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简柚江云昇《贼不偷儿微博》最新章节阅读_(简柚江云昇)热门小说

火热小说《太太被读心后,清冷教授坐不住啦》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简柚江云昇,主要讲述了:【甜宠+小甜饼+读心+先婚后爱+校园+教授+年龄差+高岭之花主动走下神坛】 外表乖巧内心炸裂音乐生(副业花市太太)vs表面清冷开窍后超猛医学院教授 简柚和A大著名教授江云昇隐婚了。 江云昇戴着无框眼镜,气质清冷斯文,是无数女孩青睐的对象,但是却没人想着嫁给他。 因为听说……他不行。 不过简柚不介意。 因为……他只是她的“灵感”! 直到有一天,江云昇惊诧的发现他能听到他这个清纯乖巧的夫人的心声。 各种不可描述!和清纯的外表严重不符! 后来,传说中的高岭之花主动走下神坛……无框眼镜掉落下来搭在高挺的鼻梁上,手背上那颗好看的痣变得朦胧起来,那双永远带着凉意的眸终是染上情意: “……等等,你不是不行吗??” 男人轻吻她的手指,炙热的呼吸缠绕在指尖,露出神秘的笑容: “都是夫人教的好。”

《贼不偷儿微博》精彩章节试读

“爱情”这样陌生的词汇,在我这里,非0即∞。

——江云昇。

*

昏暗的房间,凌乱的大床。

一双雪白纤细的脚腕动了动,响起了金属“哗啦哗啦”的声音。

男人冷白修长的大手握住了它。

“乖女孩,放松……”

他的身上还带着些空调的冷气,指尖冰凉。

应该是刚从会议室过来,那里总是将空调开得很低。

女孩望着他,眼里写满了沉沦。

仿佛在邀请一般。

男人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中,好像在笑。

“就这么一会儿都等不及吗?”

女孩咬唇沉默片刻,娇娇软软的声音响起,连呼出的气体都带着些湿意:“……等不急的,是谁呀?”

又带着些挑衅的意味。

男人一顿,喘息声也加重了。

空气都变得黏稠起来。

他凑近她的耳旁,低沉的嗓音贯穿了她。

“*手*动*马*赛*克*”

“我不是……呀……”

男人手臂青筋暴起,手背上的黑痣更显妖冶。

黑暗之中,响起金属碰撞的声音……

两个小时后,男人再次衣装整洁的走进会议室,照常的将莫名其妙中断的会议进行下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只留休息室内一片狼藉。

……

[嘶哈嘶哈~道具篇太太太刺激了,上一秒还西装革履的开会,下一秒直接开车!]

[c手篇还有吗大大??没看够呀!]

[包子下一个题材准备想写什么呀?期待的搓搓手~]

[我都迫不及待了,想穿进包子的电脑里!]

[啧啧,老实说文写的这么变态,我很难不怀疑作者在现实中是一个抠脚大叔!]

[楼上的,女孩子瑟瑟也很正常好吧,请不要刻板印象!]

[9494,我一个女孩子,不抽烟不喝酒,我就好点涩怎么了!]

[嘿嘿~大大是不是谈过很多男朋友呀?不然怎么懂这么多!]

被修的圆润整齐的可爱指甲在鼠标滚轮上滑动着,简柚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露出满意的笑容。

很多男朋友?

屁!她还是牡丹好不!

理论知识丰富,博览群“书”,甚至直接自己“出书”的那种。

……然后实战经验为0。

咳咳咳……这不重要!

没错,简柚是一个恋爱经验为0,恋商为0,从小乖到大的女孩。

一直以来都听父母的话,放学乖乖回家绝不在外逗留,自己在家也会乖乖学习和练琴,就算和班上最混的女同学做室友,一起出去玩,也从未被带坏。

成绩不错,但也不是特别好,属于优秀但不露锋芒的那种。

在家长的口中也是“别人家的女孩”。

但是吧……

她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副业”。

一个认识她的人,绝对想象不到的“副业”!

简柚刚刚扬起嘴角,又飞快的落下,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头上立马竖起几根呆毛。

没灵感啊啊啊啊!!!

