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鹰隼展翅图片大全薛剑强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鹰隼展翅图片大全》精彩小说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鹰隼展翅写的《抗日之从根据地开始》,主角是薛剑强。主要讲述了:薛剑强被一发160毫米迫击炮炮弹炸回了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年代…… 回到那年代后他的第一个志向就是赶紧找件棉大衣穿上,抵御这刺骨的寒风,然而从日军尸体身上扒下来的棉大衣却让他欲哭无泪……太短,太小了!!!…

《鹰隼展翅图片大全》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寒风裹着雪粉呼啸而来,那刺骨的寒意就像千百根钢针,通过毛孔死命的往骨头里扎,薛剑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他一脸蒙逼的观察着四周,神情忧伤。

是真的很忧伤。

如果你穿着夏季的衣物突然被人丢到零下十度左右的冰天雪地里,你也会跟他一样,伴随着一阵阵冷战,油然生出蛋蛋的忧伤的,

没错,这家伙现在穿的正是夏季的衣服,一件海魂衫加一件美式陆军美彩服,一条防刮布制成的迷彩长裤,这些衣服都单薄得很,这行头在零下十度的低温里,没有被立即冷死已经算好了。他现在正抱着胳膊一个劲的哆嗦着,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前一秒还在阿富汗山区跟塔利班撕逼打得难分难解,那时候的阿富汗正值盛夏,怎么一下子就被人丢到冰天雪地里来了?老天爷,你想玩死我是吧?

不管了,赶紧去弄件厚点的衣服穿,冷死大爷了!

他吸着凉气,加快了脚步。

这一带很荒凉,有公路,但是连个人影也看不见,跟遭了匪似的,鬼才知道这是什么鸟地方,但从地形地貌可以看出,这绝对不会是阿富汗。

薛剑强喃喃自语言:“奶奶个熊……老子这回真的是彻底栽了!我为什么要为了一次只能赚千把美元的任务跟一帮法国佬搭伙去招惹塔利班啊?这回倒好,钱没赚到,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真他奶奶个熊!”

第N次掏出GPS来想碰碰运气,结果还是一样,一点信号都没有,他还是头一回知道,原来想弄清楚自己在哪里竟是如此困难!他恨得咬牙切齿,真想顺手就将这破玩意儿抡到石头上砸他个稀巴烂!

砰砰砰砰!

一阵密集的枪声传来,被寒风拉扯得变了调。他耳朵猛然竖起,枪声?这附近有人在打仗?

心里一阵狂喜,虽然搞不清楚这寒风刺骨的鬼天气到底是闹哪样,但是有枪声就是好事,有枪声就意味着有人,有人就意味着……

意味着他能买到一件可以御寒的衣物,或者抢到一件可以御寒的衣物。

顾不上想太多,他加快脚步,照着枪声响起的方向一路狂奔过去。那边,枪声在响个不停,偶尔还夹杂着几声猛烈的爆炸,似乎是轻型迫击炮在开火,打得还蛮激烈的。飞奔中的薛剑强慢慢地皱起了眉头。再怎么说他也在阿富汗那鬼地方呆了三年,执行过数十次任务,对阿富汗地区泛滥成灾的各位武器装备可谓了如指掌了。那边传来的枪声跟阿富汗地区最常见的AKM、M-16、FN等系列武器完全不一样,鬼才知道那是什么武器,总让他有一种大事不好房子要倒的感觉。

不过,他今天遇到的离奇事件也太多了,早就磨练出了一颗强大的心脏,对于这点小小的不正常自然而然的选择无视,加快速度就是了!

一路狂奔跑了整整六个里,翻过了两座小山,一座燃烧的小村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居高临下可以看到,这座小村庄都是茅屋和低矮窄小的泥砖房,泥砖房大多已经倒塌,茅屋正常熊熊燃烧,这些房屋周围都散落着不少尸体,血流满地,有一些已经被高温烘烤得膨胀,轻轻一碰就会肚皮爆裂,脏器四溅。枪声还在响着,朝着村子后面的山林一路延伸,显然战斗还没有结束,就是不知道谁在跟谁打而已。薛剑强盯着那些尸体,目光一凝!

