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文学 www.jinshusc.com

秦绾绾裴九棠重生小说_《秦绾绾裴九棠重生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颜曦的一本新书《被虐惨死后,嫡女她强势归来》,主角是姜绾绾姜瑾宁。主要讲述了:

东灵国,乾元三十七年,隆冬。

密室中,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只见密室石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血污的女人。

她的脸上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狰狞伤疤,丑陋骇人。

手脚被粗粗的铁钉钉死…

《秦绾绾裴九棠重生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东灵国,乾元三十七年,隆冬。

密室中,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只见密室石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血污的女人。

她的脸上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狰狞伤疤,丑陋骇人。

手脚被粗粗的铁钉钉死在了石床的四个角落,那伤口一片血肉模糊,石床上满是已经干涸的暗红色血迹。

而她的肚子却高高隆起,明显是快要临盆了。

一身华服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把匕首,笑着一步步朝她逼近。

“姜韵!你会有报应的,你会不得好死!”

“呵呵,我会不会不得好死不知道,可是你就一定会不得好死!”

说到最后一字,她声音一厉,举起手里的匕首,毫不犹豫地扎进了女人的眼窝。

“啊——”凄厉痛苦的叫声响彻整间石室。

鲜血迸射出来,溅了她一身,可她却毫不在意,盯着女人凄惨的模样,脸上满是畅快淋漓的笑。

“姜绾绾,当初你和你那个贱人娘就不该回来,你不过一介乡野村姑,凭什么回来跟我争?不过就算你争也没用,你的那几个哥哥还不是被我耍得团团转,拿命来护着我?不过可惜了,他们最后死得可真惨,被五马分尸了呢……”

“你、你说什么?!”姜绾绾不敢置信地瞪大了仅剩的一只眼,狰狞又恐怖。

“我说他们被五马分尸了!胆敢犯上作乱,死有余辜!”姜韵得意笑道。

姜绾绾心中一痛,觉得既讽刺又可笑。

自己的那几个嫡亲哥哥,处处维护姜韵这个妹妹。

置娘和自己这个嫡亲妹妹于不顾,最后竟然死得这么惨!

真是报应!

“对了,你的那个贱人娘已经比你先走一步了!她被灌了药送到军营,被那些五大三粗的臭男人折磨了三天三夜死的!”

“啊啊啊……姜韵!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姜绾绾眼眸赤红一片,疯狂嘶吼扭动着身躯,不顾四肢伤口被扯得鲜血淋漓。

姜韵欣赏着她愤怒扭曲的表情,心中痛快无比。

她继续诉说着更加残酷的真相:“你以为当初设计毁你清白的是容羲吗?其实真正毁了你的人是王爷!”

“你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王爷的吗?我告诉你,这不过是个野种!这个野种是容羲的!是你亲手杀了那个爱你如命的男人!”

姜绾绾瞳孔巨震:“不!不可能!你胡说!!”

“呵呵,我胡说?你真是傻得可怜!王爷不过是你利用你这个蠢货而已,若非如此,你又怎会心甘情愿地帮着王爷除掉他?可笑那个男人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

姜韵眼底闪过一抹强烈的嫉妒和不甘。

那样谪仙般的男人,姜绾绾凭什么能得到他的心?

“不可能的,你胡说,一定是你胡说……”姜绾绾嘴里胡乱喃喃道。

为了报仇,她和萧淮设计引他入局。

脑海中浮现出容羲被万箭穿心时的模样。

他临死前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绾绾,不要恨我……”

怎么可能不是他!

自己怎么可能会恨错了人?!

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狠狠攥住,痛到无法呼吸!

“怎么样?姜绾绾,你现在是不是心痛得想死了?哈哈哈!要不是王爷要用你来牵制容羲,你以为你能和这个贱种活到现在吗?”

姜韵盯着她高高隆起的肚子,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

“现在,王爷马上要登基了,而你也可以去死了!”

说完,她举起泛着寒光的匕首,狠狠朝着她的肚子划了下去!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间密室。

……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

一辆马车沿着崎岖难行的山道缓慢前行着。

破旧的马车抵挡不住凛冽的寒风,冷得似能将人的骨头冻僵。

姜绾绾在头痛欲裂中醒来,她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还会这么痛?

她努力睁开眼睛,恍惚中竟然见到了阿娘柳素。

“阿娘……”

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似是在确认着什么。

柳素激动地握住她的手道:“绾绾,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阿娘……”

再次感受到来自阿娘的温柔关怀,姜绾绾鼻头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柳素慌了:“绾绾莫哭,快到京城了,你马上就可以见到爹爹和哥哥们了”

姜绾绾听见她的话,顿时一愣:“去京城?”