“柚子,你不是找人帮你抢的江教授的选修课吗?这都快到点了,你不去啦?”

室友林木木忽然从上铺探出头来,一脸兴奋道。

简柚眼睛一亮!

ohhhhh——灵感这不就来了嘛!

怎么能把她的亲亲老公——江大神忘了呢!

“你要不去的话,我替你去呗,你电动车有电吗?可以……”

话还没说完,就见简柚飞快的收拾好,提起笔记本,朝着林木木挥挥:“我去我去,拜啦!”

林木木:“……”

这时另一个室友范思彤摘下耳机,从化妆镜前扭过头来,看着刚刚关上的门,“简柚干啥去了?这个点也没课啊。”

“江教授的选修课。”林木木叹了口气,表情艳羡。

她也不想这么卑微,但是自从江教授的课总是夸张的爆满,将教室堵得水泄不通之后,就不再允许选课之外的人旁听了。

一般进场都是扫码签到+后台自动识别选课记录,没选课的人倒是可以用别人的账号去,但是这样确实有效的控制了人数。

范思彤惊讶的挑眉,“什么课?”

“呃……好像叫什么,电竞?”

“……”范思彤有些无语,登录选课网看了看。

半晌后。

“电竞你大爷啊!是电镜技术与细胞超微结构基础吧?”

“啊对对对!”

范思彤:“……”

……

阶梯教室内,女生们叽叽喳喳的在讨论着什么。

一抹纤长的身影走进教室,原本还有些嘈杂的环境一下安静下来。

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黑如墨的发丝并没有刻意打理,慵懒的搭在额角,却又不苟言笑,气质浑然天成。

看似随意的穿搭,却难掩矜贵的气质。

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镜片后是带着凉意的眸,写满了理智,又有着更加强烈的成熟男人的味道。

斯文,清冷,禁欲。

台下响起一阵阵抽气声,完、完美!!!

“靠,夺么伟大的一张脸呐!”

“开什么玩笑,这男人才28岁就任职为我们A大的教授,关键还这么帅,这么完美的男人真的结婚了吗??简直不敢相信!”

江云昇,从小到大的天才,各项国际大奖拿到手软,上学时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他还提前自学完高年级课程,一路跳级,高考是名副其实的省状元,不出意外的保送,最后年纪轻轻成为A大教授,他手上的专利个个价值连城,要命的是,他同时也是江氏集团手握实权的接班人!

“害,看看就得啦,这种级别的男人……还有,别忘了江教授可是性冷淡!”

“呜呜呜呜,太令人伤心了,这么帅的男人为什么不行啊!”

“谣言吧?无论是结婚还是性冷淡,我一个都不信!”

“结婚确实没具体的证据,但是性冷淡……你不知道吗?江教授可是拒绝明星张媛媛的男人!”

“……”

“那看来是真的了……毕竟张媛媛可是直男杀手!”

“江教授就是传说中的高岭之花吧,无人能将他拉下神坛!”

“性冷淡怎么了?如果这个人是江教授,我可以!”

“少做梦啦!”

江云昇将书放在讲台上,抬头,目光定在坐在最边上的女孩身上。

那是他名义上的“小夫人”。

女孩看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红润的唇勾起,嘴角像小钩子一样,因为笑容幅度过大,露出了一丢丢尖尖的小虎牙。

像一只小狐狸。

明明穿着简单地T恤,甚至还带了个大镜框的防蓝光眼镜,遮住了半张脸,却仍旧难掩青春靓丽的气质。

很显然,不仅吸引了他一个男人的目光,坐在旁边距离三个座位的男孩子也频频扭过头去看她。

但简柚在那三个座位上分别放了东西占座。

至于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愉快的苦茶飞飞!

江云昇眉头皱了皱,她一个音乐学院的,选他医学院的课做什么?