距离并不远,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楚,地上的尸体大多穿着灰白色军装,也有一些穿着土黄色军装,戴着顶黄色头盔,头盔上还裹了一层网……这……这个为毛越看越觉得眼熟?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小心翼翼的走下山,来到村庄。首先遇到的就是两具尸体,身体都颇为高大,穿着灰白色军装,背靠着背,胸口都有好几个弹孔,糊满鲜血的刺刀深深刺入雪地,支起尸体失去生命痕迹的身体。在他们周围倒下了七具身穿土黄色军装戴着个土黄色粪勺还要再加两块屁布片的尸体,都是被刺刀贯胸而死的。显然这两名士兵在打光子弹之后冲出去背靠背与敌人展开惨烈的白刃战,捅死了七名敌人,然后敌人在近距离朝他们开枪,夺走了他们的生命,但他们到死都没有倒下。

薛剑强呆呆的看着这些尸体,那至死不倒的两名士兵所穿的军装,还有臂章上“八路”这两个字刺痛了他的心。他抿着嘴唇继续往里走,越往村里走遇到的尸体就越多,有的是中弹身亡,有的倒在弹坑边浑身血肉模糊肢体残缺不全,有的身中十几刀几乎不成人样,有的身首分离……大多数都是穿着灰色军装的,差不多有四十具,身穿土黄军装的也有十几具。他还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背靠着土墙,身中十余弹,手握大刀以刀柱地,怒目圆瞪,虽然人早就死了,但是临死前的愤怒与不甘却仍是那样的鲜明,让他的心为之一颤!

他傻傻的看着这一切,神色越来越复杂,千言万语化作一声低叹:

“八路军……”

2.

薛剑强虽然不是什么军史专家,他甚至连历史爱好者都算不上,但是……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经过这么多年抗日神剧的轮番洗脑,他好歹还是分得清八路军是穿什么军装,日军是穿什么军装的。再说,就算真分不清,只要不是眼瞎,也能看到八路军士兵臂章上“八路”那两个字,他又不是文盲!

现在情况很清楚了,他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让一发160毫米迫击炮炮弹给轰回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年代!现在他正站在八路军与日军厮杀过的战场上,在他脚下,两军将士的尸体横卧一地。他站在这成堆的尸体中间直发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真的,任何人莫名其妙的跑到了另一个时空,都会茫然不知所措的,至于那种一搞明白自己回到了过去立马就下定决心要干出一番大事业来的仁兄,我只能说:

“兄弟,你真是训练有素啊,没法穿越吧?”

唯一的好处是,他的御寒衣物总算有着落了。犹豫了零点零一秒,他还是弯下腰去,开始扒死去的鬼子的衣服。三两下扒下一件棉大衣,他迫不及待的往身上套,连衣服上的血污都顾不上了,先让自己暖和一下再说。

然后……

然后他愤愤地将好不容易扒下来的棉大衣甩到地上,指着那个被他扒了衣服的家伙破口大骂:“东洋矮冬瓜,你长高大点会死啊!你把衣服改大点会死啊!好好一件军大衣穿起来跟贴心小棉袄似的,我日你全家祖宗十八代!”

那个被子弹打穿脖子,早就翘了辫子的小倭猪翻着一双死鱼眼,一脸无鼙辜的看着他,不明白自己明明都死了,为毛还有人会对着自己大发雷霆。

薛剑强没法不大发雷霆,因为这只小倭猪身高赫然高达148,体重有没有五十公斤都很成问题。

而他的身高是168,体重七十公斤……

甭管身高体重都差了一大截,从这个死鬼身上扒下来的衣服能合身才叫怪事!这件小鬼子穿起来颇为宽松的棉衣穿在他身上真的跟贴心小棉袄差不多,连胳膊都抬不起来,真的是太贴身了!