柳素眼底划过一丝黯淡,叹了口气。

十几年前,丈夫带着婆母和五个年幼的孩子率先上京,答应等到了京城安定下来后就派人来接她。

谁知他们走后,音讯全无。

而在他们走后一个月,她就被诊出怀有两个月的身孕。

她一个人怀着身孕,根本不可能千里迢迢去京城找他们。

只能在家日日期盼姜伯年能早日派人来接她,可是这么多年她却连一封家书都没有收到过。

直到前不久,有友人回乡,说她夫君在京城当了大官。

她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只是还没等她多想,绾绾就病了。

她们所在的县郡地处偏僻,这几年更是年年闹饥荒。

别说银子了,就连果腹的食物都所剩无几了。

为了活下去,她决定带着女儿上京寻夫。

她们靠着变卖房产田地的银两买了辆破旧的马车。

一路上忍饥挨饿,眼瞅着终于快要到京城了,可是却遇到极寒天气,只能绕道而行。

姜绾绾此时却激动地浑身颤抖起来。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重生了!

“绾绾,你怎么了?”柳素见到女儿神情不对劲,有些急切道。

姜绾绾听见阿娘的声音,从前世记忆中回过神来。

她看了看阿娘,红着眼圈伏在她怀里哽咽道:“阿娘,我没事……”

谢谢老天垂怜,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次她一定会好好保护阿娘!

让那些畜生付出代价!

柳素松了口气,伸手抚摸着女儿漆黑如缎的头发,眼神慈爱道:

“也不知道言哥儿他们几个现在好不好?等到了京城,咱们一家人就能永远不分开了。”

听见娘亲的话,姜绾绾眼里的温情却一点点冰冷了下来。

她嘴角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哥哥们自然是好得很了!

大哥耳根子软,姜韵利用他利用为容慕寒铺路。

二哥竟然帮姜韵偷兵符,只因姜韵想要讨好容慕寒。

三哥就是曹玉凤母女的钱庄,随时有用之不尽的银钱。

四哥对姜韵是最好的,只要她开口,没有不答应的。

五哥为了姜韵,居然敢杀人。

他们忘记了自己的娘亲和妹妹,忙着去孝敬别的女人,呵护别的妹妹罢了。

重来一次,她不会再对他们有任何期待了!

今生,她要让那些人百倍的偿还欠下的债。

十日之后。

一辆破旧的马车停在姜府门口。

姜绾绾让石榴去敲门,并表明了她们的身份。

门房小厮一听这话,顿时吃了一惊。

上下打量她们几眼之后,“嘭”一声关上门,调头就跑到正院报信去了。

曹玉凤正拿着汤匙品尝着极品雪燕。

听到丫鬟的话,手中的汤匙跌落碗中,发出一声脆响。

怎么会这样,她派人去杀这对母女。

人没死,竟然还让她们跑到京城来了。

曹玉凤心头怒气翻滚,差点咬碎一嘴银牙。

“夫人,这下咱们该怎么办?”

“呵!什么怎么办?左右不过是些破落户,跟本夫人出去会会就是!”

说完,她便起身,带上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去了正门。

姜府的大门缓缓开,曹玉凤领着丫鬟走了出来。

一身华贵的衣裳,居高临下的站在柳素母女面前,冷冷盯着她们。

“就是你们冒充姜府夫人小姐?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柳素望着眼前珠光宝气的女人,有些紧张地攥住了女儿的手。

“你是何人?我是姜伯年明媒正娶的妻子,怎么是冒充的呢?”

曹玉凤不屑睨了她一眼:“如今骗子行骗的手段真是越来越高明了!来人,给我打出去!”

她话音刚落。

姜绾绾便甩开了柳素的手,上前狠狠一巴掌甩在曹玉凤的脸上。

“贱人!你也配这么跟我娘说话?不过是个妾,竟敢如此不知规矩?”

曹玉凤被打懵了,还未来及反应,小腿便被姜绾绾踢中。

伴随一阵剧痛。

她“砰”地一声,重重跪倒在地。

“啊——”

她扑倒在地,疼得钻心。

身后的奴婢们这才反应过来。

刚想上前,却被一声冷喝制止。

“都不许过来!”

姜绾绾盯着曹玉凤,眼神透着骇人的寒气。

“小贱人!你竟敢——啊——”

曹玉凤愤恨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姜绾绾狠狠踩住了手背。

姜绾绾眯起眸子,微微弯腰,冷笑着问:“小贱人叫谁?”

“啊啊啊!放开我!”曹玉凤疼得尖叫起来。

姜绾绾却尤觉不够,嘴角带着冷酷的笑意,脚尖用力在她的手背上碾了碾。

只听一声细微的“咔嚓”声。

曹玉凤杀猪似的惨叫在耳边炸响。

这只手,废了!

姜绾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就痛了吗?

她前世的痛苦,比这尤胜千倍万倍!

这辈子,她就是来向她们母女索命的厉鬼,谁也别想逃!

她会将她们,一点一点拖进地狱!

……

就在这时。

一声怒喝骤然炸响:“敢伤我母亲,老子弄死你。”

姜绾绾循声看去。

发现来人正是她那好五哥,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姜瑾宁!

姜绾绾冷眸眯了眯。

亲娘在此,竟敢喊别人母亲。

真不愧是个白眼狼!

面对大步朝自己的走来的姜瑾宁。

她心中恨意翻滚,抬脚狠狠踹向曹玉凤。

曹玉凤脸着地。

牙齿被地上的石子磕到,满嘴血。

姜瑾宁双眼赤红,一脸凶狠道:“臭丫头!你竟敢打我母亲?”

说着,他便要上前对姜绾绾动手。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