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大宁异姓王 小说(萧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大宁异姓王 小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莫小旗官写的《第一异姓王》,主角是萧禄。主要讲述了:“世子,您压到我头发啦!” 萧禄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床上竟然有一对如花似玉的双胞胎?! 亲爹是手握五十万大军的藩王?! 他本来可以做个纨绔子弟,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奈何天天说他有脑疾! 这是一个败家子,发愤图强,带领淳朴的劳动人民大搞四个现代化的故事。…

《大宁异姓王 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世子,您……压到我头发啦!”

庆国,凉州。

新阳王府内。

萧禄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

“这……这是哪?我是谁?”

萧禄,本是华夏最年轻的军医,最富盛名的武器研发专家。

“姐姐,世子的脑子不会……真的坏了吧!”

一个娇羞妩媚的声音在萧禄耳边响起。

萧禄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猛然间发现自己脱了个透彻。

床榻上跪着两个妙龄少女,分别用一双勾人的丹凤眼担忧的看着他。

两个妙龄少女,长的一模一样。

竟是一对双胞胎!

这一对绝色少女一身薄纱,与其说有所遮挡,却更添了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感。

两双白皙无瑕的腿明晃晃的,身材更是绝妙,再看那张巧夺天工的脸更勾人心魄。

姐妹两人年纪虽小,但是身体发育的挺好。

“你们两位是谁?”

前世,萧禄一心都扑在科研上,一生都在为人民谋福利,为国家建设做贡献,还是一条单身狗。

眼前这两位绝色的尤物,比前世的一线明星还要美,他差点就要把持不住。

“世子,我们是您的暖房丫鬟啊,我是姐姐大双儿,她是妹妹小双儿!”

“世子,陛下虽然有旨,让您择日进京,入崇文馆修学!但是……但是您也不必被吓成这样啊?”

姐妹两人紧张的大眼瞪小眼。

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

“崇文馆?那是什么地方?”

萧禄刚穿越过来,脑海里没有一点关于前身的记忆,连自己的名字还是两个丫鬟告诉自己的。

“世子,崇文馆那可是皇子才能去读书的地方,可世子您可是斗大的字不识一个!让您去崇文馆读书,还不如杀了您呢!”

小双儿贴心说道,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显然是替萧禄感到委屈。

“既然是皇子才可以去读书的地方,为什么要让我去?”萧禄问道。

“可能是圣上想把定宁公主许配给您,这样您就是驸马爷,自然有资格入崇文馆读书。”小双儿嘟着嘴猜测道。

“妹妹,不要胡说!世子现在的处境可是非常危险!”

“咱们王爷战场负伤,至今昏迷不醒,生死未卜!陛下早有削藩的打算,世子此番进京,恐怕就要变质子了!”

大双儿还是要比妹妹成熟稳重一些,她暗自叹了一口气,满眼的担忧。

世子。

新阳王府。

削藩。

崇文馆。

……

刚穿越过来,就面对这么一个烂摊子,萧禄感觉头大。

头疼,实在是头疼!

大小双儿看到萧禄的表情,就一阵心疼,想着有什么办法能哄世子开心起来。

“世子,要不……要不您把我们姐妹收了吧!”

“对呀,世子,反正……反正我跟姐姐早晚都是你的人!这样你就能开心一点了!”

姐妹俩对视一眼,都互相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羞涩,俏脸更红了。

“还有这种操作?”

“先不想那些乱七八槽的处境了,要不……先把这两个丫鬟收了再说?”

萧禄闻言,喉咙都有些发干了,他可是一个姑娘的手都没摸过的单身汉啊。

这一下就来两个?

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双胞胎身上的香气扑面而来,萧禄心猿意马。

他心想,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就要扑上去。

此时。

“世子,咱们王爷又咳血了!你快去看看吧!”

门外,传来门童通报的声音。

萧禄一惊,伸向大小双儿的魔爪,从半路收了回来。

“走,快带我去看看。”

萧禄从大小双儿的嘴里得知,自己这个世子虽然混蛋,但是总不能至自己亲爹的生死不理吧。

大小双儿大感松了一口气,忙帮着萧禄整理衣冠。

新阳王,萧启昇的卧房。

床前围的医师不少,可没一个面色好的。

“老王爷现在这情况已经回天乏术了,大家伙想想办法让王爷减轻些痛苦,走的舒服些吧。”

萧禄上前,见萧启昇此时已是面无血色。

胸口有一处明显的箭伤,伤口已经感染了。

放在后世,萧启昇的伤虽然看起来严重,但也只是外伤,只要及时治疗,个把月就能痊愈。

但是这个年代,没有青霉素这种抗生素,伤口感染就意味着只能躺在床上等死。

“大双!小双!”

“我爹这病有救!”