他还没自恋到认为小姑娘喜欢他。

没错,简柚和江云昇在法律上是夫妻关系。

但实则他们之间像陌生人一样。

江家家大业大,而简家只能算得上是书香世家。

主要是,简柚的父亲简玉轩,和江云昇的父亲江鹤行从小穿一条开裆裤长大。

在简柚刚出生发现是女孩之后,两家的娃娃亲就这么定下来了。

江云昇一直以来都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所以对成家这种事也不太在意。

而母亲闻芝偷偷问过简柚的意思,简柚是同意的,于是在简柚到法定结婚年龄后,二人就这么顺利的领证了。

其实江云昇还是有些慎重的,他自己是无所谓,但是人家小姑娘可未必,所以在领证之前破天荒的问了她好几遍:“你确定要跟我结婚?”

“嗯!”

小姑娘腼腆的抿唇,笑的很乖。

……

收回思绪,江云昇侧过头,镜片闪了一下,翻开书。

小姑娘明明看着单纯简单,但他有时也会想,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江云昇的课堂氛围和他本人的气质大相径庭,还是比较幽默的,而正当他侃侃而谈的时候,一道声音在他脑海里想起——

【嘿嘿嘿,不愧是我的好老公~在他面前码字,简直文思泉涌!】

【新文就定现言脑洞吧,兽人狐狸老师vs人类女学生,下课后清冷禁欲的老师单独叫女主留下补习,却忽然现出了原型,但原型正处于发q期……】

男人指尖微顿,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谁在说话?

——————

须知:

“太太”一语双关,原本是海棠太太……但是怕小黑屋就删啦,懂得都懂。

其他入坑须知请看本章‘作者有话说’。

最后,欢迎入坑!甜不死你们算我输!

2.

他不喜管纪律,更何况他的课堂一向还算安静的。

他扫视了一圈台下的学生,除了一部分花痴,其他都在认真做笔记,并没有人做出听到那道声音的反应。

幻听?

江云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是最近太累了。

“翻到第11页。”

男人拿起书,很快重新进入状态。

江云昇看似清瘦斯文,但仔细观察,能看到他袖口挽起处露出的一截手臂,上面好看的肌肉线条,向上隐入干净的白衬衫中……

除此之外,就不得而知了。

已经有女生拿出手机偷拍了。

他仍旧举着书,没有看那人,只是淡淡的开口道:“这是在上课。”

带了些警告的意味。

“江教授”三个字,代表着神圣不可侵犯。

“对、对不起……”那个女生将手机收了起来。

呜呜呜呜,江教授生气的时候好可怕!!

【哦?江大神生气喽,老公生气的样子也好帅!】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江云昇皱起眉毛。

怎么还能听到?

但现在还在上课,江云昇略微沉吟了一下,决定先把课讲完。

【尾巴是敏感部位,触碰会攻速拉满,外表高冷的老师实际上喜欢贴贴,……】

江云昇的眉头越来越紧,讲课的声音也稍微放大了一些,试图将那个声音压下去。

“电子显微镜与光学显微镜不同之处在于用电子束光源代替了……”

【男人单手撑在课桌上,俯身看向少女,抬手抚摸她稚嫩的脸颊,皮下的血管隐隐鼓起,手背上的黑痣熠熠生辉,色气十足,“你好像很美味。”】

江云昇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抬起右手,看向手背,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那里有一颗黑痣。

……?

等等。

这个声音……

江云昇再次看向靠墙的位置。

简柚正在狂敲键盘。

键盘是静音的,所以倒也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女孩一双灵动的猫眼,此刻正微微弯起,清澈见底的瞳孔里冒出与之长相不符的精光,但由于这张脸太过于清纯可爱,完全没有一丝猥琐的感觉。

她正在“头脑风暴”!

【就是这个感觉,表面禁欲,原型暴露后骚的雅痞!】

江云昇:“?”

学生们难得见到江云昇惊讶的神情,有社牛的学生直接好奇的问道:“老师,你怎么啦?”