薛剑强悻悻地将这件贴心小棉袄甩回那只小倭猪身上,继续寻找。他钻了一圈,把那十几具日军的尸体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合适的,这帮死倭猪似乎深谙“浓缩才是精华”之道,一个个都挫得很,普遍比他矮个二三十公分,瘦得跟猴似的,想在他们身上扒一件合穿的衣服还真不容易。

最后,薛剑强不得不将目光投向那位身中十余弹,仍然以刀柱地倔强的不肯倒下的英雄。虽说他那身衣服满是补丁,而且被子弹打出了十几个窟窿,但那也是棉衣啊,而且这位英雄够高大,他的衣服绝对合穿!他走了过去,向这位英雄敬了个军礼,低声说:“老前辈,对不起了,我也是没办法,这帮小倭瓜实在太矮了,没一件衣服合我穿的,只能借你的棉衣来穿穿啦……你放心,既然我穿了你的衣服就一定会替你出气!你中了十几枪是吧,我就帮你宰十几个小鬼子,绝不会白穿你的衣服,这笔买卖挺划算的吧?你觉得怎么样?”

那位英雄对他怒目而视,瞪得他头皮发麻。很显然,这位英雄是绝对不可能开口回答他了,薛剑强等了五秒钟,一拍手,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啦!你放心,我只要棉衣,等一下还会找件披风给你披上,让你威风凛凛的……”嘴里说着废话,他轻手轻脚的将那位英雄的遗体放倒在地上,然后开始脱棉衣。

刚解开一个扣子,他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大喝:“不……不许动!”然后就是拉枪栓的咔咔声,很显然,他被至少一支步枪给指住了后脑勺。薛剑强只好停下脱棉衣的动作,乖乖的举起双手,翻着白眼无语的看着天空,大叹命运不公:他只想找件棉衣让自己暖和一点而已,不是什么罪过吧?为毛好不容易跟这位英雄谈妥了(他自认为谈妥了),眼看棉衣就要到手了,却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用枪指住了他的脑袋?

还有没有天理了!

“程咬金”似乎有些紧张,喝:“慢慢站起来,然后转过身,不要乱动,不然我就一枪打死你!”

薛剑强很无语:“我说女同志,我只是冷得受不了了,想找件棉衣穿穿而已,不厚道是肯定的,但也罪不至死吧?为什么要一枪打死我?”

“程咬金”愣了一下:“你……你是中国人?”

薛剑强说:“废话!”

“程咬金”说:“别以为你是中国人我就不敢向你开枪了,被我打死的二鬼子多了去了!转过身来!”

人在枪口下,哪敢不低头,薛剑强只能高举双手,慢慢转过身。

只见十几米外,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八路端着一支三八婆,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胸口,修长的食指早已搭上了板机,只要他稍有轻举妄动,立即就要扣动板机赏他一颗花生米了。这位女八路身高大致是164-166,长腿细腰,留着齐耳短发,一双眼睛清澈灵动,气质相当不错,就是样子惨了点:那张脸满是血污和灰土,脖子和手都被硝烟熏黑了,那身灰白色军装也被呼啸穿刺的子弹扯出好几个窟窿,看上去十足的叫花子。

但是,这才是抗日战场上女军人应有的形象。像电视剧里那些打扮得光鲜靓丽,细皮嫩肉,在烽火中穿梭连发型都不乱的女兵根本就不存在。

薛剑强注意到她端枪的手在微微发抖,嗯哼,是个菜鸟?他露出邪恶的笑容,舔了舔嘴唇,学着东洋腔说:“哟西,花姑娘!”

花姑娘的手抖得更厉害,瞪圆眼睛怒喝:“闭嘴!好好的中国人,学什么鬼子,再学鬼子信不信我一枪做了你!”