萧禄前世就是华夏最好的军医,战场上最多的就是各种外伤,要是有一剂青霉素下去,保管老王爷恢复的活蹦乱跳的。

萧禄放声大笑。

这一声笑,把周围人都吓了一跳。

这些天发生的事他们也知道一些,都以为这萧禄傻了。

“世子殿下的脑疾可能又犯了,亲爹病成这样了,亏他还笑的出来!”

那些医师纷纷皱眉,大小双也是因为萧禄的唐突,眼神尴尬的乱晃。

“世子殿下,这些都是凉州最好的医师了!要不先给您瞧瞧脑疾吧!”

萧禄急道:“去,收些发霉的食物来,要快!”

“什么?”大小双儿根本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不知道这世子又受了什么刺激。

旁边一个医师叹了口气说道:“世子殿下,王爷已是大渐弥留,早无回天之力了。”

“世子若真是孝子,便莫添麻烦,让王爷舒服些走吧。”

萧禄起身说道:“我添麻烦?你们没本事治好我爹的病,拿钱走人便是!”

“我等没本事?世子是说我等没本事?”

一个年迈医师气的都要笑出来。

“世子,这位是大庆最著名的医师张讳先生。”

大双儿连忙说道,生怕萧禄再语出惊人得罪了大贤。

“哎,若非老王爷对我等有恩,我等根本不会在这。”

另一名医师摇了摇头说道。

“你们有本事,我爹的病早便好了。既治不了就别耽误病情了。这病,本世子能治!”

“你?”张讳一捋自己的白须,显然根本不把萧禄放在眼里。

“不是在下夸口,这世上,我张某人不能医的病,便再无人可医!大罗神仙来了,也无良策。”

萧禄不屑的呵呵一笑:“老先生,是没听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世子,我早就听说你受了刺激得脑疾,老夫暂不与你计较,送老王爷走后,我再治世子的脑脑疾。”

脑疾?这老家伙是在骂萧禄脑残!

“你丫才有脑疾!”

“我只需十五日,我爹的病自会好转。”

萧禄肺都炸了,张讳显然是已经把他当成疯子了。

这时那张讳非但不气,反而笑道:“无知者无畏啊。算了,既如此,我等便去了。世子殿下,另寻良医吧!”

“若老王爷走了,你可别忘了叫我们再送他一程。”

萧禄冲着他背影喊道:“你比我爹先走!”

大小双儿连忙去拦住那些医师,不断说着好话。

可这萧禄非但不帮忙,还呵斥道:“一帮老朽罢了,由他们去!”

那些医师一听这话,一把将大双小双推开跨步出门。

在萧禄还能听到的距离,便忍不住说道:“老王爷怎么生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哎,这新阳王府完了……”

大小双儿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世子殿下,他们走了,老王爷这病怎么办啊。”

“急个屁啊。按我说的做,找些腐烂的食物来,馒头、面条、水果都行。”

小双儿说道:“世子殿下,若是饿了,我去叫后厨送些饭菜来……”

“我只要腐烂的,最好是长毛的!来不及解释了,快去准备吧。”

小双儿还想说什么,可大双儿却拦住她。

“妹妹,先按世子殿下说的做。”

大双儿担心的是,世子受的刺激不小,怕这病情加重。

就都顺着他便是了。

“老王爷命不多时,世子的脑疾又更严重了,这可怎么办啊!”

姐妹俩正在担心的时候。

王府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传报。

“世子,不好了!”

“不好了!有人带兵闯入王府了!”

2.

“世子,刘历带兵来了!”

新阳王府,门口。

“刘历?又是谁啊!”萧禄问道。

“凉州牧,您未来妾室刘娥的亲爹。王爷受伤了,许是来探望的,更有可能想趁机向世子表忠心!”

大小双儿扶着额头,完了,完了,世子连自己的老丈人都不记得了。

要知道,世子过去跟刘娥的感情可是极好!

“哦?我还有个妾?”

萧禄的神情展现出极大的兴奋与期待。

这个年代的美女,可都是纯天然无瑕的!

只能说老天爷待他萧禄不薄!

这就三个女人了。

这重生情节,爽!

“快请,快请!”

还没等萧禄从床上收拾好。

一向守规矩的刘历和刘娥父女竟然直接破门而入。

身后还跟着上百衙役。

刘历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啤酒肚中年男人。

刘娥身着白色纱裙,身材纤细修长,凹凸有致,单这身材便有些令人遐想。

刘娥这颜值和身材至少也有九十分。

“萧禄!”

刘历看这小子的眼神在自己女儿身上打转,不由喊道。

“哎!岳丈有何吩咐。”

萧禄继续盯着刘娥看,从上至下,视线过了两座高峰。

并未注意到刘历脸上的表情,像是吃了屎一样的难看。

“别叫我岳父,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怎么想把女儿嫁给你这废物!”