“没事。”江云昇轻轻摇头,压下内心的疑惑,打开ppt。“我们来看一下这组数据。”

简柚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没注意刚才台上的男人用复杂的神情看着她。

【哎嘿嘿,让我康康这么帅的男人是谁的老公呀?哦,是我自己!】

【好想扒了他扑倒他!!谁懂啊!!】

江云昇脚下一个踉跄。

甜甜糯糯的,尾音还带着点小勾子,但又丝毫不显做作,乖得很。

……这是简柚的声音。

但是之前这个声音说出来的话都是礼貌文静的。

而刚才那些话……

没想到第一次听到小屁孩叫老公,竟然是以这种形式……

江云昇推了推眼镜。

不对,这不是重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声音是她的声音,但是她并没有说话。

男人趁着学生们低头记笔记的时候,不自知的捏了捏耳垂。

紧接着那个声音又响起:【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被女孩报复性的捏住,男人微喘了一下:“耳朵不可以……”】

江云昇:“……”

“简柚。”

没有回答。

简柚沉浸在脑洞里,没有听到。

江云昇朝她走了过来,周围响起一阵抽气声。

“叩叩。”

纤长的手指勾起,凸起的指关节在桌子上敲了两下。

“你来说说,我刚刚讲了什么?”

简柚条件反射的“啪”的合上电脑,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下子脑子一片空白。

“讲的是疟原虫对红细胞的入侵与破坏……”一旁那个总是看简柚的男生忍不住小声提示道。

简柚连忙低下头,小脸通红,脑子还没转过来,嘴巴就跟着那人说了一遍:“什么虫对什么包搞破坏……”

“噗……”周围有同学没憋住笑了出来。

“……对不起。”简柚闭上了眼睛。

【救命救命救命救命……】

【让我重生吧,阿门!】

江云昇没什么表情,心中疑惑更甚,但是面上依旧严肃的说:

“既然选了我的课,那就好好听讲。”

颇有几分不近人情的味道。

【呜...好社死...】

【江大神真的好严格啊,明明一般的大学老师都不会管这些的……】

简柚是泪失禁体质,眼圈一下就红了,所以头压得更低了,“好的江教授!”

就算压着嗓子,也能听出几分哽咽。

江云昇转身的动作停了一瞬,然后回到讲台,照常将课程进行下去。

……

晚上,简柚买了两杯奶茶,直接回到了学校不远处的联排别墅里。

这是她和江云昇的房子,不过江云昇很少回家,经常忙的直接在公司睡下,就算回家也是很晚,两人几乎打不到照面。

简柚在学校看到他的机会都比在家多,所以她经常会回来住。

没想到刚进客厅,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穿着便衣都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

【!江大神怎么回家了!】

简柚原本放松的神情一下变得有些拘谨,一时之间学生和老师的身份没能转换回来,立马对他鞠了个躬!

“江教授好!!!”

江教授:“……”

他也被吓一跳,随后“嗯”的应了一声

【完了,我买了两杯奶茶,他不会觉得我带了他的吧……】

【一杯是奶茶,加了麻薯和奶冻,糯叽叽+奶香yyds!一杯果茶,用来解腻,夏日清凉爽口……but,两杯我都想喝啊啊啊!!】

果然,能听到她的声音。

所以,这些话是她现在想的?

男人微微眯起眼睛,目光定在她的身上,忽然起身,朝她走过去。

简柚懵了。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这不对劲!就算是在家遇到,一般也都是打个招呼就各做各的了呀!】

江云昇微微挑眉,在她身前站定,高大的身形挡住了身后客厅的灯光,他朝她伸出手……

简柚看着高她一大截的男人,瞳孔放大,惊慌失措的后退,像是受了惊吓的猫,一下撞到了身后的柜子,发出“哐”的一声。

【疼疼疼!】

清新好闻的味道扑面而来,隐约可见衬衫下面的肌肉。

【救命,要呼吸不过来了……】

简柚的皮肤开始发痒,她一下紧闭双眼,涨红了一张小脸:“我错了!”

【甭管是为啥!反正错了就对了!】

江云昇:“……”

男人的手顿了一下,然后错开她的脸,拿出她身后柜子上的书。

简柚:“……”

有点尴尬。

江云昇瞥了她一眼。

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个声音就是她的心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听到她的心声……

但是没想到外表乖巧的小姑娘,内心想法却那么炸裂。

简柚偷偷舒了口气。

【……吓死我了,上午刚得罪了江大神,还以为他要打我……】

江云昇:“……”

不提倡暴力。

正当简柚要迈开步子,离这个行走的荷尔蒙远一些的时候,碎玉般好听的嗓音落到耳畔:“错哪了?”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