薛剑强赶紧收敛起那副邪恶的笑容,说:“姐姐,我跟你没仇吧?你不让我扒棉衣我不扒就是了,为什么你非要跟我过不去?”

花姑娘冷笑:“哼,你打扮得怪模怪样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谁知道你会不会是伪军别动队的?少废话,把武器放下!”

薛剑强暗暗咬牙。其实他穿着防弹衣,在这个距离足以承受三八婆的直接命中,如果他豁出去来个先发制人,有八成的概率将这名花姑娘干掉,但是……看着这个端着枪手一直在抖的女孩子,看着她那身被子弹扯得千疮百孔的军装,他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来对她动杀机。他并不是什么好人,跑到阿富汗战场混饭吃的雇佣兵能是什么好鸟?但他是中国人,知道正是她们这一代人用血肉拼杀出一条血路,将整个国家从深渊中拽了上来,没有这些老前辈的浴血拼杀就没有他们长达七十年的和平!在生命还没有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对这样一个女兵下毒手,那他成什么了?用狼心狗肺来形容都是美化了吧?

无奈,他只好将自己身上的武器一件件的解下来放到地上。一支81-1式突击步枪,六个弹匣加一个75发的快装弹鼓;一支伯莱塔92F型自卫手枪,三个手枪弹匣;四枚进攻型手雷,一枚定向地雷;六枚枪榴弹;一支一次性的短程火箭筒……

那名女兵眼睛越瞪越大,到最后都瞠目结舌了。乖乖,这家伙是随身带了座军火库么,这么多武器装备,别说见,听都没听说过啊!她警惕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古怪的武器装备?”

薛剑强说:“如果我说我只是偶然而路过的,你会相信吗?”

女兵好看的眉毛竖了起来:“我信你个大头鬼!老实交代,你……”

叭勾————

一声尖厉的枪响打断了她的话,子弹破空而来,险之又险的从她左肩擦过,打入土墙中炸起一团泥屑。女兵吓得尖叫一声,火速卧倒,薛剑强动作比她还快,在枪响的那一瞬间便已经卧倒,抓起了自己的81-1式突击步枪,对准了枪声响起的方向。只见一幢浓烟滚滚的瓦房后面转出三名日军士兵,一个个狂笑着端着枪声这边冲过来,嘴里狂叫:“花姑娘!花姑娘!”显然,这几个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里冒出来的日军士兵隔老远就发现那是个女兵了,刚才那一枪是故意没打中,他们想抓活的!

女兵咬着牙用哆嗦得厉害的手擎起三八婆,对准冲过来的日军士兵扣动板机。

咔!

枪没响。

她再次扣动板机,结果还是一样,没响。这名女兵有点崩溃了,尖叫着玩命扣动板机,把枪弄得咔咔作响,可就是没有一发子弹打出去的。那几名日军士兵见她这个狼狈样,越发的开心,哈哈大笑,眼冒绿光,如同一群发了情的野兽!

薛剑强看不下去了,随手将自己的伯莱塔手枪递过去:“姐姐,枪里没子弹,你就算将板机扣烂也不会有子弹射出的,用这个吧!”心里挺不是滋味,娘的,让一个小姑娘拿着一支没有子弹的枪指了半天,出了半斤冷汗,真的太丢人了!

女兵如梦初醒,丢掉三八婆接过伯莱塔手枪,对着已经逼近到不足四十米的日军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啊————去死吧!!!”

砰砰砰三枪,然后世界清静了。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这部小说是我从没想过要的,但是读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等它。

    书友459
  2. 故事的角色个性鲜明,情感丰富,令人难以忘怀。

    书友458
  3. 作者笔下的角色性格多样,鲜明突出,让人难以忘怀。

    书友457
  4. 这部小说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读者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每个角色的特点和性格。

    书友4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