“如今是风水轮流转,朝廷的旨意已经传达下来,世子不久就要进京啦!我父女今天过来,是特意来退亲的!”

刘历已经从朝廷那边医官得到确认,萧启昇凶多吉少。

刘历觉得萧家将就此没落,怎么可能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

更何况,圣上削藩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是站队的时候了。

“你……你说什么?”

萧禄轻咳一声。

原来是来退婚的……

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那啥……既然要退亲,那就退亲吧!”

要退,那就退吧!此话一出,不但大小双儿跟见了鬼似的看着萧禄。

刘娥父女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咱们世子什么时候变的怎么好说话了?”

“是啊,要是换了以前,不把刘大人的腿打断扔出去,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大小双儿腹诽,更加担心萧禄的脑疾。

“看来新阳王这次真的是挺不过去了,不然萧禄这么嚣张霸道的性格,不可能让我轻松揭过去,既然如此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刘历心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站队。

刘历盯着萧禄说道:“萧禄,你可还记得一年前你爹萧启昇来我府上作客。”

“酒桌上,你爹就因为我引用了一句当今圣上的话,一言不合便把滚烫的茶水泼我脸上!”

萧禄连自己的名字都是从这两位的嘴里刚刚得知的,这些琐碎的事更不知道。

“这等小事,对我新阳王府而言,狗屁都不是,我记它干嘛。”

萧禄又不能暴露了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只能打马虎眼说道。

“今天你只要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此事就算过去了!不然……”

刘历咬着牙,指着门口带来的衙役们嘴角向上歪着变成一抹狞笑。

“哦。”

萧禄哦了一声,都懒得搭理他,没等刘历动手。

“现在就记住了,加深印象嘛!”

萧禄从桌上端起一杯昨天没喝完的茶,直接便泼在他脸上。

“萧禄,你竟然敢对我无礼,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新阳王府世子吗?”

刘历被波了一脸的茶叶,仅存的一丝理智也消失殆尽。

怒火中烧!

“萧禄,你分不清现在什么形势吗?你敢泼我爹?”

“你不过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要不是你爹那个死鬼的老王爷,你以为我能陪你玩三年?”

“你不仅要给我爹下跪,还要给我磕三个响头!白白浪费了我三年的时间,让你磕三个响头,算是便宜你了!”

刘娥双手抱在胸前,气冲冲的吼道。

“把萧禄驾到大街上去!”

刘历要一雪前耻,新阳王羞辱了他,他今天也要好好的羞辱萧禄一番。

“这位就是咱们凉州有名的败家子,新阳王府世子萧禄!”

“平时日,他嚣张跋扈,不学无术,咱们凉州的百姓们没少被他欺辱!”

“今日,本官就要为民除害!来人让萧禄跪下,给信阳封地的百姓磕头谢罪!”

刘历转身,看向那些跟进来看热闹的百姓,正气凛然的喊道。

“好!大快人心啊!”

“刘大人,可真是我们的父母官,为民做主啊!”

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竟然纷纷拍手叫好。

“看来这丫的以前没少干缺德的事儿!”萧禄心里想道。

“我要当着所有百姓的面,让你颜面扫地!”

刘历凑近萧禄的耳边,一字一顿,小声的说道。

“世子殿下,得罪了!”

衙役们缓慢上前。

新阳王府世子,给百姓磕头,这事萧禄要做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眼见,士兵就要一拥而上。

此时。

“住手!”

一辆八乘马车缓缓驶来,马车后跟随的军士,一眼望不到头。

整齐划一!

铿锵有力!

这些士兵的气势,远不是刘历的这些草包手下可比的,特别是簇拥在马车四周的十三匹汗血宝马上的士兵,血红色的铠甲做工极为考究,

单这一套铠甲,恐怕翻遍整个凉州,也找不出一套来。

这十三匹骏马上的士兵,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满身的肃杀之气,气势更是威严,刀光冰寒,必须是常年在战场上厮杀才能练出这份杀气。

那八乘马车也极其考究,整体呈红色,车厢硕大如室。

车架顶端四角雕刻的是四条点了金漆的腾凤。

马车上悬挂着一面军旗,上书“飞羽”两个大字!

“为首的!”

“竟……竟然是皇家飞羽十三骑。”

“竟然由皇家飞羽十三骑作为护卫,这马车中的人,到底是谁?”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此书独树一帜、富有原创性,在文学领域里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独特的艺术价值。

    书友449
  2. 我想睡觉,但是又想看完这本书,我果断选择看完。

    书友448
  3. 这是一本寓意深刻的小说。故事表达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价值观和道德准则。

    书友447
  4. 这部小说引人入胜,让读者不断思考人生和情感的意义。

    书友44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