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小满是福的寓意》许梦筱火爆新书_小满是福的寓意(许梦筱)最新热门小说

带千亿物资去嫁人,领着婆家致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福小满,主角是许梦筱。主要讲述了:开局刚睁眼,就被要求嫁给病秧子,她怒了…… 怎么着,就因为不受宠,就得接受冲喜?不接受还要被打? 她本想一走了之,奈何母亲软弱,处处被父亲欺负着。 无奈,她只好忍一时风平浪静。嫁给了那个病秧子冲喜。 可谁知,那病秧子背景强大,带着全家将她宠上天! 她也不负众望,一手千亿物资,一手药品实验室,带着全家发家致富。 捡灵芝,挖鱼窝,油满缸,米满仓,引得全村都羡慕不已。 什么?昔日极品找上门了? “赶出去,通通赶出去!”…

《小满是福的寓意》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大兴,姚虞村。

村子里的庄户人家都顶着烈日在田间忙活着。

老许家却是一阵鸡飞狗跳。

破败坍塌的茅草屋内,面色蜡黄的病弱妇人急得从床上探出大半个身子,用力抱紧中年汉子粗壮的腰,“筱筱快跑,娘帮你拖住……啊!”

男人一个大耳刮子将她扇倒在地,指头戳着她脑门,咬牙切齿,“臭娘们!再敢碍手碍脚,老子打不死你!”

转身就怒踹了一脚蜷缩在桌底下瑟瑟发抖的一团。

那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却瘦小干瘪的好似才十岁出头,此刻双眼泛红,泪花闪烁,表情惊惧又绝望。

“让你嫁人敢不嫁,反了你了!”

“老子的话你也敢不听,赔钱货!把吃了老子的都给我吐出来!”

男人一边辱骂着,一边毫不客气地拳打脚踢。

小姑娘承受着雨点似的暴击,却哼都不敢哼一声,紧咬着唇,泪水顷刻湿了满脸。

“没用的蠢东西,再敢不从,老子就打杀了你娘和弟弟,让他们饿死在外面!”

妇人摔在地上七晕八素,“不要再打了呜呜,是我的错,大丫已经被你毁了,筱筱……筱筱不能再当寡妇啊!”

小姑娘啜泣着,忽然控制不住地呜咽了声,“娘……”

男人一听她还敢吱声,瞬间感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当即一个窝心踹,连带着小姑娘头顶那张断了条腿、用土块垫着的破方桌都被踹翻了!

妇人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艰难地蠕行过去,“娘的筱筱啊,要被打死了呜呜……”

爬过去,颤抖着搂住她,“筱筱?”

犹如燃烧殆尽的蜡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努力摇曳着微光,却越来越弱、越来越暗……

在妇人凄厉的哭喊声中,小姑娘眼里的光蓦然一滞。

“别装死!你个又黑又丑的蠢丫头,能嫁给里正家的陆河是你的福气,要不是你继姐可怜你连个老光棍都配不上,也不会把这么好的亲事让给你!”

许梦筱醒来便听到这句,只觉得浑身都痛,就像被丧尸撕扯成了碎片一样。

可她不是在手刃了恶毒自私的亲生父亲之后,被追杀到绝路,就跟他们同归于尽了吗?

这是哪?

她晦涩地睁开眼,就看到塌了半边屋顶的茅草屋,阴暗狭小,还散发着一股从隔壁茅厕里传来的恶臭味。

这时,脑海中猛地蹿出一阵陌生的记忆,让她心里一个咯噔!

她竟然穿了,还穿到了古代乡下的一个呆傻小农女身上。

小农女出生时脑子就不怎么灵光,在外人看来就是个小傻子,随意欺辱。

连带着她本就不受重视的童养媳娘亲和哥姐弟弟在这个家也受尽了刁难,跟个累死累活的老黄牛一样,成了全老许家的奴婢下人,可劲地使唤虐待。

原身的父亲,也就是方才将其活活打死的中年汉子,更是不顾已经娶妻的事实,硬是效仿人家左拥右抱,公然从外面讨回来一个娇娇媚媚的小老婆,以及一个名义上的继女。

但村里人都知道那是他在外面勾搭早就生下的私生女。

他将这对母女俩疼到了骨子里,吃好穿好,一点活儿不让干。

与之相比,原身一家就像凄惨的对照组,不仅要包揽田间地头、家里家外的所有脏活累活,就连继女拿了彩礼好处却嫌弃不想要的亲事也要赖给她,让她替嫁一个将死的病秧子!

