竟是为师的弟子,也怪为师没有教导好你,事已至此,为师不会将你逐出师门。”

“方才也与两位长老商议,你的修为灵府皆可留,只需你配合你的小师妹修补灵根。”

听闻莲雾仙尊的话,众人并不感到意外,反而对判罚结果十分认可。

修者以灵根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炼,所转化的灵力储存在灵府内。

灵根没了不是最可怕的,起码可以改为修体,或者塑造伪灵根。

伪灵根虽说只能修到结丹便不能再提升境界,但在众人看来四灵根的虞挽怕是一辈子都结不了丹。

而灵府毁了,就真的成凡人了。

还是凡人中的废人,怕是连百年都活不了,这怎么看都是虞挽赚了。

同时又感叹莲雾仙尊实在是心善,竟还准许虞挽继续留在玉雪峰,换个人必定直接清理门户了。

虞挽在心底叹气,果然是和话本中一样的剧情,连师尊的话也一字不差。

可她不认命!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真实、感人的故事,让人忍不住流泪。

    书友282
  2. 读完这本小说,我觉得我可以写出比莎士比亚更好的作品。

    书友28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