原身不愿意,就跟她娘被打得半死不活,原身更是小命呜呼,才十五岁的青葱年纪,就死在了最亲的亲人手里……

许梦筱梳理着脑中混乱的记忆,怒意止不住地涌上来。

等她好不容易爬起来,就看到身旁受刺激过度晕死过去的原身娘亲,心头霎时一紧。

她竟跟自己在末世之初就死去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

不光是她,就连原身,包括她的哥姐弟弟,甚至是渣爹都一模一样。

冥冥之中像是一种注定,许梦筱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上辈子,她没保护好他们,直到最后才杀了渣爹替他们报仇。

这一次似乎是为了弥补她的遗憾,她一定要带着他们过上好日子!

想到这里,她眸光一凝,黑黢黢的小手里瞬间出现一个蓝色的试管。

“太好了,看来我的空间异能也跟过来了!”许梦筱彻底安了心,这里面可是放了她在末世里储存了好几年的生活和药品物资。

像这种蓝色的营养剂,给生了病又亏空了身子的汪氏补给最合适不过。

蓦地,她的眼角疑似掠过一道小小的身影,迅速将喝空了的试管扔进空间里。

空间会自动帮她整理。

瘦弱得跟个竹竿似的小身影跛着脚踉跄着跑来,是原身的小弟。

许梦筱眼眶微红,差点按捺不住激动,“子寒……”

“二姐!”才十岁大的小少年压低了声音,跟做贼一样。

“你快跑!他们说那个病秧子快不行了,你一嫁过去就会成为扫把星寡妇,到时候就把你活埋了配阴婚,你快走!”

许梦筱瞧着他跟自己前世亲弟弟一般无二的面容,声音更加温和,“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不就是病秧子吗,她可是末世里最杰出的军医、医学研究员,就不说她现有的物资,许梦筱从小跟外公学来的一手中医也足以她在这个落后贫苦的古代安身立命。

许子寒急得直跺脚,“你别记挂我和娘,我、我会保护好娘的。”

正说着,就见许梦筱忽然转了个身,从身后端出两碗黄澄澄的小米粥和几个还散发着热气的大肉包子。

“咕咚”一声,许子寒重重咽了咽口水。

“你被他们关起来饿了好几天吧?”许梦筱眼神冰冷,把一碗小米粥塞给他,“吃了再说。”

“哪、哪来的?”许子寒很是聪明,甚至是原身一家最聪明的人,知道反抗老许家众人,也因此,被渣爹狠心地废了一条腿,才十岁就成了小跛子。

许梦筱越想越气,“没时间了,快点吃!”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突然闯进来,可不能叫他们发现了秘密。

说起来,这两样吃食还是她在临死前做好的最后一顿,空间有保温保鲜功能,没想到最后还是吃到了嘴里。

喝着养胃的清甜小米粥,许久没吃过一顿饱饭的姐弟俩都感到酸涩难忍的胃里舒服了许多。

许梦筱又分了两个肉包子给他。

许子寒强忍着饥饿用力摇头,“二姐我吃饱了,这个给你留在路上当干粮吃吧,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

许梦筱用肉包子堵住他的嘴,自己也吃了起来。

原身一家实在被饿得太狠了,哪怕许梦筱在末世最艰难的时候,都没饿到这程度。

所以她第一件事,只想把肚子填饱,吃饱了,才有精力想其他的。

2.

许子寒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一向怯懦笨拙的二姐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波澜不惊的表情,即便饿极了也优雅好看的吃相,再对上她安抚的漆黑眼神,举手投足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却莫名地,让他踏实安心。

许子寒激动起来,“二姐,你是不是有什么法子?”

“嗯,快点吃,要不然肉包子的味道散不掉。”在末世里生存过三年的许梦筱还是很谨慎的。

许子寒这才咬了一口,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吃肉包子,之前只在继姐许如意那里见他们吃过。

原以为自己手里的跟他们一样,一咬开,厚厚的包子皮里包着一小团肉。

结果,却爆了满满一嘴的汤汁!

许子寒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就见这大包子皮薄馅足,里面几乎全都是肉,还浸着层油亮亮的香浓汤汁,让许久没沾过荤腥的许子寒险些感动得哭出来。

姐弟俩一人两个用料十足的大肉包子吃下去,就连味蕾都被狠狠满足到了。

虽然全身都疼得像裂开一样,许梦筱还是用力扇着风,把这阵浓郁的香味给散掉。

几乎就在他们前脚刚做完,后脚就响起了老太婆周氏咋咋呼呼的声音,“不好了!”

“那个小杂种跑了,快去拦住他,别叫他跑去里正家报了信!”

“完了完了,要是报了信,还怎么把那贱丫头嫁过去。”

许梦筱冷笑,所以打从子寒偷听到他们的恶毒心思,他们就将他给五花大绑关在了屋子里,生怕他跑去报信,坏了这桩李代桃僵的好事。

这时,一道柔媚动听的女声响起,“子寒应该不敢这么做,兴许在他二姐那里。”

说时迟那时快,才从这里离开不久的中年汉子,一脚踹开了许梦筱拿桌子挡住的破门!

许子寒本能地颤抖了下,还是第一时间冲到许梦筱前面,“别动我二姐!”

许梦筱心下动容,将他拉到身后,在众人气势汹汹地冲进来,想要将他们好好修理一顿的时候,清音微启。

“我嫁!”

老许家一帮人霎时停下抄起棍棒的动作,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别动我娘和弟弟,我就嫁。”她眼泪啪嗒啪嗒,又恢复了那副任打任骂的小傻子模样。

许如意眸光轻闪,还以为她有哪里不一样了,刚才破门那一瞬她身上的气势,都有点惊到自己呢。

可又怎么可能呢,一个窝囊蠢笨的贱蹄子罢了!

“如意,你躲开,这里太臭了,免得弄脏了你。”许老大见她进来,连忙呵护备至。

许子寒攥紧了拳头,可他们一家被赶到这里一住就十几年,连猪狗都不待这样的旮旯角!

许如意捏着一方雪白绣帕,捂着鼻子走进来,“能嫁进里正这么好的人家,可是筱筱三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呢,筱筱,你就知足吧,那陆河,没准还会好过来。”

许梦筱暗暗翻了个白眼,这福分给你怎么不要?

许如意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才离开,许子寒都不禁提着一口气,最后渣爹许大庆还是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拎起来。

许梦筱面色一变。

“等你老老实实嫁进陆家,我就放他出来!还有你娘,再敢闹什么幺蛾子,看老子不掀了你们的皮!”许大庆恶狠狠地威胁道。

许梦筱差点没忍住扇他两巴掌,但不行,这副身子骨实在太弱了,一时打不过那么多人。

她也要为长远做打算,在古代,户籍和牙牌就是出行的凭证,否则就算是逃走了也会被抓回来……

翌日一大清早,许梦筱就被押上花轿,外面敲锣打鼓甚是喜庆,这场婚事办得体面又热闹,可见陆家有多重视。

要不也不会给了许如意那么多彩礼钱,让老许家盖上了一溜排的青砖大瓦房。

平日,周老太婆和二婶张氏她们,更是隔三差五就去陆家捉鸡逮鸭吃,一点都不客气,陆家也不跟他们计较,全都是因为早些年,算命的说许如意有旺夫命。

冲着这点,他们哪怕倾家荡产也要为陆河娶上这门亲事。

到了挂满红布的喜堂上,不少村民也跟着挤进陆家的土坯房里,抓了把瓜子麻糖给自家的小孩。

陆里正一把喜钱撒下去,一帮人呼拥而上,喜庆的话说不完道不尽,陆里正听得高兴,赶忙叫小儿子把新郎给扶出来。

许梦筱也是被人给搀扶着的,有村妇疑惑,“新娘子这是怎么了?”

旁边的二婶张氏紧张地扯了扯脸皮子,“这、这不是舍不得娘家哭得太狠了吗……”

一些人顿时同情地看向盖着方红盖头的少女,心道可不得哭吗,一嫁人就要成为寡妇。

许如意虽然出身不正,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却被早早算出了旺夫命,还是姚虞村一枝花,模样身段都出落得顶顶好,村子里的青壮年谁不中意她?

要不是早就许了里正家,家里提亲的门槛怕是都要被人踏破了!

等那陆河一出来,大家都惊了惊,“这,人快不行了吧,怎么还昏迷着?”

“嘘,别乱说……”

许梦筱隔着一块布,明显能感觉周围热闹的气氛低了下来,生怕声音大点就把陆河给吓没了一样。

分神间,就被按着磕了头,一直对她有所防备的许家人见她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力气,不禁对视一眼,暗暗得意。

幸亏如意这丫头机灵,给这贱蹄子使了一点迷药,虽然没晕过去,却绝对没有逃跑和说话的力气。

这下是真的成了亲拜了堂,陆家再想耍赖也不成了!

送入洞房后,许梦筱在人一走后,就立马摘了红盖头,哪有半点中了迷药的样子。

她看向躺在床上穿着一身红色喜服却人事不知的男人。

身形倒是高高大大的,可惜病弱得都快脱了相,隐约可以窥见一点好模样的底子来,眉目深俊,山根高挺,唇色却苍白得吓人。

“抱歉,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把病治好,绝对比娶许如意有用。”

没错,许梦筱是故意的,她思来想去都觉得想要摆脱老许家一众极品,最快的捷径就是将计就计,嫁给这个病秧子!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